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的女朋友。

【告白/喻黄】1.0

喻文州×黄少天

——————————

Glory!

五个淡金色的字母从屏幕上弹出来,两扇金属的翅翼啪的一声弹开,嚣张放肆。

黄少天怔怔地看了一会屏幕上的图案,确定它没有消失,顿时如全身脱了力一般靠在椅背上。一直紧紧抓着鼠标的手也一瞬间松开,此时他才感觉到掌心全是滑腻的汗液,冷冰冰的格外不舒服。他把手在衣服上蹭了一蹭,擦掉冷汗,松了一口气。

终于赢了。

他的心渐渐地越跳越快,赢了!他们赢了!荣耀世界邀请赛的冠军!

他突然跳起来,猛地朝小房间外冲去。

房间外的走廊里,国家队的人三三两两地走出来,脸上是难掩的兴奋。黄少天一眼就看见温和笑着的喻文州,眼睛都笑弯成了月牙状。

“队长!”他叫了一声,朝喻文州扑过去,声音里有着细微的哽咽。

喻文州下意识地扭头看去,见他扑了过来,连忙就想伸手抱住,却被他前冲的力带的往后退了一步,连忙伸手撑住墙。

黄少天把头埋在他的肩头,又叫了一声:“队长。”这次喻文州听的清楚,他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怎么了?”喻文州吓了一跳,在他背上轻拍。

“我们是冠军!队长,我们是冠军!”他叫喊着,声音嘶哑,泪水克制不住地从脸颊上滑落,渗进喻文州的衣服里。

或许是黄少天的声音太大,另外几人都回头看过来,见他们这般情形,也都是体贴地加快步伐往前走去,给他们留了一点私人空间。

喻文州有些无奈地拍拍他的肩,“是,我们是冠军,所以在这么开心的时候就别哭了。”

闻言,黄少天终于抬起头,没有继续哭,可是眼睛依旧是红红的。

“我开心嘛。”

喻文州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轻轻帮他擦着脸上的泪痕,“我知道,是激动的泪水呢。别再哭了,一会还要上台领奖,眼睛哭肿了,照相就不好看了。”

“嗯,”他应了一声,手掌依旧扣着他的手腕,很认真地看着他,说到:“我很高兴可以和队长一起拿冠军。”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满天星光倒映在他的瞳孔。他认真时的样子自信飞扬,充满了年轻人的锐利与朝气,像是夜雨声烦手中紧握着的冰雨,将一切来敌斩断于脚下。

喻文州看了他一会,突然微微笑出了声,揉了揉他的发。柔软的发丝搔在他的掌心,痒痒的。

“我也很高兴可以和我的副队长一切拿冠军。”

黄少天顿时咧开嘴,露出一个有些孩子气的笑,拉着他跑,“快走吧。”

他们追上其他人,一起朝通道外走去,脸上洋溢着愉悦的笑。

刚走出走廊,就看见叶修站在出口处,见他们出来,张开双手大声笑道:“欢迎归来,英雄们!”

追上大部队的黄少天刚好听到这句话,忍不住撇了撇嘴,搓搓胳膊,“天!这种话从你嘴巴里说出来简直是恶心极了,我都要吐了!”

“哟,我这不是鼓励你们嘛!”叶修不甘示弱地顶回去。

“行了行了,都闭嘴,吵死了!”楚云秀甩了他们俩一人一个眼刀,“说起来,这还是我的第一个冠军呢!”她坐到选手席,全身放松地靠在椅背上,仰头看着天花板,墨色的长发披散下来,有些凌乱,却不挡那明媚的笑。

“也是我的第一个冠军。”李轩附和着坐到椅子上。

“开心吧?”叶修双手环着胸看着他们问。

“那是!”张佳乐笑得格外灿烂。

苏沐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做出拿着话筒的手势,“呐呐,采访一下张佳乐大神,你对中国队夺冠有什么看法?”

张佳乐挑了挑眉,“简直如做梦一般,下一赛季霸图也要拿冠军!”说着勾住了一旁张新杰的肩膀,“对不对,第一牧师?”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一如既往。”

“就凭你们那帮老将?”站在周泽楷旁边的孙翔冷不丁地插了一句。

“喂喂!你说谁老啊!”张佳乐吼了回去,嘴角却依旧上扬。

“哈哈哈……”一群人都笑作一团。



当所有人站上了象征着最高荣耀的颁奖台时,全场都沸腾起来。无数人高叫着“中国队万岁!”“中国队是冠军!”的口号,现场掌声澎湃。

印着荣耀世界邀请赛logo的鼠标和键盘以及冠军戒指、奖杯被颁发给他们。

和队友一切高高举起奖杯的黄少天还有些恍惚,就像刚才张佳乐说的那样,简直像是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梦。

出了比赛场馆,十几个人被和他们一起来到苏黎世的中国队随队人员一起推回酒店,在餐厅包了一个房间开庆功宴。

一队人都被集火,被一杯杯地灌酒。喻文州在喝了几杯之后就装醉趴在桌子上,到了最后,所有人里,就他一个男人和两个姑娘还是比较清醒的。连周泽楷都被灌醉了。

他无语地看着一群人醉醺醺地坐在椅子上。叶修还算是好的,醉了就睡觉。像方锐、张佳乐、唐昊、孙翔这几个爱玩的,叠在一起唱歌。忐忑、征服、小苹果等等神曲都唱了个遍。最夸张的是,他们唱歌竟然全部都唱跑调!到最后都不像在唱歌而是在嘶吼。

简直就是折磨耳朵。

而他的副队黄少天也不安分,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死死抱着他,就像是一只无尾熊抱着树。 黄少天的两只手都勾住他的脖子,头枕在他的肩窝处,嘴里絮絮叨叨地不知道说些什么。

“喻队,麻烦你带黄少天回房间啦。”楚云秀拉着苏沐橙往外走,对他眨了眨眼睛。

喻文州伸手指了指那一群东倒西歪的人,问道:“那他们怎么办?”

苏沐橙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把他们放在那里咯,反正我们包了房,酒店的餐厅又是二十四小时的,有什么大不了的?”

“……”

“好了啦,没关系的,我们要回去看电视剧呢,这几天比赛,都好久没看了。”刚说完,两个人就走掉了。

喻文州无语了一瞬,过了一会,才认命地叹了一口气,把黄少天拉起来。

“队长?”似乎是被突然改变的姿势让他不舒服了,黄少天含糊地说了一句,皱了皱眉头。“继续睡,我带你回房间。”喻文州用脸颊轻轻蹭了蹭他的头发,安抚到。

不知他是真的听到喻文州说的话,亦或者是怎么样,他乖乖地不动了,就这样半倚半靠在喻文州身上,由他带着走。

喻文州很是辛苦地拖着他回到房间,把他放到床上。然后就看见他一裹被子睡着了。喻文州哭笑不得地看着他把自己卷成一个蚕茧,无奈地上前帮他脱掉鞋袜、外衣,从衣柜里翻出来干净的睡衣,帮他换上。再去洗手间里拧了一条热毛巾,给他擦脸和手。

喻文州把毛巾洗了洗,然后挂在架子上。走出去后,又有些不放心地去看了黄少天一眼。他躺在床上,却已经醒了,眼睛微微睁开,目光却没有焦距,似乎是在发呆。

“少天。”他在床边坐下,轻轻拍了拍黄少天的胳膊。

黄少天有些茫然地抬起头,突然却抓住了他的手,用了几分力道,可以看见他白皙的手腕瞬时红了起来。“别走,”他声音轻的近乎呢喃,“不要走。”

或许是刚刚喝了酒的缘故,他的眼睛里有几条红色的血丝,再加上他用这种巴巴的语气,让喻文州莫名地有些心软。他对黄少天的请求总是无法拒绝,“好吧,我不走。”他应到。

黄少天好像没听明白,呆呆地眨了两下眼睛。

“我不走。”他又重复了一次。

黄少天这次终于有反应了,拉着他的手往自己的方向扯了扯。喻文州无奈地脱掉鞋,也躺到床上。

“队长,”他把头往喻文州那边挪了挪,两人之间靠得更近了一些,喻文州可以感觉到他温热的鼻息扑在他的脸上。“队长你不要说话,你听我讲。”他半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说。

他们靠得很近,喻文州甚至可以看清他的眼睫毛。他的目光也是柔和的,带着些宠溺和无奈,像注视着深爱的恋人。

“队长……文州,”他换了一个称呼,“我从你进蓝雨训练营之后没多久就注意到你了。”

“你手速很慢,每次训练都只是刚刚达标,可你有那么好的意识,对技能什么的判断得特别精准。”

“有人老是在背后说你,那时候我就特别不开心,然后就记下他们的名字,在训练的时候一个劲地虐他们。”

“后来我们一起进了战队,你接手了魏老大的索克萨尔,成为了蓝雨的队长。”

“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吧,每一次我们的接触我都会心跳的很快。”

“第六赛季我们拿了冠军,赛后我们一群人抱在一起,你的手搭在我肩上。”

“其实我开心的不止是因为蓝雨拿了冠军,而是我和你一起拿了冠军。”

他絮絮地说着,有些话前言不搭后语,不成逻辑。他只是把他想到的说出来。

“……队长……队长。”他轻声唤着,靠的越来越近。

“我喜欢你。”

他把头枕在喻文州的手臂上,脸埋在他的肩窝。

喻文州又等了一会,却一直没听到下文,他微微把他的头抬起来,看到的却是一张呼吸绵长的睡脸。黄少天睡着时,褪去了白天时的聒噪,安安静静的,看起来格外乖巧。

喻文州看着睡着的他,有些怀疑他是否在装睡。良久,他叹了一口气,把被子往上拉,盖到他的肩膀处,伸手在他的背上轻轻拍着。

“少天,喝醉了才敢告白,这可不像你哦。”



刺眼的白光透过没拉拢的窗帘的缝隙中透出来,打在黄少天脸上。他有些难受地皱了皱眉,伸手挡住眼睛,下意识地翻了个身,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像是被数十根尖利针同时刺入头皮,一下又一下地戳着,疼得让他难以忍受,感觉脑袋都要裂开了。

黄少天正难受着,一双温柔的手从旁边伸了过来,轻抚在他的太阳穴上。微凉的指尖用不轻不重的力度揉按着,瞬时就让他有些烦躁的心平静了下来。他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得渐渐快了起来。

在他的记忆里,只有一个人拥有这样一双温柔的手掌与微凉的指尖,也只有一个人能让他瞬间心跳加速。

“队长?”他抓住了那个人的手,声音难以置信。他慌慌张张地回过头去看,却滚进了那个男人的怀里。

是喻文州。

“头还疼吗?”他看着枕在他胳膊上的黄少天,眼睛里浮现出些许笑意。

 “我我我我我……你怎么会在我床上?”黄少天憋了半天才说出这样一句话。

喻文州忍不住笑了一声,撇过头,肩膀因为笑而微微颤抖。黄少天也反应过来刚才的话多么像酒后乱性的对话,想起昨晚刚喝了酒,顿感脸上发烫,连忙闭眼低头。

或许是闭上眼睛的原因,他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扑通扑通。

队长的手放在我的背上。

扑通扑通。

队长紧紧贴着我。

扑通扑通。

队长笑得在颤。

闭上眼睛,全身的感官都变得敏感起来,每一处细微的感受都被无限地放大。喻文州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衣衫清晰地传达过来,灼烧了他的皮肤。

他感觉喻文州放在他背后的手微微施了力,“少天,你难道不记得,你昨天晚上拉着我说不要走吗?”

他的声音在黄少天头顶上响起。他顿时红了脸,忙乱地抬起头看。不出意料地,眼前是一张放大的俊颜,两人靠的很近,嘴与嘴之间不过十几公分,只要再蹭前一点,双唇就会相贴。这样的距离让黄少天感觉有些压迫,下意识地要往后退,喻文州的胳膊却紧紧环着他,让他进退维谷。

黄少天抿了抿嘴,小声地说:“我没印象了。”

“那我来帮你回忆一下?”他眼中盛着促狭的笑。

“还是不要了,我不想记起来。”他晃着头。

喻文州却仿佛充耳未闻,另一只手摩挲着黄少天的脸颊,看着他的颊面越来越红,渐渐地蔓延,从耳尖到颈项。

“你昨天晚上说喜欢我。”

黄少天罕见地沉默了,他已经猜到会是这样,心底却不愿承认。他看了喻文州一眼,见到他依旧是带着笑的温柔模样,心渐渐地沉了下去。

“所以呢?你是什么意思?”他的嗓子涩涩的,说出来的话干哑异常。

“你想听什么呢?少天?”

黄少天感觉有股无名火陡然从心底烧起来,狠狠地推了他一把,趁他松了手的一刹那翻了个身,胸口剧烈起伏。

你已经知道会被拒绝的啊,你还在期待什么呢?

他有些自厌地看着白色的墙壁,闷闷地想。

喻文州盯了黄少天的背影一会,无声地勾了勾唇,手穿过他的肋下,准确地扣住了他的手。黄少天不乐意地把手掌攥成了拳,喻文州就颇有耐性地一根根掰开他的手指,然后与他十指相扣。

他从身后环着黄少天,一只手与他相扣,下巴放在他的肩上,轻声叫到:“少天。”

黄少天撇撇嘴,在心里发誓,如果他回头,他就是猪。

然后他听到喻文州的声音响起:“我喜欢你。”

心脏短暂地忘记了工作,跳得慢了一拍,大脑因为一刹那涌入的大量信息而瞬间当机。

“你说什么?”他的声音微微颤抖。

“我也喜欢你,少天。”

突如其来的喜悦瞬间充满了心脏,他顿时抛下刚才发的誓,转身看着喻文州。眼睛因为难以置信而微微睁大。“真的吗?”

“珍珠都没有那么真。”喻文州凑近他,黄少天看见他墨色的瞳孔里倒映他的模样,大睁着眼睛,咧开嘴傻笑。

看起来蠢透了。他想。

然后大脑就被同一句话单曲循环了: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喻文州说:我喜欢你。

喻文州后来好像又说了些什么,嘴巴张张合合的,他却全无印象。反正只有这一句是重点不是吗?

喻文州有些无奈地看着眼前明显心不在焉的人,叹了一口气,凑上去吻住他淡色的唇。

喻文州温热的舌尖轻舔着他的唇瓣。黄少天也回过神,闭上眼,回应着他。两人的吻技都是青涩的,唇瓣与牙齿磕磕绊绊,硌得有些疼,他们在摸索着如何接吻。

喻文州的吻也是温柔的,小心翼翼地划过他口腔里的每一处。然后,舌与舌共舞,相濡以沫。像是两条红色的锦鲤于碧色的池中纠缠。

十指相扣的双手抵在彼此的胸口,像是郑重的誓言,诉说着彼此的不离不弃。

良久,两人才微微分开,额抵着额,呼吸急促,然后像是心有灵犀般,同时笑了出来。

“文州,我很开心。”

“嗯。我也是”

听到他的答复,黄少天蹭到他怀里,抬着头期盼地看着他,“我昨天晚上还说了些什么?”

希望没有说什么破坏本少在队长心目里的形象的话啊,他暗暗期盼。

“你昨天晚上啊,”喻文州歪着头想了想,“昨天晚上你喝醉了,我把你带回来,然后……”说到这里他顿了顿。

黄少天也意识到了什么,也是歪了歪头看着他,嘴角抽了抽,“那其他人呢?”

“大概……还在包间里……”

“……你说他们醒来后会不会兴师问罪?”

“会。”喻文州语气肯定。

“那我们出去避避风头吧。好不好?苏黎世的风景据说很漂亮呢,很适合逃难。”黄少天一脸真诚地看着他。

“……好。”喻文州笑着点头,捏了捏他的鼻尖,“其实是你想出去玩吧?”

他吐了吐舌头。

然后,苏黎世的大街上出现了一对拉着手的青年,走在前面的那位笑得灿烂,嘴里连续不断地蹦出句子,像是不会疲倦。落后一步的笑得宠溺,满脸纵容地听他说的话。

微醺的暖风拂过他们的发,只道:阳光温暖,岁月静好。



Fin.

评论(3)
热度(108)

© 换花沽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