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的女朋友。

【我在这里等你/喻江】

喻江,喻文州 ×江波涛
原著向
几句话周黄
喻文州→江波涛

又名:江副和喻队的神助攻

其实就是一个小江帮小周追黄少然后被喻队坑的故事←_←

欢迎订阅tag“张嘴吃安利”

全文都放在这里,只是略做删改,所以前面那些就删掉了,感谢大家的支持。

——————————

01

江波涛看着在训练后单独留下来的周泽楷,好脾气地露出一抹笑,“怎么了,小周?”

“那个……”

“直说就好了。”

“嗯……能教我……”周泽楷有些犹豫。

“教什么?”

周泽楷眼睛一闭,用一副英勇赴死的样子说:“教我怎么追女孩。”

“……”

江波涛扶额,深呼吸,冷静,你要冷静,江波涛,冷静。

妈的!这怎么冷静!江波涛掀桌!

养了多年的弟弟就这样被人勾走了,谁能冷静!

“小周喜欢谁?”江波涛扯出一个笑,竭尽全力不让自己露出狰狞的表情。

没想到这样看起来更恐怖了。

“嗯……”周泽楷退了一步,眨眨眼睛,摇摇头。

看吧,他就知道是这样,有了妹子就不要哥哥了,江波涛痛心疾首。

江波涛揉了揉脸,让自己表情好看一点,才缓缓说到:“能描述一下她是怎么样的人吗?这样才可以对症下药。”

“话唠!”

江波涛眯起了眼,脱口而出,不经思考,可见这人给他最深的印象就是这个。他眼睛闪了闪,话唠……

“她在S市吗?”

周泽楷摇头,“在G市。”

“哦……异地恋啊,很辛苦啊……”江波涛点头。

周泽楷连忙慌乱地摆摆手,脸红了起来,说得结结巴巴,“不是,他……嗯……还没恋……”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是黄少天吗?”

他一下子抬起头,诧异地瞪大眼睛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卧槽!猜对了!江波涛扶额,心里有一千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过了一会,在他做好了心里建设之后才开口道:“我不歧视同性恋,”他站起来,拍拍周泽楷的肩,“我帮你!”

周泽楷狂点头,脸上如释重负,“谢谢!”然后拉住他的袖子,严肃认真地说:“要保密!”

“……嗯,保密。”

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可忍!还没开始恋爱呢,竟然就这么向着他!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黄少天!不过小周喜欢他……

江波涛看了一眼周泽楷,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周泽楷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的目光,问道。

“没怎么……”江波涛摇头,“晚了,快去吃晚饭吧,一会他们又把东西都吃完了。”

“嗯!”周泽楷笑了笑,然后又说了一声:“谢谢!”

江波涛更是舍不得了,小周这么有礼貌这么可爱,黄少天从哪里看都配不上小周嘛!小周到底哪里喜欢他啊!

你这种要嫁女儿的心情是怎么回事啊!?

晚饭后,江波涛回到寝室,打开电脑,从qq好友列表里拉出一个人,想了想后,发了一句话过去:“喻队,在吗?”

有道是,解铃还须系铃人,要弄清楚黄少天的喜好,那就可以照他喜欢的东西送礼物,好感度就刷刷地往上升。喻文州跟黄少天那么熟一定了解他。

追女孩第一步,了解喜恶,对人送礼。至于黄少天……他不跟女孩差不多嘛!江波涛直接把这件事抛诸脑后。

对面立刻就回了过来。

索克萨尔:
-在
-江副什么事?

江波涛有点讶异,他还以为喻文州只是挂在那里,竟然真的在线,不过他见把人召唤出来了,就直接进入正题。

无浪:
-想请教喻队一件事。
-喻队谈过恋爱吗?

索克萨尔:
-江副想要追女朋友?

江波涛黑线。

无浪:
-不是
-是我的一个朋友。

索克萨尔:
-通常这样说的,里面的那个朋友都是指自己。

无浪:
-……

索克萨尔:
-写情书,送花,告白,送戒指,然后就拐回家了。
-能描述一下她吗?方便对症下药

江波涛默,怎么跟自己讲的一样呢……

无浪:
-话唠

索克萨尔:
-……
-江副要追少天?

无浪:
-……不是

索克萨尔:
-那就是小周要追?

江波涛把头磕在键盘上,小周别怪我,我什么都没说,是他自己猜出来的。

无浪:
-喻队为什么这么猜?

没承认也没否认。

索克萨尔:
-江副猜猜我为什么这么猜?

我怎么猜得到!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索克萨尔:
-江副会愿意帮忙追人的朋友一定关系很好,这样的朋友大概都在轮回。孙翔貌似对女神有点有兴趣,杜明痴汉唐柔,吴起吕泊远好像互相有意思,方明华娶妻了,那就只有周泽楷了。

无浪:
-……

江波涛默,吴起和吕泊远有意思我怎么看不出来,你怎么好像比我还了解我的队员,孙翔对女神有兴趣,哪个女神,不是我想的那个吧……

他立刻想转话题,却看见喻文州又发了一句过来。

索克萨尔:
-就是你想的那个女神

无浪:
-……

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摔!

无浪:
-喻队知道黄少喜欢什么吗?

喻文州答非所问。

索克萨尔:
-过几天你们轮回客场挑战蓝雨对吧?

无浪:
-嗯

索克萨尔:
-江副请吃宵夜来交换少天资料啊
-怎么样?

无浪:
-……

江波涛有点犹豫,和喻文州这样的人一起吃宵夜,好担心被套话……

却见qq又弹了一条信息出来。

索克萨尔:
-其实少天对小周印象很好呢,这几天一直在说前几天的全明星的团队赛两人配合得很好,要不是他出了一点失误,两个人就把叶神拿下了呢。

江波涛咬牙。

无浪:
-好!

小周你看我为你付出了多少……

索克萨尔:
-那就这个星期六见啦

喻文州回过去,坐在电脑后面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02

荣耀联盟第十赛季第二十三场常规赛,轮回客场挑战蓝雨,七比三,蓝雨胜。

赛后,两队握手致意。

“怎么样?是不是输得心服口服?”黄少天握着周泽楷的手,得意洋洋地挑了挑眉,脸上的笑容怎么看怎么欠扁。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仔细想了一想才答道:“常规赛是积分赛制,”他顿了顿又说,“没有输赢之分。”

江波涛和喻文州两人就站在他们旁边看他们说话,两人都是双手环胸,动作一模一样,脸上的表情同样微妙。他们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一声。

“可是十分里面我们七分,你们三分,怎么看都是我们赢了。”黄少天脸上依旧挂着那副得意洋洋的笑,手下的力度却不动声色地加大了。

周泽楷想了一想才接着道:“上一次轮回对蓝雨,七比三,呃……我们赢了,嗯……打平。”

黄少天一听这话就甩了他的手,“你这人怎么那么讨厌呢?俗话说的好,不要揭人短你没听过吗?”

“……”周泽楷微微红了脸,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江波涛。

江波涛一看这情况连忙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季后赛见真章嘛。”

喻文州看他这幅维护的样子,脸上的笑意不自觉地加深了些许。旁边的蓝雨队员却看得快要哭了出来。喻文州虽然总是和和气气的,但是人就都会生气,喻文州不开心的时候,脸上的却依旧带着笑,而且是冷笑,更让人畏惧。

黄少天自然也看到了,赶忙见好就收,他扫了周泽楷一眼,骄傲地一扬下巴,“那就季后赛见真章!”说完他就直接转身往前走。

轮回众也都是在等他们,看到搞定了也都是准备离开,江波涛却被喻文州一把抓住手。

“江副,可别忘了你答应的宵夜。”喻文州凑到江波涛耳边说,距离靠得极近,他几乎可以感到喻文州温热的唇快要贴上他的耳廓。他的心跳一下子加速,像是坐上了宇宙飞船。

“不会忘。”江波涛强作镇定地笑笑,脸上却染上了一抹薄红,“我一会给喻队打电话。”

喻文州深深看了他一眼,说得意味深长,“那就好。”

“不过我不了解G市有什么好吃的。”

“我带江副去就好了。”

喻文州微笑着放开了江波涛的手,然后淡定地理了理蓝雨队服的领子,迈开步伐向前走去,他的脸上依旧挂着那副温和有礼的笑,眉眼微弯,似乎心情很好。

这让江波涛几乎要怀疑,刚才释放出如此强势的气场的人究竟是不是喻文州。

在又一次经历了记者招待会上令人恼怒的长枪短炮之后,江波涛随意找了个借口离队,去赴喻文州的约。轮回订的是明天下午回S市的机票,所以他可以晚一点再回酒店。

江波涛在体育场外给喻文州打电话。他戴了一条厚实温暖的羊毛围巾,围巾在脖子上绕了两个圈,捂住自己的脸和脖子,挡住呼呼的冷风,顺便逃过粉丝的围观。他单肩背着包,里面装着他用惯了的鼠标和键盘。

“喻队,你现在在哪里?”江波涛拨通电话后,就用肩膀和脸夹着电话,歪着头听。他不住地搓着手,跺着脚,让自己动起来没那么冷。还是在冬天,G市虽然是在亚热带地区,但二月份的时候天气还是比较严寒。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有些吵闹,过了一会又静了下来。江波涛可以想象得到喻文州特意走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接电话。

“江副在哪?”喻文州问。

“我还在体育馆外面。”江波涛说。

“别动,在那里等我,我马上过来接你。”喻文州连忙说。

江波涛怔了一下,才开口说:“那麻烦喻队了。”

“一会见。”

“一会见。”江波涛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收回兜里,在手心呵了一口气,然后用力搓了搓,呼出来的空气在空中凝成了奶白色的雾气。

北风依旧呼呼地吹,冷冽地透过围巾的缝隙刮进来,江波涛在寒风中沉默地站着,把双手揣在兜里取暖,仿佛周泽楷附体。

他等了一会,就看见一辆车快速地开过来,然后在他面前骤然刹车,稳稳当当地停住。车主把车窗摇下一半,露出喻文州的脸。

他扬了扬下巴,“上车。”

03

江波涛怔了一下,完全没有想到喻文州会这样来接他,最让他没想到的还不是这个,而是这辆车的颜色,竟然是骚包的酒红色!

他默默地拉开车门上车,一开车门,就感受到温暖的空气迎面扑来,仿佛春天到来。

“包摆在后面就好了。”喻文州说。

他点头,坐到副驾上,接着关上车门,把双肩背包放在后座,然后系上安全带。

喻文州看到他的动作勾了下唇角,然后利落地一踩油门,车子就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车子前方的后视镜下挂了一个坠子,玉雕的观音像,小像下面垂下来了大红色的流苏,应该是从佛寺里求来保平安的。江波涛看了一眼,然后又撇开视线。

车里似乎有一股散不去的甜香味,不是很浓,浅淡的味道却让人昏昏欲睡。

“我们去哪里吃?”江波涛难受地靠着椅背问,有一点晕车。他微微闭上了眼,眉头始终轻皱着。

“唐荔园,有没有听过?”

“没呢。”

前方的信号灯突然变成红色,喻文州急停下车子,两人都因为惯性往前倾了一倾。喻文州看了一眼后视镜,然后侧过头和江波涛说话:“那里挺好吃的。”

他的目光落在江波涛身上,眸色稍微深了些许。

“贵吗?”江波涛问,似乎没有感觉到他的异常。

男人有点疲倦地靠在椅背上,半闭着眼,背却依旧是挺直的,没有一丝弯曲。他的双手自然而然地在小腹前交叠,一看就知已成习惯,看得出有良好的家教。

身下的的座垫和靠枕都是软绵绵的,上面绣了蓝雨战队的Q版人物,大概是战队出的周边,但比那些更加精致,靠在上面也很舒服。就算此,他也没有弯过脊椎。

路边的街灯散发出暖色的光晕,映亮他一半的身体,光与影在他身上分界,显得有一点妖冶。他的眼下有着浅浅的乌青,喻文州皱起了眉,原本紧握着方向盘的手松了一下,身后却突然响起刺耳的喇叭声,他刚松开下的手又握缓缓收紧了方向盘,抬头一看,绿灯已经亮起来了。

他不动声色地叹了一口气,发动车子。

“可接受范围内吧。”

“我突然觉得,我可能要破费了。”江波涛有些懒散地睁开眼睛,轻勾嘴角,开着玩笑。

“怎么舍得让江副破费。”喻文州说,语气似笑非笑。

“喻队,要手下留情啊。”

他听见喻文州轻笑一声,“好。”

后面的路程里两人一路无言,车载空调的温度开得很暖,空气里充斥着一种名叫懒的因子,让人昏昏欲睡,再加上他这几天的压力比较大,后来竟真是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车厢里很安静,喻文州没有放音乐的习惯,此时就只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他自然也是注意到江波涛睡着了,再又一个红灯停下来的时候,他从后座捞过来一条毯子然后给他盖上。

喻文州尽量放轻了动作,可是在毯子盖到江波涛身上的时候他还是下意识地缩了一下。

江波涛掀了掀眼皮,努力睁大眼,有点迷茫地看着喻文州,眼睛里有着浅浅的水汽,睡眼朦胧的样子,“到了吗?”

“还没呢,再睡一会吧。”喻文州看到他这样,放柔了声线说。

他眨了眨眼睛,应了一声,“哦。”

江波涛明显是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但还是强打起精神,坐得直了一些。

已经九点多了,G市的交通好了很多,虽说在主干道上还不是特别的畅顺,一路上总是开开停停的,但两人终于还是抵达了喻文州所说的唐荔园。

此时这个点已经没有多少人在用餐了,喻文州很轻松地就找了个停车位放车。锁好车后,两人一同下车。

车里和车外简直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两人一下车就接触到一股冷空气,呼出的空气在半空凝成了白雾,这让江波涛不适应地打了个哆嗦。G市的冬天是阴冷的,潮湿极了。寒冷如针,一下下地往骨头缝里戳,这简直比北方的摄氏零下都还要难耐。

“很冷吗?”喻文州关怀地问。

江波涛猛地点了几下头,恨不得把自己整个人都缩到大衣里。他穿了一件米色的长款风衣,腰间用一条黑色的皮带斜斜地束起,并没有箍得很紧,体现出一种休闲的感觉,淡色的服装衬得他脸上的笑温暖柔和。

“那走快点吧。”

喻文州说着,自然而然地扣住他的手腕,引着他往前走。江波涛下意识地想要挣扎,可喻文州却扣得极紧,他担心手腕一不小心扭到了,也就由着喻文州这样牵着。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江波涛被喻文州拉着,落后了他一步。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拉长,在他们的身后重叠在了一起。

04

两人在大堂里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然后把身上的大衣搭在椅背上。餐厅里开了暖气,有一点闷热。

“江副想要吃什么?”喻文州拿着菜单问。

“你看着点吧。”江波涛笑笑,说得不甚在意,然后倒出热气腾腾的茶水将杯子和碗涮了涮。

“那就要一只烤乳鸽、两碗艇仔粥、虾饺还有肠粉各一份。”喻文州对候在一旁的服务员说,用的是粤语。

江波涛抬眼看了喻文州一下,以往看他都是在说普通话,还以为他不会讲粤语,没想到他竟然说得很标准。

江波涛以前为了在唱K的时候秀一秀嗓音,专门学过一点粤语,虽然说不上讲得有多么好,但起码听是没有问题的,此时一听,就知道喻文州连一点懒音都没有。他的声音本来就很好听,总是带着一点温和笑意,用联盟里几个小女孩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字“苏”。而他说粤语的时候,声音比往常说话偏低了些许,更是说不出的性感磁性。

简直让人怦然心动。

“好的先生,还有什么需要的吗?”穿着旗袍的小姐奋笔疾书,把他说的迅速地记录了下来,然后礼貌地询问。

“暂时就这些。”喻文州把菜单递给服务员。

“好的,请稍候。”服务员踩着高跟鞋离开了,鞋跟踏在地面发出踢踢踏踏的声音。

他看向江波涛。眼前的男人认真地对着碗筷奋战,看得出来他并不常做这种事,茶水总是一不小心就洒到了桌布上,显得有点笨拙。

喻文州轻笑了一声,想要接过他手里的茶壶和碗筷,“我来吧。”

江波涛却抽回了手,有点倔强地说:“不用,我可以。”

喻文州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好吧,那你小心别烫着手。”

“嗯。”江波涛递给他一个已经烫好的茶杯,“先喝点茶吧。”

“好。”

喻文州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茶叶放得多了些,泡出来的茶水有点浓,颜色略深。

他捧着茶杯,滚烫的温度顺着杯壁传至手心,他却仿佛没有察觉,把视线投到了窗外。

窗户大开着,可以感受到迎面而来的风。外面是湖水,岸边每隔几米就点起了灯笼,散发着暖色的光晕。晚上月色很好,银月投影在湖面,映亮了一片圆。

他轻咬着杯沿,小口地抿了一下,龙井的苦味在舌尖一下子绽开,还略有一些发涩,但细细回味之后,却感觉到一丝甘甜。

就像是暗恋一样,苦涩却又让人心生喜悦。

他在心里暗笑自己的矫情,却又忍不住看了一眼江波涛,眼神微微柔和。

这边,江波涛也终于搞好了,大红色的桌布却湿了一大片,他把一套烫好的餐具推到了喻文州的面前,开口:“喻队可以说说了吗?”

“说什么?”喻文州挑眉。

“喻队答应告诉我的黄少的喜恶。”

喻文州慢悠悠地开口,“我记得我说得是江副请吃宵夜我才说啊。”他在请这个字上重音,眼神似笑非笑。

“我都在这里了,喻队还担心我逃?”江波涛见招拆招,说得毫不客气,但脸上依旧挂着客气的笑。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喝了一口茶,然后放下杯子优雅地翘起脚,单手撑住下巴,目光如炬紧锁在他身上,说:“是啊,我担心你逃。”

江波涛听见他的话,一时间都怔住了,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微微向后靠,脸色微沉,似乎是有点不高兴了,“喻队,我可是很有诚信的。”

“嗯,我知道,所以吃完再说。”喻文州说,然后又带着那副令人深思的笑,意有所指地补充了一句:“江副对小周还真是上心。”

江波涛挑了挑眉,觉得这话的语气怎么听起来感觉不太对呢。

就在这时,点的食物被穿着旗袍,走得袅袅婷婷的服务生送了上来,托盘上色香味俱全的美食,看起来就让人赏心悦目。

烤乳鸽的皮金黄酥脆,散发出浓浓的香味;艇仔粥放了整整十八种配料;虾饺粉嫩,水晶皮是半透明的,可以看到里面浅粉红色的虾肉;肠粉上面淋了一层酱汁,看起来就好吃极了。

喻文州看到此,爽朗地笑了起来,然后递了一双筷子给江波涛,四指并拢,指了指餐盘,做出一个请的动作,开口道:“那就先吃吧,我们吃完了再说。”

江波涛扫了他一眼,接过筷子,夹了一个虾饺放进自己碗里,愤愤地咬了一口,咀嚼了起来。然后他又立刻往碗里夹了一个,反正一会是自己请客,不吃回本可不就亏了。

不过还别说,这个虾饺的味道还真不错。水晶皮包裹着厚实的猪肉泥和完整的一个大虾,一咬下去就溅出汤汁,一个虾蛟就可以把嘴塞得满满当当的。虾肉弹牙极了,猪肉泥不是用机器搅的,而是人手剁出来的,格外有弹性。

喻文州好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慢条斯理地解开袖口的扣子,然后卷起衬衫的袖子才开吃。

江波涛此时才发现他今天竟然穿了衬衫、西裤,一副对这顿宵夜很重视的样子。以往喻文州都甚少穿这些繁琐的衣物,通常都是下身一条简单的休闲裤,上身一件T-shirt或者是蓝雨的队服。

黄少天曾经爆料,虽然喻文州看起来一副男神模样,但其实他懒到家了,从来都不会穿套头衫以外的衣服,就更别提衬衫了。穿这种衣服简直就是有生之年。

喻文州注意到江波涛看着他,连嘴里的虾饺都忘了嚼,忍不住开口调笑,“江副看什么这么入迷?”

江波涛反应过来,迅速移开了视线,赶紧嚼了两口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然后舔了一下嘴唇,“没什么。”他的语速飞快,像是在掩盖什么。

喻文州看起来更开心了,把其中一碗热气腾腾的艇仔粥推到他面前,“这个很好喝的,尝尝看。”

“谢谢。”江波涛点头,把碗拖得离自己更近了一些,然后用白瓷勺子轻轻搅拌,就看见碗上方飘起了白色的烟,可以感觉到迎面而来的热气。

他舀了一勺子粥,放在唇边吹了一吹,感觉到不那么烫了才缓缓地喝下去。他拿勺子的姿势很优雅,食指和拇指捏着勺子的中间,小拇指微微翘起来了一点,却一点都不显娘气。

艇仔粥的味道如喻文州所说的一般,十分美味,里面放了各种配料,鱼片是主料,味道丰富却不乱。鱼片切得很薄且没有刺,咬一口就顺着喉咙滑下去。在大冬天的时候吃这些,就更是觉得从胃里暖了起来,格外舒畅。

喻文州笑着看他喝粥,然后也送了一口进自己的嘴里。

05

或许是都不太饿的原因,两人吃了一些就都放下了筷子。

喻文州拿起手边的纸巾,抽出一张在唇上印了印,然后又递给江波涛一张。

“谢谢。”江波涛很礼貌地接过来却没有用,而是直接放了下来。他十指交叉放在桌上,身子微微前倾,目光如炬地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可以说了吗?”他的耐心似乎已经消失殆尽,连话都没有带尊称了。

喻文州抬眼看着他的眼睛,很放松地靠着椅背,“我喜欢你。”

“你说什么?”江波涛一下瞪圆了眼,扬高了声音。随即他又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已引至不少人的注视,连忙压低声线说:“别跟我开玩笑。”那声音有些咬牙切齿。

喻文州安抚地笑笑,说:“我没开玩笑。”

“你开什么玩笑?”他声音一下子提高了,然后直接站起来,椅子在地面上狠狠地一划,发出难听的声音。他一把抽掉搭在椅背上的大衣,接着转身就走。

喻文州也不拦,只是看着他的背影,眼里一点点地浮现出失望,然后他拿起茶盏,小口地抿了一口茶水,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江波涛快步走出了唐荔园,被冰凉刺骨的夜风一吹,才反应过来他竟然就这样离开了,他甚至连钱都没有付!说好了他请客的,也不知道喻文州以后会不会那这件事做文章。

他犹豫了一下,却还是咬了咬牙离开。他在街边拦了一辆的士,直接回到了轮回订的酒店。

和他同一房间的周泽楷看他气势汹汹地回来,忍不住问:“怎么了?”

江波涛略一愣神,随即笑道:“没什么。”

周泽楷本来就不是好奇心重的人,于是也就点点头,继续专注于手机上的东西。

“在看什么?”江波涛边翻包边问。

“嗯……上网。”周泽楷眨了眨眼睛说。

“哦。”他应了一声,从包里翻出睡衣,然后从酒店的架子上一把抽下毛巾,走去洗手间,边走边说:“我去洗澡了。”

“好。”

洗完澡出来之后,周泽楷已经睡下了,只留下他的床头灯仍旧亮着。他单手用毛巾擦着头发,顺手把洗手间的灯关上,放轻了脚步走过去弯腰看了看周泽楷,轻轻地把他放在被子外面的手盖好,又给他掖了掖被角,这才躺上床。

他把毛巾甩到一旁的桌子上,正准备关上灯的时候,压在枕头下的手机震动了起来,进来了一条短信。

他有点烦躁地摸出手机,一眼就看到上面明晃晃的三个大字:

喻文州。

他闭了闭眼,深吸了一口气,把手机直接关机,然后又狠狠地塞了回枕头底下,一下倒在枕头上,用力地又用头撞了两下。

真是喝凉水都塞牙。

直到第二天下了飞机,听到乘务员广播提示各位乘客可以打开手机,江波涛才反应过来他还没有看这条短信。他打开手机,手指就停在屏幕上方,却迟迟没有点下去。过了一会,他才似乎是下了决心,轻点了下去,显示出的内容却让他几乎要吐血。

短信真的很短,两个字符一个标点:

晚安。

他都忍不住想爆粗口了,你一个蓝雨队长这么闲吗?!

他握着手机,用力得骨节泛白,几乎要把它捏碎了。

周泽楷从行李架上拿下自己的包,一回头看到江波涛的表情直接往后退了一步,后脑勺“砰”的一声撞到刚从座位出来的吴启。“对不起!”他连忙道歉。

吴启痛苦地揉了揉被撞到的脑门,摇摇头表示没事,一抬头就看到自家副队紧握着手机,脸上表情狰狞,吓了一跳,忙问:“怎么了?”

“没、事!”江波涛一字一顿地说,然后抬起头对着两人缓缓地扯开嘴角,露出一个笑,标准的露出了八颗灿烂的白牙。两人打了个寒颤,吴启连忙一推周泽楷的背,忍不住催促:“走走走!”两人几乎是一路小跑地穿过机舱。

接下来连续几天的晚上,十点正,一条短信准时地会被发送到他的手机上,每晚发送人一样,内容一样,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带改的。

晚安。

江波涛真的被气笑了,莫名其妙被人告白,还天天有骚扰短信,他的收件箱几乎被喻文州的短信刷了屏。在一个礼拜之后,眼看这种行为还没有停止的趋势,他终于忍不下去了。

当又是一条来自喻文州的短信被发过来之后,他大爆手速回了一条过去:

喻队,别再这样发短信了,真的,真的让我很困扰。

喻文州像是就等在手机旁边一样,不到几秒钟,就又是一条短信被回了过来,依旧像是每天道晚安一样的言简意赅:

好吧。

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06

让江波涛没想到的是第二天的晚上。那时已经九点多了快十点,一天的训练都已经结束,他洗完澡,靠在床头的枕头上,捧着笔记本电脑,一边给电脑充电一边看新闻。

忽然,屏幕下方的红围巾企鹅图标剧烈地闪了起来,挂在电脑上的QQ不断的往上刷消息,他顿时有些无奈。

平时大家都忙着训练,强队为进入季后赛做准备,弱队要保证自己不掉级,QQ什么的半天才刷几条消息,大部分还都是什么早上好、晚上好之类的无聊消息。

像这样的情况就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黄少天上线了。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秉着为队长的幸福着想的心态点开了QQ,然后就发现群里全部都在at他,还有人不断地给他发消息。江波涛的心底忽然升起不好的预感。

他飞快地打开历史记录往上翻,里面已经被黄少天的刷屏填满了,还夹杂着各队人马的at以及询问。

一直翻到一条在十点正发出来的消息。

索克萨尔:
-晚安。@无浪

靠!这人还有完没完了!

江波涛觉得只有掀桌这个表情才能表达出他此时的心情。

他打开好友列表,直接小窗喻文州,手指在键盘上敲得噼里啪啦响。

无浪:
-喻队你什么意思啊?
-不是说好停的吗?

对面瞬间发来一条消息。

索克萨尔:
-我只是说不再发短信啊︿( ̄︿ ̄)︿

无浪:
-喻队这样子可就没什么意思了

看着屏幕上耸肩的颜表情,江波涛只觉得更加烦躁,他说当时喻文州怎么答应得那么爽快呢,原来还留了一手!

索克萨尔:
-那你为什么不拉黑我?

被迅速回过来信息让他怔了一下,然后是喻文州如同暴风骤雨般的信息。

索克萨尔:
-那你为什么不拉黑我?
-手机和QQ都可以屏蔽掉的
-你喜欢我,只是你不知道
-你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而已

到了最后,喻文州更是无比简洁地下了定义。

无浪:
-我没有

对着这些句子,江波涛发现他除了这一句无比单薄的话以外,什么都说不出来。

而喻文州更是回得果断。

索克萨尔:
-那你就拉黑我

江波涛咽了一口口水,缓缓地移动光标,就停在加入黑名单这个选项上面。过了半晌,他却迟迟没有点下去。他觉得心很乱,无力感顺着全身蔓延。良久,他突然皱着眉头给喻文州发过去一条消息。

无浪:
-我要想一想

发完消息后,喻文州看着就无浪的头像迅速地黑了下去,不知道是开了隐身还是真的下线了。

07

训练完结后,江波涛靠在椅背上,面对着电脑发呆,礼貌地拒绝了队友一起去吃饭的邀请,安静地思考着。

自己喜欢喻文州吗?这几天他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他无意识地转着一支笔,回想着第一次见到喻文州的时候。那是是在第六赛季,常规赛贺武主场迎战蓝雨。比赛时他抓到一个机会,出手打断了索克萨尔的读条,却没想到那只是蓝雨故意卖的一个破绽,随后剑圣的反击把他们尽力组织起来的防守撕开了一个大口子。然后就是全局的失败。

赛后,两队握手,喻文州礼节性地冲他点头,然后说:“打得不错。”

也不知道是真的在夸赞还是只是维持礼貌。可是他确实是喜悦的。

没有什么比被自己崇拜的人夸赞更让人开心的事了。那时候,战术大师这种称号对刚刚成年的少年而言实在是太遥远了,让他仰慕不已。而当时的江波涛又怎么想得到,如今他自己也被人称作半个战术大师,与他只差一步。

然后再次相遇就是那个赛季蓝雨主场对贺武,依旧是一面倒的优势。

在喻文州的手下,比赛场上的一切都被他牢牢地操控在手下。他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到,完全发挥不出他的实力,那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着实让他难受。

实在是太糟糕了,下场后他回想比赛时这般觉得,但是心里还有一种对喻文州的钦佩。

握手的时候,喻文州脸上依旧是那副笑容,浅淡的却让人觉得温暖。握住他的手的时候,他感到喻文州刻意地收紧了一下手,然后才放开,以表达尊重。在下场之前,他还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前辈的背影,他对自己表达……尊重吗?

似乎自己对他的印象还真是挺好的。江波涛捂住自己眼睛。

后面的第七赛季,他加入了轮回,和喻文州的相遇跟在贺武时的经历差不多。然后让他尤为记忆深刻的就是第八赛季,蓝雨和轮回争总决赛冠军的时候。

从小房间出来的时候,他和队友像疯了一样拥抱欢呼,每个人都把眼泪鼻涕抹得到处都是。

喜悦的泪水。

比赛后和蓝雨握手,他们依旧是闹着,可看到蓝雨众人死气沉沉,却依旧保持着风度和礼节,强笑着称赞他们时,几人都是忍不住敛去笑脸噤了声。

很难过。差一步就可以赢,只差一点点。而他们更是清楚地知道,蓝雨输的原因不是因为选手们的实力,而是因为在赛前他们获得了一批额外的技能点。如果不是这样,很可能是他们轮回输。

他看到黄少天的眼睛红红的,似乎哭过了,声音也有一点哑,喻文州扶着他的肩轻声地说着什么。

记者招待会上,喻文州大包大揽说蓝雨输了的原因全部都是因为他的判断失误。记者们在台下不断地抛出一个个尖锐的问题,可是他却游刃有余地解答或是避开,看起来好像没有因为比赛失利而受多大影响。

可是确实是难受的吧。努力了一年,却在登顶前的一步滑了下去。想想就觉得心都揪了起来。

这是喜欢吗?

因为他而喜悦,因为他而难过。

或许是吧。

他想他已经有了答案。

==

过了小半个月,喻文州回到房间后,如往常一样打开QQ,看一看职业选手群的消息记录。依旧没什么特别的。就在他准备关掉界面时,却忽然发现江波涛给他留言了。他有一点吃惊,距离上一次的事之后,他们再也没有交流过,还以为江波涛不会再理他了呢。他都准备再想办法了。打开他和江波涛对话的窗口,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条消息。

无浪:
-或许是这样,但我还是要考虑一下

上面还留着他的上一条消息。

索克萨尔:
-你喜欢我,只是你不知道。
-你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而已

他无声地笑了笑,又回了过去。

索克萨尔:
-好,你慢慢考虑。

想了想,他又加了一句话。

索克萨尔:
-我会等你给我答复,一直,等你。
-晚安。

没关系,我们之间有得是时间。

08

第十赛季总决赛,轮回主场迎战兴欣。

一众职业选手坐在为他们专门准备好的包厢里观看比赛。

蓝雨战队的几人窝在一起,唯独是缺了卢瀚文,他一看到刘小别就缠过去,腻在他身边不肯走,被刘小别瞪了好几眼也扒在他背上,对着他耳朵说话。

喻文州懒懒地靠在沙发上,盯着大屏幕上显示出的对战,手里拿着一支矿泉水,拧开了瓶盖,小口小口地抿着。

“哎,队长,你支持哪一队?”黄少天凑到他耳边小声问。

“少天支持谁?”喻文州安定笑笑,回问。

“我当然支持老叶啊!”黄少天说的理所当然,“所以队长你支持轮回对吧?”

“我可没这么说。”喻文州挑眉。

“看你那表情就知道你支持哪一队了。”黄少天撇嘴,似乎意有所指,“恋爱中的男人哦……”

喻文州额角跳了一跳,微笑着瞪着黄少天,黄少天连忙缩缩脖子遁走去找宋晓徐景熙,嘴里却依旧忍不住打趣,“好好,我不说,我不说了还不行吗,哎……一句这样的话而已啊。”

他不再理会黄少天,而是抬着头看大屏幕,此时正好是江波涛应战兴欣唐柔。他看着屏幕上的那个魔剑士出了神。魔剑士的短剑天链一抖,顿时放出一个波动剑横扫出去,再架住迎面刺来的长矛,每一个动作都行云流水,不假思索。

他安静地看着,却微微揪起了心,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果然,无浪输了。擂台赛,轮回竟然输了兴欣一个人头分!

这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提起心肝,手紧握成拳,手心沁出薄薄一层汗,黏兮兮滑溜溜的。

而到团队赛,轮回三人挑叶修一人时,所有人却又放下心,结局似乎已经可以预见了。

可到最后,那结果却让所有人大跌眼镜,哪怕是兴欣众人也难以置信。

最后的6.5秒,叶修单挑轮回三人。飚到七百多的手速,以及,兴欣胜!

==

记者招待会之后。

孙翔走在通道里,步子迈得又急又大,突然他就停了下来,一拳就狠狠打在墙上,“靠,怎么会这样!”

几人都停下了脚步。

所有人里,孙翔是最难接受这个事实的。出道四年,他的经历可以称得上是联盟里最颠沛流离的一人了。刚出道便被尊为大神,第二年转会豪门嘉世,然后就是嘉世降级,被迫进入挑战赛,嘉世挑战赛失利,接着再转会轮回。

他每次都是为了冠军,可每次都做不到。

“别难过,我们下一年赢回来就好!”江波涛强笑着说,拍了拍几人的肩,“我们还有机会,吸取这一年的教训,下一年再接再厉。”江波涛放柔了声线说,安慰着众人。

可这似乎没什么帮助,气氛依旧死气沉沉,他们的心情依旧沮丧。

“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杜明突然说,他死死咬着唇,眼眶都因为激动而红了起来。

周泽楷也是微抿着唇,低着头不说话。

江波涛轻叹了一口气,抬手按了按太阳穴,不发一言。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掏出来看了一眼,一条来着喻文州的短信。

我在外滩等你。

他不动声色地把手机重新锁屏,然后放回口袋里。

“走吧,我们先回俱乐部。”他用力拍拍手掌,扬声说到:“千万不要因为一次的失利而气馁!”

回到轮回俱乐部之后,江波涛又给战队的队友打气,看着他们回到寝室休息,才匆匆前往外滩去付喻文州的约。

江波涛赶到的时候,又犯了愁,外滩很大,他却不清楚喻文州在哪里,打他的手机却是已经关机。

该不会已经走了吧,他在心中默默腹诽,却还是沿着长廊走着。

这个点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外滩空旷极了,只有常亮着的路灯依旧尽忠职守。

五月底的晚风还是挺凉的,他忍不住拢紧了外套,此时却才反应过来,他走得太匆忙,连轮回的队服都没脱。

不过应该没什么大碍吧,这个时间段应该不会有轮回粉丝在外面闲逛,他这般想着,又走得快了一些。

然后他就看到了喻文州。

他的脚步一下子就顿住了。

就见喻文州半靠在长椅上,身边的空位上放了几听啤酒,他手里还轻轻摇晃着一罐啤酒。夜风很温柔,扬起他柔软的额发,暖黄色的光晕投下来,模糊了他的眉眼。

他突然就想到那句话: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

真真是无双君子。

他慢慢地走过去,拿起啤酒,接着在喻文州身边坐下。他握着冰凉的啤酒罐身,“嘭”的一声,拉开了拉环,他看着淡黄色的酒液冒着泡翻滚着浮上来,闭了闭眼,然后朝嘴里灌了一大口。

苦涩微酸的味道顿时充斥了整个口腔。

喻文州依旧凝视着黄浦江滚滚流过的江水,并没有看他,只是轻声说道:“你来了。”那语气熟稔得就好像是他们是一对相识了多年的老友。

“嗯。”江波涛点头,闭上了眼,像他一样微微晃着啤酒罐。

“难过吗?”喻文州突然扭头。

他沉默了良久才道:“……还好。”

“要不要借你个肩膀靠靠?”喻文州半开玩笑地说,耸了耸肩。

“好啊。”江波涛闭着眼睛用力点了点头,然后头一歪就靠在喻文州肩上。

他的反应反而让喻文州愣住了,身子一下子都僵住了,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他闷闷地笑了一声,声音低沉,伸手环住江波涛的肩,让他舒舒服服地靠在自己的肩窝处,然后歪了歪头,把脸贴在他的头发上。江波涛并没有拒绝。

“很累吗?”

“很累啊。”

街灯投下古旧的黄光,打在两人的脸上。

“那靠着我休息一下吧。”

“……好。”

江波涛感觉有一只冰凉的手轻抚上他的脸颊,然后是落在额头的柔软唇瓣。抱着他的怀抱是那么温暖,整个人似乎是沉浸在深海里,他半闭着眼睛,在里面沉沉浮浮,一动都不想动。

“别难过,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

“……嗯。”

没有海誓山盟,或者是最简单的我爱你、我喜欢你,但却好像是承认了什么一样。



Fin.

2015.3.3

各位看的可满意?如果喜欢,就给换花回复几个字,而不只是点个爱心然后关掉。

大概会有两篇番外,有没有人想看肉←_←

以及,有多少人想要看同时间线的周黄?想要看的话留个言吧。

最后这里换花,cp很杂,打滚求抚摸,求评论,求勾搭~

我都如此没下限地在文下打滚卖萌了,你们也不给点回应!要是还没有我断更咯!【滚!你个逗比都更完了,谁理你?

评论(24)
热度(162)

© 换花沽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