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的女朋友。

【月光下的华尔兹/DHr】

Draco×Hermione

献给我的初心cp德赫

——————————

轻声念出咒语,通往天文台的门被悄悄地推开了一条缝,一个人探出头朝着平台粗略地扫视了两眼,确定没有人才走了过去,然后一把甩掉脚上的高跟鞋。

雪已经停了,在天文台的地面上积了薄薄的一层白色的柔软,踩上去的时候,一股寒意顿时顺着脚心窜上了大脑,赫敏却觉得她此时就是需要这种冰凉的感觉来给自己降降温。

也许是学霸都没有什么运动天赋,她刚才在舞会上不断地踩到舞伴的脚,他的脸皱的都快跟跟梅林的袜子差不多了!

哦!梅林!赫敏·格兰杰小姐忍不住又呻吟了一声,都怪那双高跟鞋!她都不会走路了!她以前哪穿过这么高的鞋子,鞋跟竟然有足足八厘米!

在甩掉高跟鞋之后,她确实感觉好一些了,“清理一新!”她抽出魔杖挥了一下,扫掉所有的积雪,然后一跳一跳地跳到了围栏旁边,然后整个人趴在了围栏上。

霍格沃兹的大厅此时正在举办舞会,外面空无一人,雪地反射着银白色的月光,有些晃眼,于是她又往禁林的方向看过去,却发现连海格的小屋都没有着灯,只能看到一片漆黑。

海格也去参加舞会了。

她轻叹了一口气,克制不住地回想起荣恩和那个谁谁谁在舞会上跳舞的样子。他笑起来的时候简直傻透了!她有些烦躁地挠了挠今晚特意盘起来的头发,毫不在意难得柔顺的发被揉乱,然后忍不住低下头把脸埋在了手臂里。

“真是难得,格兰杰小姐竟然没有去看书,而是特意穿着礼服在这里一个人发呆?哦!我可以理解为你在等我吗?”

不正经的口气还带着不屑的嘲讽,她该感谢他竟然没有叫她泥巴种,而是很有礼貌地喊了格兰杰小姐吗?

赫敏翻了个白眼,在调整好自己的表情之后才扭过头,不出意料地看到了斯莱特林的德拉科·马尔福。

他依旧是那副讨人厌的表情,只挑起了一边嘴角,露出一个略带邪气的笑,眼神坏坏的,看到她看过来之后,故意装作潇洒一般挑了挑眉。

今天他似乎特意打扮过了,浅淡的近乎白的金发被梳到额头后,戴了一条灰色的围巾,身上依旧是一袭黑色的长袍,不过却隐约可见那袖口以墨绿色的丝线和金线绞在一起绣成的花边。

她朝前踏了一步,抬起头和他对视,却什么都没说,就这样默默地看了一会,她忽然又低下头,依旧是不发一言。

然后,她感觉到有一道阴影笼罩住她,来到她面前的那个人身上传来一种浅淡的香味,不知道是什么花。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因为他的气势——然后微微皱起了眉。

可是她的手却被德拉科牵住了,她没有挣扎,只是抬起头看着他。他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微微躬身,抬起她的手放在两人中间,他并没有扣得很紧,只是松松地虚握着她,力度很轻。事实上,只要她想,轻轻一挣就可以挣开,可她却没有动作。

“你愿意和我跳支舞吗?”他轻声问,灰色的眸子中微微闪着光,似乎落入了漫天星光。

她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德拉科这么奇怪,竟然如此和善,除了第一句就没有开过嘲讽,虽然他只讲了两句话。

赫敏看着他的脸,觉得有些迷茫,然后下意识地回握住他的手,她觉得自己今天也有些奇怪,她答应了他的请求。

“It's my pleasure.”
[这是我的荣幸。]

德拉科微微笑了起来,然后轻轻一扯,把她带进了自己怀里,一只手握着她,另一只手扣在她的腰上。事实上,德拉科是一个良好的舞伴,她可以很轻易地跟上他的步伐,而不会踩到他的脚。

他们在月光下旋转着,月光将他们的影子拉长,在地面上纠缠在一起。今晚的月色非常好,德拉科可以看见赫敏眼睛下的淡淡青影,她似乎这段时间都没有休息好,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一同上课的时候,他注意到她精神不佳。

他特意调制了安眠的魔药,却被放在了床头的柜子里,一直没有送出去。因为赫敏·格兰杰的这一切反常表现都是在那个韦斯莱家的红发小子谈了女朋友之后才变成这样的!该死的!他就不该让潘西调制爱情魔药!

德拉科眯了眯眼,心情不是很好,但还是放柔了声线,“如果你累的话,或许可以靠着我。”

赫敏有些诧异地抬头,然后抿了抿唇,眼睛竟有些发红。她把头靠在他的肩上,闭上了眼,德拉科可以感受到她灼热的呼吸扑在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上,引起他的轻轻颤抖。

不知是谁先开始的这个吻,他们的唇覆在一起,慌乱地纠缠着对方的唇舌,证明着自己的存在。赫敏纤细的手指在他脸上轻轻地摩挲着,然后顺着他的发根滑入了他的发间,揪着他的头发。德拉科感受到头皮传来拉扯的感觉,带起丝丝的痛,于是他压住了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然后,他忽然就感受到脸上的点点湿意——她哭了。他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然后忙乱地睁开了眼,却看见她依旧紧闭着眼,可大滴的泪珠却持续不断地从眼睛里渗出来,睫毛被打湿了,粘在下眼皮上,看起来可怜巴巴的,可他清楚地知道,她不是在为自己哭。

“德拉科?!”惊呼的声音忽然传进两人的耳朵里,他们一瞬间结束了这个吻,然后同时推开了对方,扭头朝天文台的入口看去——潘西·帕金森和西奥多·诺特。他们很震惊地看着两人拥吻的身影。

德拉科退后一步,瞬间抽出魔杖,一抖手臂,同时间大喝:“昏昏倒地!”

赫敏的魔杖已经抽出一半,却还是迟了一步,亮银色的一团光立刻击中了她。她一下子瞪大眼睛,眼里满满的不可置信,却在下一刻无力地垂下眼皮,然后软了下去。德拉科眼疾手快地搂住了她的腰,然后把她圈在怀里,抱了起来。

那边的两人有些不安,却没有出声,无比沉默地看着他动作。是了,本来就是他约两人来天文台商议事情,不过却刚好遇上了赫敏·格兰杰。

他把赫敏抱到天文台的角落,然后站了起来,魔杖轻轻点在她的额头上,念咒语的声音很低,还有着一丝不忍,“一忘皆空。”

明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你会忘记今晚发生的所有事情,不过也无所谓,反正你本来就不在乎这些。

他无声地勾了勾嘴角,凝视着她的脸庞,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神很温柔。他忽然在她身边蹲下,然后解开自己的长袍,把她包裹在长袍里面。赫敏本来就比他矮,身形也非常纤细,长袍的长短刚好可以裹住她的脚。德拉科握住她的脚掌,果然是凉冰冰的,但还不及捂热,他就放开了她。

他拨开一缕垂下的发丝,然后轻轻地在她眼睛上落下一个吻,“Good night.”

他站起身,身上散发出一种凌厉的气势,眼神也一瞬间改变了,他又恢复了那副马尔福的高傲与冷漠。他看向潘西两人,然后把食指压在了自己的唇上,嘴角挑起一个冷漠的笑,

“You did not see anything,right?”
[你们什么都没有看到,不是吗?]

潘西和西奥多同时躬身,“Yes.”

“Good.”

他满意地勾了一下唇角,然后走了出去,“Lock the door.”
[锁上门。]

潘西立刻跟了上去,西奥多落后了一步,在踏出天文台之前,他又看了一眼赫敏,她躺在那里,闭着眼睛,睫毛轻轻颤抖着,下一刻,门合上了,然后发出了轻微的“嗑嘚”的一声,被锁了起来。

锁上的门不会对会魔法的赫敏·格兰杰造成影响,她可以轻易地打开门,但是对于哑炮管理员来说,可就没有丝毫办法了。

银白的月光投在赫敏的身上,可她的脸却在阴影之中,德拉科特意选的这个位置,这样明早太阳升起的时候不会刺花她的眼睛。

她脸上的泪已经干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就好像刚才落在她眼睛上的吻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轻如羽睫的一个吻。

夜风飒飒,从她身边滑过,带来的寒意却被还留着那个人的体温的袍子所阻挡。似乎有一句听不见的叹息消散在风里,就如它的主人那样无奈却纵容:

“Hermione……”

还好明天你会忘了这一切。



2015.4.7

评论
热度(24)

© 换花沽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