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的女朋友。

【戒断/喻黄】

喻文州×黄少天

  房里一片昏暗,只有一点红光,明明灭灭地在喻文州指尖闪烁。

  烟雾缭绕,他无声地坐在床边,有些疲倦地揉了揉眉心,过了一会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手中夹着的烟燎到了自己的手指,顿时手痛得一抖,烟头无力地载到了地上。

  喻文州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半晌过后才低低叹了一口气,捡起掉在地上的烟,碾灭在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

  他又抽了一张纸,小心地擦掉烟灰,想:少天知道又要气我了……然后他又想起方才黄少天摔门而去的样子,手一下子顿在了原地。

  他的动作一时僵住了,阳台门大开着,风灌入来,撩起窗帘,也撩起他的发。风是凉的、冷的,一点也不温和,让他的脸上失去温度,可胸膛却是一片滚烫,仿佛有岩浆在翻涌,烧得他喉咙发干,脸颊微红。

  好半天才他缓缓解冻,捏着那包着烟灰的纸团直起腰,也扔到烟灰缸里。然后他站起来,从衣架上扯下自己的外套,反手披在身上,转身走了出去,走进了一片夜色里。
  

  
  第二天早上训练,向来会早到训练室做准备的喻文州,屈指可数地迟到了。

  训练时间过了五分钟,他才急急忙忙地推开门,张口就道:“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蓝雨的众人已在黄少天的指挥下开始了基础训练,看到他来,大都摘下了耳机和他打招呼。

  “队长队长你迟到诶!说好要做我的好榜样的呢?!”

  “队长早!”

  “早上好啊队长。”

  “难得呀,文州你竟然迟到了,晚上请吃饭!”

  “队长早上好!”

  喻文州一一笑着回复,反倒是平时最热络的黄少天看都没看他一眼。他心里微微一痛,却还是弯弯嘴角和大家笑了一下,略微平复了一下呼吸,走到自己的电脑前坐下。

  大家又重新带上耳机,继续训练。
  

  
  郑轩悄悄把椅子往后退了退,隔着黄少天,有些担心地看了看他,小声说:“你脸色不太好,没事吧?”

  喻文州一怔,然后揉了揉自己的脸颊,略微苦涩地笑道:“放心吧,没事。”

  郑轩挑了挑眉,看了一眼黄少天又看了一眼他,悄咪咪指着黄少天,用口型说:你俩吵架啦?

  喻文州无奈地摇摇头,示意他别问。

  郑轩于是耸了耸肩缩了回去,顺便带上了耳机,说:“那我不管你了,你自求多福吧。”

  相处了这么多年,他自然看得出这两个人今天不对劲。黄少天一直冷着脸,连话都没怎么说,没人敢触他霉头,就连卢瀚文都很识相地没凑上去和他闹。至于喻文州,他向来会早二十分钟到训练室做准备,今天竟然迟到了!这已经很能够说明问题了。

  郑轩是一丁点、一丁点都不想介入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情感纠纷。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连忙投入到训练当中。
  
  

  喻文州看了看显示屏里自己的脸。他今天起晚了,简单洗漱过后吃了几片饼干就赶过来训练室,也没来得及好好打理一下自己。里面的脸看起来憔悴极了,脸色苍白,黑眼圈很重,下巴上还有刚刚冒出来的胡茬。他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开了电脑,一边做手操一边等电脑启动。

  坐在他身边的黄少天刚结束了一次训练,屏幕上弹出一个大大的数字,98分。

  他懊丧地皱了皱眉。刚才他分了一下心,漏掉一个操作,就没拿到满分。至于那个让他分心的人……他用眼角的余光往旁边扫了一眼,喻文州已经打开了软件,专心致志地开始训练。

  他脸色看上去确实不好,不光苍白,甚至还有些发青。黄少天的目光往下移了一点,然后眼瞳微微一缩。

  喻文州左手食指上缠了一个创口贴。
  

  
  蓝雨下午的训练和上午不同。上午是基础训练,跳跃、奔跑、受身等等,练习最基本的操作和续航。下午则是团队训练,针对下一轮比赛的对手排演战术,增强默契并发掘地图的可用性。

  喻文州下午回来的时候气色已经好了一些,刮了胡茬,脸色也微微红润了些。黄少天看一眼就知道他擦了些粉和腮红,还遮了遮眼下的黑眼圈,忍不住双手环胸,低哼了一声。

  喻文州听到声,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又低下头,看着手里的笔记本,仔细写着分析。

  午餐过后,队员们三三两两地回到训练室。喻文州等人齐了,拉下了投影屏,开始讲接下来比赛时的战术。

  卢瀚文眼尖,一眼看到喻文州手上的创口贴,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队长你手怎么了?!”

  他这一嗓子让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喻文州左手食指上。

  喻文州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甩了甩,然后安抚地笑了笑,“没事,烫了一下,已经处理过了,明天就好了。”

  他笑着说,下意识地去看黄少天,却见他面无表情地低下头,神色那般冰冷,仿佛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

  他沉默了一下,然后仿佛若无其事地继续。

  他不知该怎么形容自己的感受。只觉得心脏被微微刺了一下,不是很疼,但那疼痛却如同浪潮般一波波地涌上来,持续不断地冲刷他的心口,有一种仿佛失重般的难受。

  接下来的战术分析,他再没有往黄少天的方向投往目光。

  他怕自己会失望。
  
  

  结束了分析,队员们登入训练软件,按喻文州的吩咐三对三开始练习。

  系统随机分配,喻文州、卢瀚文、李远一队,黄少天、郑轩、徐景熙二队。

  地图缓缓加载,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觉得今天的速度格外慢。他的指尖在桌子上轻敲,只觉得烦躁透了。

  等角色载入了地图,他猛地松了一口气,开始敲打键盘。

  作为两队的指挥,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手指翻飞,一句句的指令被搬上了荧幕,两边的角色都迅速开始了行动。

  黄少天心里有气,键盘敲得格外大力,看得坐在他旁边的郑轩眼角微微抽搐,觉得自己的小心脏不太好使,嘴里一直小声念叨着“压力山大”。

  地图不大,两队很快就相遇了。一队三个人的操作距离都不远,卢瀚文更是一个近战,郑轩就隔得远远地放冷枪。徐景熙跟着郑轩在远处移动,黄少天潜伏在草堆里,一队看不见他在哪,走得提心吊胆的。

  现在当务之急是拉近双方的距离,一队三人于是抱团往前走。弹药专家毕竟不是一个强控制的职业,很难阻止三个人往前推,他和徐景熙就只能边打边退。

  好在一队没有奶,掉血便无法补充,郑轩这样一点点的地磨,一队的血线都在缓缓往下压,而二队三个人还是满血。

  这形势对于二队而言可以说是大好,可黄少天却按捺不住了。在某一个瞬间夜雨声烦突然跳出去,一招剑定天下,吹飞效果直接把索克萨尔掀翻!再接一个三段斩,三刀就转了三个方向,灵活地避开了流云的剑气和八音符的灵猫。

  战斗一触即发!

  可没想到,这刚好落入了一队的陷阱!流云和八音符死死缠住了夜雨声烦,而被吹飞的索克萨尔刚好落在了枪淋弹雨和战团的中间,枪淋弹雨的射击道路完全被挡住,索克萨尔的技能无人可以打断,他直接就开始了吟唱!

  死亡之门兼混乱之雨劈头盖脸地砸到了夜雨声烦身上,再加上八音符和流云的攻击,夜雨声烦直接掉了一半血!枪淋弹雨和灵魂语者逼不得已从远处冲了过来,想要救出夜雨声烦,索克萨尔的控制技能却又逼得他们不得不躲闪。
  
  

  一队顺理成章地赢了,荣耀的logo弹出了屏幕。

  黄少天看着屏幕,手顿时一松,摘下了耳机。

  喻文州对刚才的对战联系开始分析,一开口就点名了黄少天。

  “黄少天,”喻文州皱着眉道:“你毁了你们队一开始所有的优势。”

  黄少天紧紧咬着唇,一言不发。

  “你贸然就冲了出去,被敌方割裂了队伍,因为你,你们队才会输。”

  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直接站起来,把椅子往后一推,转身就走,顺便甩上了训练室的门。

  “砰”的一声,所有人的心都抖了三抖,下意识地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面无表情,“我们继续。”然后点开刚才的屏录,又开始讲。等他讲完,新一轮的练习即将开始的时候,黄少天刚好拉开门进来。

  他依旧臭着脸,脸上湿漉漉的一片,正滴答滴答地从下巴往下滴水,眼睛有些发红。

  他坐回了自己的椅子,深深吸了一口气,点击开始,载入地图。

  喻文州瞥了他一眼,他言简意赅:“继续。”

  于是喻文州转过头,手指轻点鼠标,开始加载地图。

  这次喻文州和黄少天被分在了同一队。喻文州一条条地下达指令,期间抽了个空隙瞄了他一眼。黄少天没注意到他的目光,只深深吸了一口气,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眼睛极为专注地盯在电脑屏幕上,手下有条不紊地操纵着夜雨声烦。

  喻文州看着他的侧脸,只觉得他的视线仿佛带有一种力量,那么锋利而明亮,像是一把刺入心脏的利刃,勾起悸动与疼痛。

  他收回目光,也抹了一把脸,留意着现时的战局。

  黄少天此时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他是一个十分靠谱的队友,也是极为专业的职业选手,将感情带入比赛这种事一次也就够了,他承受不起因为他的个人得失而导致的失败。

  喻文州的指令一步步下达,环环相扣,几乎没有容错率,可他都执行得十分出色,完全超乎了喻文州的想象。

  这一次的对战毫无疑问地赢了下来。

  黄少天看着弹出的荣耀二字,猛地松了一口气,往后靠了下去,合上了眼睛。

  喻文州扭头看他,他身上的T恤湿了一大片,有水也有汗,湿漉漉的,简直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

  “大家休息十分钟。我们一会再复盘。”

  黄少天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可喻文州已经转了回去,他只能看见他挺直的后背。
  
  

  训练结束后,喻文州和郑轩一起去食堂。

  下午的训练从一点半一直到七点半,连续六个小时的时间紧绷着精神,再加上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喻文州几乎有些绷不住了。他几乎没觉得饿,反而有一种恶心感,一丁点油腻的都不想吃,只点了一碗皮蛋瘦肉粥。

  结果他托着餐盘一转身就几乎要撞到郑轩。郑轩很严肃地盯着他,“喻文州你这样不行的。你每天脑力和体力消耗都大,只吃这么一点哪里够。脸色还这么差,你明天是不想来训练了吗?”

  “可以的,你放……”

  “不行!喻文州我跟你说你不能这么作践自己,你可是蓝雨的……”

  喻文州被他念叨得脑仁疼,逼不得已地又拿了一份水晶虾饺,郑轩才不怎么甘心地住了嘴。

  两个人面对面坐下来吃饭,喻文州下意识往饭堂扫视了一圈。

  郑轩有些恹恹地戳了戳碗里的叉烧,“别看了,他训练一结束就往寝室那边走了,没过来呢。唉,你俩好烦,还不如一块叉烧!”

  喻文州收回视线,本来就没多少的胃口更是倒了一大半,麻木地往嘴里胡乱地塞。

  才吃了几口,他就见黄少天跑进食堂,一路小跑着去了点餐窗口。等他拿了饭,走去坐下,喻文州这才想起来,今天有自己喜欢吃的白切鸡。

  他垂下头,不知道自己往嘴里都喂了些什么,本着不想浪费的想法,才勉强都塞了下去。

  他和郑轩从食堂出去的时候,感觉到一道若有若无视线在自己身上顿了顿。

  喻文州不知道是不是黄少天正在看他,只觉得如芒在背,忍不住苦涩地笑了笑,一旁的郑轩看到简直想要捂眼睛,之后回寝室的路上两人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两个人在走廊里分开,喻文州心不在焉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开门的时候还拧错了方向,好一会才开了门。

  进了寝室,开了灯,他往里走了几步,反手关上门,下意识把钥匙往床头柜上抛去,却听见钥匙撞在什么东西上,发出几声闷响。

  他有些疑惑地看过去,看到床头柜上有一个瘦长的小纸盒。他走前几步,拿起来一看,是一盒新的烫伤膏,还贴着一张便签。便签上用他无比熟悉的字体写着:一日三次,记得贴创口贴。

  喻文州拿着那盒烫伤膏,被定在了原地。

  那一刻,他听不见世界上所有的声音,眼睛却一点点红了。心脏跳得剧烈,一声声地叫嚣着:去找他、去找他!

  他猛地转身拉开门冲了出去,刚跑了几步,就见那一道熟稔地让人想要落泪的身影迎面走来。

  所有的光辉仿佛都落在黄少天身上,他像是会发光般,那么明亮,那么让人心动。

  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只看见一道人影向他跑过来,然后他就被拥进怀中。

  抱着他的身躯在剧烈颤抖,几乎抖成了筛子。他们胸口那么滚烫,仿佛有岩浆在翻滚,一双手臂收得那么紧,让两人全身的骨头都“咯咯”作响。

  “对不起、对不起……少天……”

  他的声音已经哑了,却还在一声声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少天……别走,对不起,别离开我……”

  黄少天的身体僵住了。

  夜风似乎静了,一点感受不到冷,可黄少天却听到了一片“沙沙”的枝叶摇晃声在心头响起,他的心跳难以控制地加快,胃在痉挛,在抽搐,他的手终于轻轻落在了喻文州的背上。

  然后他猛然收紧了手臂,用力闭上了眼睛,掩饰发红的眼眶。

  “不要说对不起,是我要道歉,我太任性,是我不好,文州,喻文州……”

  两个人额头贴着额头,灼热的呼吸彼此纠缠,模糊了视线和周围的一切,心脏砰砰跳动,泵出滚烫的血液,让人一不小心就头脑发热,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
  

  
  夜风又放肆起来,呼啸而过,让枝叶“沙沙”摇晃,给一切划上终点。

  你是我的珍宝,是明亮的光,是我难以戒断的瘾。
  

  
  可我心甘情愿。



Fin.

2018.2.13

提前的情人节礼物,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评论(3)
热度(45)

© 换花沽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