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的女朋友。

【告白/华楚】6.0

#华楚#
#有大量私设#

告白1.0    喻黄

告白2.0    魏果

告白3.0    叶蓝

告白4.0    莫橙

告白5.0    杜柔

==========

“烟雨无缘季后赛,队长楚云秀需为此附上最大责任?”

“烟雨怎么了?”

“烟雨十年来第一次无缘季后赛!”

“烟雨,下一个嘉世?”

手中的报纸忽然被一只手抽走,然后又被揉成一团,以一道完美的抛物线飞出去,“哗”的一声,坠入了垃圾桶。楚云秀抬头看上去,她家的三好副队李华正忧心忡忡地看着她。

“怎么了?一副苦大深仇的样子?”她笑着开口调侃。

“别太在乎报纸上的那些报道,他们都是怎么夸张怎么写,你别想太多。”李华看着她有些发白的脸色开口,“烟雨还有很长的未来。”

楚云秀往后一靠,全身放松地靠在椅背上,毫不在乎地一挑眉,“我怎么会在乎这些?”她抹着亮红色口红的嘴唇一勾,挑起一个妩媚的笑,“有我在,烟雨怎么可能是下一个嘉世。”

……还说自己不在乎?

虽然听她这么说,李华却依旧难以放心。他太了解他的这个队长,她对外总是满不在乎地笑,似乎什么都不曾放在心上,可谁又会知道她肩负着多大的压力。外界的舆论,战队的成绩,新人的不服从,来自经理的要求,种种都压在她瘦弱的肩上,让他想起来就心疼。

她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刺猬,把自己团成一个球,露出尖锐的刺,不让任何人轻易接近,包括他。

他只是想为她多分担一点而已。

楚云秀看他依旧看着自己,无奈地笑笑,开口道:“李华啊,你别再皱着眉头了,你看,你的眉毛都拧成麻花了。”

李华的眉蹙得更紧了些,然后强迫自己舒展开紧皱的眉头,问道:“要不要我陪你出去逛逛,散散心?四个月长的夏休期还真是第一次。”

楚云秀想了想,然后绽放出一个微笑,“你帮我给钱?”

李华也笑起来,说:“好啊。”

两人很有默契地一同决定了去西塘。或许这么说比较恰当:楚云秀决定去西塘,所以李华同意了。

两人坐火车去的西塘,火车慢悠悠地开,折腾了许久。到达那里后,已经是傍晚,他们遂先去找了一间在河岸边上的旅馆住下来。

李华拿着两人的身份证去前台开房,“要两间大床房。”

“好的,请稍等。”前台小姐礼貌地笑笑,接过了两人的证件,在电脑上为两人做登记。

过了一会儿,她歉意地抬起头,“抱歉,没有两间大床房了,你们介不介意住双床房。”

“这样啊。”李华有点犹豫,他问楚云秀:“不如换一家?”

“不用了,我懒得动了,双床房就双床房好啦,你不介意吧?再说了还可以省钱。”楚云秀几乎是趴在前台的桌子上说。

李华无奈地摇头,“是我给钱啊,你不用帮我省钱的。”他虽这么说着,却还是依了她的意,对前台说:“那就要一间双床房好了。”

爬了两层楼梯,进入房间,李华还没把行李放下,楚云秀就对他喊:“出去吃饭啦!”

“你不把东西收拾一下?”李华刚把箱子放在地上,正准备打开。

“我没什么东西,用不着收。”她得意地扬了扬下巴。

楚云秀的确没带什么东西,只背了一个双肩包,里面就装了几件贴身的内衣、睡衣,还有相机,化妆包,防晒霜几样零碎的小东西。李华之前问起她,她不在乎地说可以到了地方再买衣服。此时她就把包直接甩在床上,嚷着要出去吃饭。

李华也是无语了一瞬,其实他的箱子也不算大,不过就是20寸的大小,但跟楚云秀的轻装上阵一对比,就显得特别笨重。

“好好,先出去吃饭。”他点着头,由着她闹。

两人刚进房间不到十分钟又匆匆出来,加上又是俊男美女,连前台小姐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吃什么?”李华问。

“随便啊。”楚云秀答,她不太挑食,不在乎吃些什么。她随意看了看,突然拉住他的手往一边快速走去,“去吃饺子。”她扭头看他,眼睛亮闪闪的。

“好。”李华难得看到她这么孩子气,不由笑着同意。

已经过了饭点,饺子店里的人不多,楚云秀拿着菜单看,“你吃什么馅的?”

“猪肉的就好。”李华随意地说,抽了一张纸巾出来,仔仔细细地擦着桌子的边缘。

“一碗猪肉水饺,一碗鲜虾馄饨,再来一份炒芥蓝。”楚云秀把菜单递还给店家。

“好嘞,马上来。”店家爽朗地笑,把菜迅速地记下来,然后放下两杯水,“您刚才要的白开水,我兑了一点热水进去。”

“谢谢。”楚云秀点头。

“喏,湿纸巾,擦擦手。”李华递了一张湿纸巾给她。

她接过来,细细地擦手,如同对待最珍贵的宝贝。对于一个职业选手而言,没有比手更重要的东西了。

擦完手,她把湿纸巾扔进一旁的垃圾桶,捧起水杯,小口地啜饮着。

凉水兑了热水,变得温暖起来,她喝下去,感觉从手到脚都暖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李华,他正低着头擦手。

李华的手很漂亮,浅粉红色的指甲上有着奶白色的弯月。她听说这个月形越完整,表示越健康。她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指甲。

“啧。”她忘了她涂了指甲油。

“怎么了?”李华听见她啧了一声,抬头看过来。

她扬了扬手,看向外面,不甚在意地说:“没什么。”

窗外已经华灯初上,河边的廊屋都亮起了灯,映在河面上,漾起了点点波光。

这时候,饺子和馄饨都送了上来,散发着腾腾的热气。

楚云秀从旁边的筷子筒里拿出两双筷子,递了一双给李华,“快吃吧,我都饿死了。”说完就迫不及待地夹了一个饺子,咬了一大口,然后又急急放下。

“嘶。”她张大嘴,用手扇着风,“烫死了。”

“小心点。”李华无奈,“有那么饿吗?火车上不吃了一些垫着吗?”他把她的碗端过来,对着饺子吹气。

“饿!”她好不容易把饺子咽下去,答得斩钉截铁。

李华把饺子汤吹得半凉,才把碗推到她跟前,“慢点吃。”

“哦。”楚云秀低头专心致志地开始吃饺子。李华已经吹凉了汤,此时,吃得再快也不会烫到。

他看着她低着头的样子,露出了白白嫩嫩的一截脖颈,几缕不能被盘起来的发垂在脸侧,感觉心头柔软。

“你看着我干什么?怎么不吃?”她突然抬头看他,红唇上沾了一点汤汁。

李华不答,只是从自己碗里夹了一个饺子给她,“尝尝我的。”

“好。”她就着他的筷子咬了一口。

“怎么样?”

“嗯!”她嘴里塞满了饺子,说不出话,于是大力地点着头,又伸出大拇指,表示赞扬。

她又一口咬掉他筷子上剩下的半个饺子。

李华轻笑了一声,小口地开始吃饺子,用的筷子上有着浅浅的一点红色口红印。

两人吃饱喝足后,离开了饺子店,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沿着河边走一走再回去吧。”楚云秀建议。

“随你。”李华表示听她的。

晚上的西塘柔和美好,河岸两边的民居都开了灯,河面上波光粼粼,泛着银光。隐隐可见几尾小鱼一甩尾巴,畅快地游来游去。

“有没有感觉我们像是一对老夫老妻,在晚上出来散步?”楚云秀歪头笑到。

“有那么一点像。”

“呵。”她勾了勾唇,弯起眉眼,笑得甜蜜,“只有一点像?还有哪里不像?”

“我们更年轻,以后还会有很长的未来。”他的声音低沉,似乎意有所指。

她看起来很开心,突然抬手把盘起来的头发散下来,夜风拂过,扬起她齐腰的长发。有几缕擦过李华的脸颊,可以闻到她长发上的幽香,清幽的茉莉花的味道。

“冷不冷?”李华问,晚上的风还是有些大,带来丝丝凉意。

“嗯,有一点。”她搓了搓胳膊,毫不客气地对他说:“把外套借给我。”

“唉……”他笑叹了一口气,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给她,对她的举动无奈却又纵容。

“你叹什么气?不情愿?”她动作利落地穿上衣服,边拉拉链边对他呲牙。

“不、不。”他摇头,“能为楚女王服务,是我的荣幸。”

“哼!”她哼了一声,对他调侃的语气很不满,“这本来就是你的荣幸!”突然她拉拉链的手一顿,衣服的拉链被头发卡住了。“帮我解头发!”

“是!为女王服务!”他故作滑稽地敬了一个礼,弯下腰,小心地把她的长发一点点地从拉链里解开,动作轻柔,不想扯痛她的头皮。

楚云秀被他的动作逗得笑了起来,温顺地顺着他的动作低下头,看到了李华挺立的鼻梁。

半晌,他才解开纠结在一起的长发,一束黑发缠在了他的无名指上,像是一个最美好的誓言。楚云秀一拉,柔滑如缎的发便从他的指尖滑落。

他有些失望地收回手,却立刻收拾好心情,朝她笑到,“还要逛吗?”

她摇头,“回去吧。”

回到旅馆后,楚云秀快速地洗了一个澡,然后就钻进被子里休息。坐了一段长时间的火车,她累极了,不一会就进入梦乡。李华却还没睡着,躺在另一张床上,他的床头正对着窗口,顺着看出去,可以看到天上点点繁星。

像是她的眼眸,李华想着,又扭头看了一眼呼吸平稳的她,微微勾起唇角,闭上眼睛。

第二天,楚云秀一直睡到快中午才醒来,李华知她平日辛苦,也就没有叫她起床,让她多休息一下。

刚醒,楚云秀就闻到房间里弥漫着的淡淡的甜香味道。“是什么?”

“嗯?”李华坐在桌子前看电脑,闻言抬眼看她,“什么是什么?”

“好香啊。”她躺在被窝里,皱了皱鼻子,眯着眼睛坐起来,“说!藏了什么好吃的不告诉我!”

他拿起桌子上的一个塑料袋给她看,“八珍糕和鞋底酥,想吃就去刷牙洗脸换衣服。”

“喂!你是队长还是我是队长!”楚云秀不满。

“你是队长,但是你这次的旅行是我付钱。”李华微笑。

她瞪了他一眼,嘟着嘴巴爬起来,“以后你的工资全都上交给我!”

李华的心跳忽然漏了一拍,他说:“好啊。”

楚云秀听到后,扫了他一眼,拿起衣服往卫生间走,微微扬起了嘴角。

李华看着她的背影满足地眯了眯眼。

在美食的诱惑下,她动作利落地洗漱,然后就窜了出来,直扑塑料袋。

李华把小袋子抛给她,楚云秀一抬手,接住了,然后迅速地扯开袋子,咬了一口。

“味道不错,哪买的?”她嘴里嚼着糕点,却说得清清楚楚。

“楼下的早餐铺。”李华答,他怀疑黄金一代的一定都和黄少天学过:怎么在吃东西的时候,依旧能够清楚地讲话。

“太好了!”楚云秀眯起狭长的眼睛,眼神灵动,“我喜欢吃甜食!”

“以后天天买给你吃,看你什么时候吃腻。”李华许诺。他记得以前听人说过,喜欢吃甜食的人,对生活都充满了希望。

“你买的,我天天吃都不腻。”楚云秀对他愿意帮她买早餐这件事表达了高度的赞扬。

他凑近她的脸庞,距离之近,几乎可以数清她的睫毛,“你说的。”

“我说的。”她点头,似乎没有注意到两人之间的暧昧。

消灭掉两块糕点,楚云秀表示出来旅行一定要去逛街,强拉着正准备带公会的人下副本的李华出去。

李华在烟雨的未来和自己的未来之间,做了一番激烈的斗争后,最后选择了自己的未来,对楚云秀表示誓死追随队长的步伐。

两人一同出了门。

今天楚云秀穿着一条及踝的碎花长裙,头上带着同样是碎花的遮阳帽,鼻梁上架着一副太阳眼镜。她没有穿高跟鞋,而是改穿了一双罗马鞋,比他矮了半个头。走路时,袅袅婷婷,柔软的裙摆晃动,裙上的花朵像是盛放又闭合。

“你想要买什么?”李华问她。

“看到想要的就买咯。”她表示她还没有想好要买什么。

“也好。”

五月的西塘阳光温暖,淡金色的光芒从头顶投下来,照亮了来往行人的心,也稍稍驱散了楚云秀心底一直阴郁的雾霾。

她走得很慢,眯着眼睛感受迎面抚来的微风,李华迁就她的速度,也是走得慢悠悠的。两人身边就是河面,时有船娘撑着乌篷船在他们身边停一停,问问他们要不要坐船。

沿着河岸走了一段距离,楚云秀拉着李华往小巷子里钻,美其名曰体验当地风土人情。

小巷子里,藏着不少稀奇古怪的小店,走了一会,两人竟然发现了一间手工的旗袍店。楚云秀扯着他进去。

旗袍店里摆了数个架子,架子上挂满了一件件的旗袍。在挂着旗袍的架子上之间,只留了允许一个人走过的过道,但却不嫌拥挤。店主对这间小店的布局,很明显用了心思。这间店在小巷子尽头,一丁点阳光都照不进来,墙壁上还贴了暗橙色的壁纸,显得暗淡。但店里用的灯光却是暖黄色的,如此一般,却衬得店铺中间琳琅满目的旗袍颜色更加鲜艳。

“真漂亮。”楚云秀走进旗袍的海洋,纤细的指尖划过一件件旗袍,忍不住赞叹道。

“谢谢夸奖。”小店深处传出来一句话,声线柔软温和,一个年轻的姑娘站了起来,“要我帮忙介绍吗?”

楚云秀说:“好啊,你是店主吗?”

“是啊。”小姑娘脾气很好地笑笑,“您喜欢什么材质的衣料?棉的?绸缎的?我这里的旗袍主要都是这两种材质。”

“绸缎的,”楚云秀扯出一件浅紫色的旗袍,上面绣了一团团牵牛花,对着巨大的落地镜比划了一下,“你这里可以手工做旗袍?”她又回过头问李华:“你觉得这件紫色的怎么样?”

李华点头,“你穿很好看,你皮肤白。”

“可以,但是要等一个月。”姑娘走到他们身前,“皮肤白的话,穿浅紫色、大红色、月白色,还有果绿色都好看。”

“哦……”她有些失望地叹气,“我们只在这里呆一个礼拜。”

“没关系,”姑娘笑,“你身材很标准,这里大部分的你都能穿。旗袍上想要有些什么图案?”

“有什么?”她又扯出来几件。

“常见的就是花卉,像是牡丹、杜鹃、牵牛花、马蹄莲。哦,还有连理枝。嗯……还有一些花鸟的,比如画眉,比翼鸟,鸳鸯,”说到这时,姑娘看了一眼李华,暧昧地笑了笑,“还有一件百鸟朝凰的。”

“那那件百鸟朝凰的给我看看。”楚云秀说。

“好。”姑娘绕到旁边的架子,翻了一番,拿了一件出来,递给楚云秀,“看看你喜不喜欢。”

楚云秀看到第一眼就被震撼了,大红色的旗袍上用彩色的丝线绣了数不清的鸟雀,最瞩目的是一只展翅翱翔的凤凰。凤凰的头位于领口位置,四散的七彩尾羽转了一个弯,由腰线转到身后的腰臀处。百鸟跟随着它的轨迹,落后于它,亦是齐齐振翅。

“这真是手工绣的?”她问。

“是啊,”姑娘笑笑,“之前绣了一年多呢。”

“我买了。”楚云秀拍板,然后看向李华,“你之前说的,你给钱哦。”

“嗯,我给钱。”李华答应。

楚云秀又挑了几件衣服,一并拿走。

出门后,李华低头问她:“很喜欢这些?”

“喜欢啊。”她点头,脸上笑意盈盈。

他默默的点了点头,对她说:“我不太饿,不想吃午饭了。”李华问:“你饿不饿?”

楚云秀摇头,“我十一点多才吃完的,哪有那么快饿。”

“那去找一间茶馆,坐一坐,怎么样?”,李华提议。

楚云秀闻言看了他一眼。

“怎么了?”李华问。

她故作痛心疾首地摇头,“我发现你的心态越来越像老年人了!”

“喂!”李华不满,伸手去搔她的痒。

“喂!喂!我警告你哦,别碰我。”楚云秀弯下腰躲他伸过来的手,却还是被他在腰间挠了几下,“啊!不要!”她尖叫,眼睛里却盛满了笑意。

李华一击得手,立刻转移阵地,跑远了却还在遥遥地对她做鬼脸。

“你给我站住!”楚云秀不忿,站直了身子就去追他。

“我又不傻!”李华大喊,声音顺着风从远处传过来,有些失真。

两人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追逐笑闹,年轻的身影显得青春而有活力。

闹了一会,楚云秀就气喘吁吁地瘫在了路边的长椅上,摆着手说:“别,别玩了。”

“不玩了?”李华意犹未尽地在她身边坐下,额头上有着亮闪闪的汗珠。

“嗯,不玩了。”楚云秀说着,尽情地舒展开自己的四肢,眯着眼睛晒太阳,一脸满足,像一只吃饱喝足的猫。

“要不要喝水?”李华问。

“要。”她点头。

李华站起来,去一旁的小卖部买了两瓶常温的水,递了一瓶给她。

她拧开盖子,小口地喝了一口,惬意地眯起眼睛,叫他的名字,“李华。”

“嗯?”他发出一个鼻音。

“我今天很开心。”她扭头看他,笑得很甜。

“你开心就好。”李华说,目光却紧锁在她挺直的背上。

她又坐了一会才站起来,拍了拍屁股,语调轻快,“走吧,我们去茶馆。”

后来,两个人在茶馆耗了整整一个下午。也不做别的,就是喝喝茶,下下象棋,聊聊天。要是不想说话,就从茶馆的书架上随便抽一本书看,或者趴在桌子上打一个盹。

要是平时,两人绝不会浪费时间在这些上面。要是有多余的时间,通常都是拿来练习技术,或者是研究战队角色的银装的下一步升级方法,要么就是分析战队的资料,还有就是对之前的比赛进行复盘。忙忙碌碌,不会有时间让你慢悠悠地叹生活。

茶馆的窗外是泛着光的河面,阳光中的河水,水里的阳光,冰凉而温暖。

李华歪头看她,阳光从窗外透进来,染亮了她的脸颊,颊面上细密的柔软绒毛似乎都被染成了淡金色。

李华突然觉得很幸福。

幸福到底是什么?是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能打小怪兽。

而自己的幸福,大概就是能和她坐在一起,慢慢地,闲适地消磨一个下午。

晚上,他们买了两盏莲花灯,还有几支蜡烛,去河边放花灯。

“要写愿望哦。”楚云秀蹲在地上,在纸条上边写字边叮嘱他。

“好。”李华亦是拿着笔,端端正正地在小纸条上写上了一个愿望,然后把纸条折起来,放在莲花灯里。

楚云秀从随身的包包里翻出一个打火机,点燃了蜡烛,然后把花灯放进河道里。她轻轻一推,花灯就颤颤悠悠地飘远了。

她站起来,看着那两点暖黄色的光晕渐渐地远去,直到再也看不见。

“回去吧。”

回到旅馆后,楚云秀拿着手机上了职业选手群。此时正值季后赛,群里的头像一排都是黑的,几乎没有亮着的,就算是亮着的,也都只是挂在线上而已。她随意地翻了翻昨天的聊天记录,就直接下了线,也没有和苏沐橙、张新杰他们聊聊。她知道他们要准备季后赛,不想打扰他们。

再说,她看了一眼时间,张新杰这个点都已经睡觉了。

她对着一回旅店就登陆荣耀的李华说了一声晚安,就躺下来准备休息。

李华回头,也是温柔地对她道晚安。

第二天早上楚云秀醒得倒是比昨天早,但是就是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磨磨蹭蹭的。到最后两人出门时,先去吃的午饭,才四处晃悠。

这天的天气没有前一天那么好,天色暗沉沉的,好像要下雨的样子。伸手在空气里抓一把,似乎都能感到满手的潮湿。

楚云秀穿了新买的旗袍,一件天青色上面绣了马蹄莲的旗袍。走在大街小巷中,这抹天水之青似乎成为了天地之间唯一一点亮色。

他们穿过大街小巷,走过横跨在河面上的桥。西塘桥多,五福桥、安仁桥、永宁桥、卧龙桥、来凤桥……

他们特地去了五福桥,据说,从这桥上走过的人可以得到五种福气:康宁、富贵、长寿、德、善终。

楚云秀在桥上走了几个来回,蹦蹦跳跳的,要是让认识的人看见了,一定会让人怀疑这到底是不是烟雨那个成熟稳重的女队长。

李华在桥边买了几盆用来放生的小鱼,一盆三五条的样子。虽然知道这些鱼大概很快就会被捉回来,楚云秀还是把它们都放掉了。

可惜,天公不作美,下午突然下起雨来,本来想着在小镇再逛逛的两人也只能终止了旅程。就在两人准备回去的时候,一条乌篷船停在两人身边。

船娘问:“两位,要坐船吗?”

“要!”楚云秀轻快地说,跳上了船。

李华也跟着上了船,坐进了船舱。船顶挡住了雨丝。

细雨绵绵,似细针,似牛毛,放眼望去,一片朦朦胧胧,一切都像是用半透明的糯米纸蒙起来了,看得并不真切。他们坐在乌篷船上,俏丽的年轻船娘戴着草帽,穿着旗袍,站在船头撑蒿。她用江南的吴侬软语哼着小调,手中的长蒿在水底一触,一撑,船一下子就划出去一段距离。

两人安静地看着眼前烟雨江南的美景,谁也没有开口。良久,楚云秀突然叫他的名字:“李华。”

他扭头,楚云秀并没有看他,而是依旧看着眼前的景色。

她的侧脸像是水墨画,充满诗情画意,用寥寥几笔便勾画而成,狭长的眼,笔挺的鼻,还有……柔软的唇,让他为之沉迷。她伸直了腿,坐得笔直,微卷的长发被拢在肩侧,随着风飘进来的细雨打湿了她的发,有几缕湿漉漉地粘着她的脸颊上。

“怎么了?”他伸手把那几缕别到她的耳后,应到。

她把腿收回来,弯下脊背,手搭在腿上,撑着头,半眯起眼睛,收起了一直以来笔挺的坐姿,轻声说:“我好累。”

“把肩膀借给你靠,要不要?”李华用肩膀轻轻撞了撞她的胳膊,示意她可以靠过来。

“要。”她把头一歪,靠在他肩上,脸上有着淡淡的疲倦。

他抬手轻抚过她的长发,在她的背上一下一下地拍着,“眯一会。”

她突然伸手环住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胸口,声音闷闷的,“李华。”

他心疼地环住她,下巴抵在她的发顶,“我在。”

她就这样抱着他,很安静,抱了很久。或许也没有多久,李华想,跟她在一起的时间感觉总是过得特别慢。

“李华……”她从他的胸口抬起头,轻声唤他。她感觉额头上突然传来温热的触感,李华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

她闭上眼睛。

李华看着她白皙精致的脸庞,突然想起以前听过的一句话:这途中你是别人的风景,别人也是你的风景。

此时此刻,她就是他此生最美好的风景。

他在她耳边轻声说:

“我也喜欢你。”




Fin.

2014.12.18

评论(8)
热度(79)

© 换花沽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