黄少天的女朋友。

【是谁给予你力量?/叶黄】中

叶修×黄少天

上戳这里

06

黄少天告诉自己,不就失个恋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无数人在一起,每天也都有无数人分开,他甚至还不能算是其中之一,毕竟他只是暗恋。苦涩而不敢言说的暗恋。

但是……还是很在乎啊。黄少天不知道该怎样形容那种感受,就像是掉进深渊里,一直掉一直掉,却始终见不到底,只有一片无边际的漆黑,很恐怖,却始终无可奈何。就像是思念叶修那样,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想法,他忍不住不断地去回想,哪怕每回忆一次都在心上插了一把刀子。

黄少天曾经想,有了苏沐橙和叶修的那一层关系在,他大概很难喜欢苏沐橙。

可事实并非如此,这个姑娘着实让人讨厌不起来,长得漂亮不说,她的性格也十分讨喜,温柔体贴,却也大方果敢,就算是黄少天也被她折服,只觉得叶秋喜欢上她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从苏沐橙的话语里时不时就会流露出他们两人的熟悉,从叶修喜欢的方便面的口味,到晚上的一杯绿茶,从抽烟的牌子,到操作的习惯,似乎没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连情敌都没得做,黄少天只能苦笑,从一开始他就没有竞争的资格。

但那种执念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他还是很在乎叶修,但那些在乎都被他藏到了心底,不敢露出来让其他人看到,他害怕别人会误会,害怕苏沐橙会误会,也害怕叶修会误会。



07

第四赛季是一个风起云涌的赛季,这个赛季也是一个群星闪耀的赛季。无数明亮的新星出道,踏上了这片名为荣耀的赛场上。

在这个赛季,嘉世第一次丢掉了冠军,霸图成为联盟成立以来第二支夺得冠军的战队。

总决赛的那个晚上,几乎大部分的职业选手都去现场观看了比赛,对于这个结果,有人欢喜也有人忧。

黄少天不是欢喜的那一个,比赛结束后他就给苏沐橙打了电话。苏沐橙明显是哭过了,鼻子囔囔的,声音也有些沙哑,他费尽心机安慰了一番才让她的心情稍微平复一些,把手机交给了叶修。

可在听到了手机那头传来的清浅的呼吸声时,黄少天却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打好的腹稿忽然间忘得干干净净,他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张了几次嘴,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可叶修什么都没有说,很有耐心地听着,似乎是打定主意了要等他先开口。黄少天咬了咬牙,好半天才挤出干巴巴的一句“恭喜”。

话一出口他就想打自己一巴掌,可已经说出去了也不能收回来,只好急急忙忙地补救,“恭喜你啊老叶,亚军也很了不起啊!没拿到冠军也无所谓,重在参与嘛对不对。再说你已经拿了那么多冠军,让一个给别的战队也无所谓啦。呃……”

说到最后他简直语无伦次,只好打住,把舌头捋捋直。

电话那头半晌没有回复。过了好半天,他听到轻轻的一声笑。

“谢谢,你是第一个和我说恭喜的。”

黄少天没接话,准确地说是他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于是叶修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你也来H市看比赛了?”

“嗯,来了,比赛很精彩,你打得很出色……”

“好啦,”叶修打断了他,“晚上一起吃个夜宵?”

黄少天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啊?就我一个吗?还是你也邀请了其他人?”

“就我和你。”

“那……”黄少天顿了顿,“苏妹子呢?她也不带吗?”

叶修却又笑了一声,“不带她,就我们两个人,来不来?”

“来!”黄少天一口就应下了。

挂掉电话的时候他却突然觉得愧疚,对苏沐橙的,那种感情浓郁地积蓄在心底,让他左右为难。但到最后,他还是抿了抿唇,一咬牙把手机关机,和喻文州说了一声,就步履匆匆地去赴约了。

黄少天抵达约定的地点时,叶修已经到了,斜斜地靠在墙壁上,手指间夹着一支烟,正在吞云吐雾。

他们之间隔了一条马路,车流不息,街道两侧是炫目的霓虹灯和吵杂的人声,可就算是这样,黄少天还是一眼就隔着人群与灯火看到了他。

他刚想打招呼,可抬起的手却忽然顿了顿。他看到叶修脸上的神色——上面满是倦意,紧蹙着眉,中间是深深的一道痕迹,衣服也皱皱巴巴的,透露出一股颓唐的味道来,身上像是裹着一层寂寥,与周边喧闹的环境格格不入。

他忽然就愣住了,他印象里的叶修从来都不是这样的,他应该是意气风发的,何时他竟变成了这样?

他不自觉地抿起了唇,叶修却在此时抬起了头,他下意识地想要避开他的目光,可刚一抬手他就强压下了自己的动作,装作自己刚到的样子,动作僵硬地挥了挥手,扯出一个笑。

叶修保持着那个动作看了他一会,目光似乎穿过了他,又似乎落在了他身上,让黄少天忽然觉得心里不太舒服。可这时叶修忽然就笑了,眼角挤出细细的纹路,然后掐掉了手里的烟,站直了走向他。

他穿过马路,一直走到黄少天面前。

黄少天勉强笑了一下,“嗨,到这么早啊。”

叶修“嗯”了一声,“走吧。”

于是黄少天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可走了没两步,叶修却突然把手伸过来,握住他的手腕。黄少天的身体顿时一僵,还没反应过来呢,叶修却已经送开了手。

“人多呢,跟紧一点。”

心在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然后又“扑通”一声落了回去。他下意识地按了按自己的胸口,垂在身侧的手握紧成拳,又微微放松,下一刻却再度握紧了。

刚才那一握的触感清晰地停留在大脑里,那只手的掌心微微濡湿,用了些力,带着一丝灼热与滑腻,让黄少天几乎觉得两人接触的那块皮肤被烧伤了。可那种温暖让他克制不住地想要靠近,如同没见过光的飞蛾扑向火焰,追求那让自己的世界亮起来的温度,哪怕身死也无所谓。

可那温暖不是属于他的,细微的火焰只能点亮一个人世界。

他忍不住笑了笑,快步走到叶修身侧和他并肩而行。

“累吗?”

“不,我觉得浑身充满了力气。”叶修偏头看了他一眼,“倒是你,前段时间瘦了很多。”

黄少天心尖一颤,连忙垂下眼睫,“……哪有?明明胖了好吗?”

“嗯,这段时间倒是胖了一些,第四赛季刚开始的时候瘦得像猴子一样。”

黄少天忽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顿了片刻才开玩笑似的说:“没想到你这么关心我啊,连这些都观察得到,我真是受宠若惊。”

“不用不用,谢主隆恩就好。”叶修不甚在意地挥了挥手。

于是黄少天就真的装模作样地福了福,掐着嗓子说:“臣黄少天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咳,免礼平身。”

两个人对视一眼,然后笑成了一团。

后来,黄少天已经记不清那天晚上他和叶修吃了些什么,又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夜幕下,那个人的眼睛很亮,里面藏着呼之欲飞的苍鹰,依稀间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手握冠军奖杯的少年郎。

他看着那双眼睛,想:所以就这样吧,放下吧,朋友也很好,不是吗?



08

之后的日子与前面那些没有任何不同,他与叶修还是极亲密的朋友。黄少天甚至敢说,除了苏沐橙,他就是联盟里与叶修关系最好的人。

虽然心里难免还是留有一丝丝的遗憾——为那一份不曾宣之于口的感情——但他还是放下了那份感情,或者说,他以为自己放下了。

接下来的那一年黄少天很努力,暗恋的人被放下,嘉世的不败神话也已被打破,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他每日宿舍——食堂——训练室,三点一线地行走于蓝雨俱乐部,除了在假日会稍微松泛些,其余的时间都扑在了荣耀上。这种努力让很多人担心他的状态,但他的脸上总是挂着笑,眉眼弯弯,十足十得像喻文州,让人说不出一句劝阻的话。

他的肩膀仿佛变宽了,承担起了半边天,他告诉所有人,他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蓝雨未来的的剑圣正在迅速地成长,尚且稚嫩的风格会在不断的磨砺中一点点地变得成熟、变得锋利,这把利刃只待出鞘的那日——

第六赛季的总决赛,蓝雨夺得了冠军,成为了联盟里第四支拥有冠军奖杯的战队。

黄少天冲出赛场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尖叫,现场已经变成一片蓝色的海洋,蓝雨的应援旗被用力地挥舞晃动,兴奋的粉丝们在看到他的时候声量又高了一重。

他看着眼前这片和他的队服一样的蓝色,眼眶顿时一热,心里有什么快要冲出来似的。

他曾经幻想过蓝雨夺冠时会是怎样的场景,事实上现在的场面和他想象的相差不远,他也想,要是真的能有这么一天,他一定要忍住自己的眼泪,不要像去年方士谦一样那么逊地哭出来,但眼泪忽然就簌簌地落下来,怎么样都止不住。他抹了一把眼睛,转身扑向自己的队友,用力抱住他们又叫又跳,眼前是花的,耳边全是乱哄哄的杂音,什么都看不清,也什么都听不清,唯有心里满得快要溢出来的情感暖烘烘地在全身燃烧,让他想要尖叫想要哭泣,仿佛如此才能宣泄出来。

这种喜悦维持了很久,在接到冠军奖杯的时候抵达了巅峰。一双双稳定的双手在碰到奖杯的时候都忍不住出现了一丝颤抖,所有人的眼睛都是红的,脸上却都是笑着的。蓝雨的队员们把喻文州和黄少天簇拥在中间,然后一起举高了那座奖杯。

“我们是冠军!”

稍稍安静了一些的现场顿时爆发出一阵更大的欢呼声。

最后的画面定格于一群身穿蓝色队服的年轻人,一同举高奖杯的场景。

——那是蓝雨最美好的夏天。

同样是在那个夏天,黄少天久违地接到了来自叶修的电话。

叶修用的是苏沐橙的手机,事实上听到他的声音时黄少天十分诧异,毕竟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用这样的方式联系过了。在刚认识的那几年,黄少天给叶修打过很多电话,多是直接打到他宿舍的座机,后来改为在QQ上聊天,用手机的次数便渐渐少了,让他此时才忽觉竟然已经过去那么久了。

叶修的声音一如往日带着几分慵懒,因为吸烟还有几分沙,听得黄少天像是猫爪挠心一样痒。

两个人恭喜与谢谢客套了几句,叶修终于入了正题。

“我打过来其实是有点事想问问你。”

黄少天在心里暗笑,就知道他不会单纯地嘘寒问暖,嘴里却没有丝毫表现出来,只是喊了一连串的“快说快说”。

叶修顿了顿,似乎是有些难以启口,但在黄少天叠声的催促下,还是道:“我记得,很久以前你说有事想要告诉我,不过要等到你拿冠军之后。”

“那,我现在能知道了吗?”

听完他的话的一瞬间,黄少天只觉得五味杂陈。

他记得!黄少天心里乱糟糟的,脑海里只剩下这三个大字,一片茫然中他只想静一静,只推说自己忘了,匆匆应付了两句就挂了电话,呆呆坐在床上。

有那一瞬间他觉得叶修是知道自己的感情的——在听到他说不记得的时候,叶修的声音略微带了一丝失望,但黄少天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听错。

他的心情无比复杂。有的时候他觉得这个这个男人很难懂,像是历经了沧桑,如同七老八十的人一样心事重重,有时候又觉得他透明得像块玻璃,笑起来时带着几分戏谑与天真的孩子气。他从来都看不懂叶修,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黄少天挂了电话的时候突然就泄了气,头一次觉得这么挫败,比当年被叶修轻而易举地击败他的时候还要挫败。

他安静地坐了一会,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然后握住了自己的手。

他刚才说得没错,那么久远的事,哪有可能还记得。

既然已经决定放下,那么就彻底地放下。



09

但放下这种事哪有那么轻易,黄少天也曾以为自己可以不在乎,但事实只不过是那片心湖因为暂时无人触碰而显得平静罢了,湖底的暗流仅仅被表面的平稳所掩饰,只要沉下去就能发现那里的波涛汹涌。

第八赛季的中段,那个震惊全联盟的消息传出来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在意至极——仿佛有一块巨石被推进那深谭里,骤然掀起了滔天巨浪,无法平静。

那段时间他经常觉得自己快疯了,心里像是揣了无数只兔子,还要装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训练。有的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分裂成了两个人,训练的时候他脸上挂着如常的笑,依旧是蓝雨的好副队,但一回到宿舍他就忍不住在封闭的房间里困兽般地兜圈子,用自己想到的一切方法联络叶修,烦起来甚至还会扯头发。叶修的失联让他在那段时间的脾气很躁,一点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让他骤然怒火上头,虽然每次都被他强压下来,不想让其他人再为自己担心,但还是让其他队员们私底下低估他是不是到了生理期。

黄少天听到了这些消息,但已经没了力气去收拾一开始传的郑轩,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有没有人把自己脾气暴躁和叶修的骤然退役连起来。但他总觉得喻文州看他的眼神忽然间变得意味深长起来,虽然他根本无暇深究这些。

他每天给叶修的QQ发无数条消息,但叶修一条也没有回过,于是他改为给叶修打电话,但那座机却只被接通了一次,在叶修退役后的一个礼拜。可接电话的既不是叶修,也不是孙翔,而是刘皓。

那头青年有些漫不经心的一声“喂”让他立刻想起王杰希的话。

这些年嘉世的暗涌很多人都看得出,但没有人说些什么。先不提战队之间彼此竞争对手的关系,你一个外人又怎能随便插手其他战队的内务。但黄少天还是为此记住了刘皓。

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挂了电话,然后面无表情地盯着眼前空白的一片墙发呆。第二天他再往那里打电话时,就已经变成了空号。

他也曾试过打给苏沐橙,但苏沐橙也不知道叶修在哪里,她说得言辞恳切,黄少天听着都觉得她随时都快哭出来似得,手足无措地安慰了两句就挂了。所有的一切便终结在这里,叶修彻底处于一个无法联络的状态,除了等他主动出现,似乎再没有别的方法。

黄少天始终不相信他会舍得离开荣耀,于是他开始了等待。

其实那段时间并不是很久,只有不到一个月而已,但他的心始终煎熬着,像是被扔进了烧热的油锅里炸,每一分每一秒都觉得烦躁灼烧坐立不安,便觉得过了很久。

他想过要是再见到叶修会是怎样的情景,他想自己一定要扑上去狠狠打他几拳以解心头之恨,要么也要高冷地不理他一个月让他低声下气地求自己才来和他说话。

但当他真正见到叶修的时候,这些全都被他抛在了脑后——他只觉得心酸。

恍惚地回到酒店之后,他迷迷糊糊地想:完了,这辈子都忘不了他了。



10

在见了叶修一面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回到正轨。

黄少天的心终于安稳了下来,生活又恢复到原先忙碌而充实的状态。但每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是会想起叶修,想起他懒洋洋似乎打不起精神的模样,然后便让他心里一抽一抽的疼。

他知道叶修会度过这个坎,他相信叶修会回来,没有理由,只是直觉。他始终觉得叶修把这件事看得很淡,毕竟他是那么纯粹的一个人,所在意的唯有胜负与荣耀,始终坚定不移,让人不由自主地相信他能解决一切困难。他似乎有一种奇特的能力,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依靠,让所有看到他的人感到安心而无所畏惧,仿佛他无比强大能够抵抗所有的灾难。

但黄少天不愿意依靠他。

他知道以往叶修肩上的荣耀有多重,也知道叶修有多累,一个王朝所有的荣辱都与他挂钩,那是一种比山还沉的重担。所以哪怕所有人都依赖他,他也不愿靠着他的肩膀。他想要与叶修并肩同行,一起看花开花落,也想要给他撑起一片天,让他不用那么累。

黄少天让自己忙了起来,他做不到叶修那样的纯粹,但也希望让自己变得强大。他把自己闲暇的时间排得很满,参加各式各样的活动和比赛,不让自己留下一分钟可以软弱的时间。

但不是所有付出都会有回报,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从来都只是讲讲而已。努力这种事对于职业选手而言是最基本的事情,所有人都努力着去够那最高的桂冠,可冠军只有一个,只有一支队伍能够夺取,很遗憾,第八赛季的不是蓝雨。

夏休期又一次到了,按照蓝雨惯例,全队一起去了一趟短期旅行。几个人一合计,最后决定去三亚,预备在下个赛季出道的卢瀚文也一起来了。

碧海蓝天其实在G市见得不少,但公款吃喝总显得特别刺激,每个人都兴奋地换上泳裤扑进海里,冰凉的海水很好地抚慰了一颗颗因为丢失冠军而格外憋屈的心。

喻文州因为皮肤敏感没有下水,蓝雨的副队长也难得没有和一帮队员扑腾,捧在冰镇的西瓜汁和他并肩坐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你最近心情不太好?”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谁丢了冠军都心情不好吧?”

“只是这样?”喻文州显然不信。

黄少天一抿嘴没说话,又想起了叶修。

“我看,是情感方面的事吧?”

“卧槽!喻文州你什么时候和王杰希学了看相?这玩意也能看出来吗?我跟你说学艺不精就不要出来坑蒙拐骗了!我不会上当的!”

喻文州只是看着他笑,眼睛里满满都是促狭,黄少天看着他那副表情撇了撇嘴,才不理他故弄玄虚。

见他不回应,喻文州也不介意,转过身面对着波澜不惊的海面。那是一片很宁静的蓝色,像是一块海蓝宝。

他捡起一块贝壳远远地丢了出去,“喜欢一个人就去追啊,我还可以给你支支招。”

黄少天没有说话。

喻文州也沉默下来,和他一起看着眼前那片海。

这时候海风也是宁静的,拂过他们的发梢,有点凉,阳光却又很暖,带着初夏的温热与日暮的苍凉。

黄少天抱住自己的膝头,过往的一幕幕在眼前无声地放映,时间仿佛扭曲起来,让他有点恍惚。很久以前的一幕和现在不知不觉地重叠起来,也是在海边,也是黄昏,他和叶修在看海,他给了他一个拥抱。

那一瞬间的慌乱和吃惊仿佛还留在他推开叶修的手臂上,带着些微的酸,让他忽然有些分不清今夕何夕。

过了良久,他轻声开口,“要是追不到呢。”

“至少别让自己后悔。”

于是他不说话了,只是安静地看着眼前,日暮很美,海面被染成暖黄色,飘着一个鸭蛋黄,和天空相连的那条线被模糊得有些看不清。不远处他的队员们正在打闹,在海里追逐着跑来跑去,互相泼水。

他忽然便笑了出来。

喻文州偏头看他一眼,“笑什么?”

“看起来很傻。”黄少天指了指这群人,“是不是很像一群在冰上滑来滑去的企鹅?摇摇晃晃掌握不了平衡,扑通一下就摔一跤。”

他话音未落,徐景熙就脚下一滑,一下子跌进了水里。他还没反应过来,一脸茫然地四顾,过了好一会才抹了一把脸上的水。

黄少天毫不客气地捧腹大笑,这回喻文州也笑了。

徐景熙满脸委屈,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宋晓李远顿时指着他哈哈笑起来。

黄少天一下子弹了起来,遥遥喊道:“我靠景熙你怎么这么水,来来来我俩一队,看我不把他们打得抬不起头!”

“黄少看水剑!”卢瀚文大喊着抓了一把湿沙扔向黄少天。

黄少天身手敏捷地一闪,一堆沙就打到了无辜的郑轩身上,几个人顿时再度闹成了一团。

喻文州有点无奈地摇头,喊:“你们悠着点啊!小心别扭到手!”

“放心吧队长!”

这次的回应倒是很齐。

吃了晚饭后回了酒店,闹了整个下午,大家都累了,原本打算通宵打牌的计划于是被取消了。

简单洗漱过后黄少天一头倒在柔软的床上,看着头顶散发出一团暖黄色的灯。

喻文州在洗澡,浴室里传来哗啦哗啦的水流声,有点像是在下雨,可他觉得很安静,更多的是内心的安宁。

他翻了个身,把脸埋在枕头里,声音很轻地和自己说:“或许是该试试。”



11

第九赛季很快就开始了,这个赛季联盟的格局有了很大的不同,嘉世掉进挑战赛,新加入了义斩。

而在蓝雨,于锋转会去了百花,卢瀚文出道。

在得知于锋转会去了百花,出任队长之后,黄少天才知道战队为什么这么早就要安排卢瀚文出道。在蓝雨原先的阵容里,两个剑士系角色已经足够,但既然于锋走了,那么自然需要新人补足。

他和喻文州吵了一架,他知道喻文州肯定早就知道了,只不过一直瞒着他。理智上他知道喻文州这么做的原因,但在情感上他始终不能接受。

队里的气氛僵了两天,最后还是喻文州和黄少天道了歉才慢慢好转过来,虽然很长一段时间黄少天对着他还是没有一副好脸色。

日子过得很平淡却又惊心动魄,训练与比赛让人无暇多想。黄少天没有主动和叶修联络过,只是偶尔在群里和其他人一起聊聊天顺便打趣叶修。虽然在别人眼里都是他被打趣,一个撩一个炸,看得他们不亦乐乎。

有时候一些职业选手会把消息记录截了图放上微博,圈这个圈那个,和黄少天叶修开玩笑。只是没想到,微博上忽然冒出了一个“叶黄粉丝团”,声势浩大,每天敲锣打鼓得像是在过新年,黄少天发的每一条微博都能被掰开揉碎了分析出叶黄糖来。特别是在某次黄少天“不经意”地转了一条叶黄的条漫之后,叶黄的声势一时间赶超了喻黄,tag里的粮食几何倍数地往上涨,就连一些爱凑热闹,不嫌事大的职业选手都忍不住跟风说了几句,霎时一股叶黄风刮遍了全联盟。

但叶修一直没有回应过,微博也没有动静。

可这回,黄少天再没有以前那样心慌意乱。他一直是个很有耐心的人,机会主义者的潜伏现在还没到出手的时候。

似乎只是一转眼便过了一年,“叶秋”变成了叶修,嘉世出人意料地输了挑战赛,兴欣成功竞级。

得知消息后,黄少天觉得自己应该要意外一下,可这种情绪实在太难营造了,他酝酿了很久发现都酝酿不出来。不知为何,他一直对叶修抱有莫名的信心,哪怕对手是豪门嘉世也莫名其妙地觉得他会赢。

事实上结果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兴欣惊险地赢了,最后发了条贺喜的微博,圈了叶修就算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仔细算起来,反而是几个月之前刚得知他叫“叶修”的时候的情绪波动更为大一点。毕竟喜欢一个人快十年才知道自己一直喊的都是假名,黄少天那段时间一直都很想剁了叶修。

时光四平八稳地过渡到第十赛季。这回叶修终于不用藏着掖着,只是仍然是那副懒洋洋、气得人牙痒痒的样子。

黄少天看赛季第一轮兴欣和轮回赛后的记者招待会,笑得简直直不起腰来,一直在拍桌子,大晚上的久违地给他去了消息。

“卧槽老叶你能不能对记者好一点?简直笑死我了!我都忍不住想给他们点蜡了!!!”

几秒钟后叶修的消息就发来了。

君莫笑:
-看我ID

这句话惹得黄少天又笑了一通,前段时间对他的不满终于消下去了一点,笑嘻嘻地开始敲字。

夜雨声烦:
-所以你这次的目标真的是冠军咯?

君莫笑:
-哪能啊,只是想多打一年而已,这支队伍太年轻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对他们其实没多高的目标,能到哪里到哪里,不掉级就很满意了

夜雨声烦:
-卧槽卧槽那你放出去那话口气还真是大
-不过就算你没有当真我也当真了哦,拿不了冠军就鄙视你一辈子
-听到没听到没听到没!!!!!!

说完他换了红色最大号的字体,看起来血淋淋的:

夜雨声烦:
-一!辈!子!

叶修给他刷了满满一屏幕的省略号,黄少天发完以后自己也觉得中二,笑得一直在揉肚子,感觉自己快要胃痉挛了,末了又见他发来一条消息。

君莫笑:
-好啊剑圣大大,就冲你这句话我也得拿个总冠军给你看看啊

夜雨声烦:
-蓝雨不会让你闯过去的!!!!!
-等着瞧好了!!
-蓝雨地表第一战队!!!!
-蓝雨是冠军!!
-【仓鼠哼唧.jpg】

君莫笑:
-哦?
-那要是闯过去了有没有奖励啊
-亲爱的剑圣大大?

这个称呼里带着的亲密让黄少天的心跳猛地漏掉一拍,连呼吸都微微一滞,然后耳朵里就被灌进了细密的雨声,滴滴答答泛起一片一片涟漪。

他仿佛看见那个人手指间夹着一根烟,轻轻巧巧地冲着他笑,那笑容那么无辜,一丁点都不知道他无心的一番话在他心里翻起多高的惊涛骇浪,让人又爱又恨。

黄少天轻轻敲着键盘,不自觉地弯起眼睛,忽然便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夜雨声烦:
-你猜?




TBC.

2017.9.13

评论(12)
热度(67)

© 换花沽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