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的女朋友。

【莫烦/莫黄】2015黄少天生贺第一弹

莫凡×黄少天

——————————

黄少天双手环胸坐在乱糟糟的被子里,顶着一头乱毛,看着坐在床边正在穿衣服的莫凡,忍不住撇了撇嘴巴,“你什么意思啊?看你这样子,这是不愿意负责?”

莫凡不语,只是把T-恤往头上套,尽量冷静地思考着,却只觉得头疼,他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黄少天蹭过来,从身后揽住他的肩,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那我对你负责总可以了吧?”

莫凡顿时更觉头疼。

事情还要从昨晚说起。

昨天晚上是第十赛季的季后赛,蓝雨被兴欣送出了局。

赛后,心情不豫的黄少天把莫凡约了出来。

见了面后,两个人没有交流,黄少天就直接带着莫凡去了一家大排档。

大排档的旁边就是一条臭水沟,难以言说的味道和汗味与炒菜的香味混在一起,奇怪极了。黄少天招呼着莫凡坐下,莫凡微皱了一下眉头,却还是坐在了黄少天对面。

看得出黄少天极熟这里,刚坐下就叫来了老板点菜,二十串烤肉和烤玉米烤鱼,末了他又问莫凡:“能喝酒吗?”

“一点点。”他颔首。

“一瓶啤酒。”黄少天冲着老板说,“就这些了,谢谢。”

老板记下来之后,在他脏兮兮的围裙上抹了抹手,然后弯腰从一旁的筐里捞出来一瓶啤酒,又从围裙口袋摸出来一个开瓶器,“啪”的一声开了酒,瓶盖就随随便便地一扔,然后“砰”地放在他们的桌子上。

淡黄色的酒液翻出来无数白色的泡沫,翻腾着冲上瓶口,咕嘟作响。黄少天往看起来就不干净的杯子里倒了一杯,然后推到莫凡面前。

他也不说话,只是拿起来便喝,一口下去,便喝掉了一半。

黄少天赞许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夸道:“酒量挺不错啊!”然后也是把自己杯中的酒喝了大半。

他晃了晃杯子,盯着里面的酒液,盯了一会,他忽然没头没脑地问:“开心吗?”

莫凡迟疑了片刻,却是轻轻地一点头。

黄少天也是一笑,“那么,你们要好好打啊,一定要那个冠军,不然我们岂不是输得很不值得?”

“一定。”

这时候烤串送上来了,黄少天拿起一串就咬,却还在坚持说话,“喂喂喂!你就不能多说几句话吗?这么沉默干什么啊?”

“没什么好说的。”

“……靠!”黄少天骂了一声,又是狠狠灌了一口啤酒落肚。“真的很不甘心啊,才第一轮就被你们送出局了!”

“……”莫凡不说话了,也明白他此时只是想找一个人倾诉,于是也不再回答,眼观鼻鼻观心,拿起了羊肉串小口吞咽着,一言不发。

“诶……其实我挺佩服老叶的,把你们这样一支队伍拉扯起来。哦哦哦,你千万别误会!我并没有说你们不好的意思,哎呀,其实你自己也清楚的啦,你们的实力和顶尖的职业选手之间,还是有不少差距的。”黄少天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比如说我。”

“……”莫凡腹诽,您的脸能再大一点吗?

不过黄少天自然是听不到的,他又猛灌了一口酒,这次他也不倒在杯子里了,直接对着瓶口喝,大口大口地饮酒,咕嘟了几声,直接就灌下去半瓶。

莫凡沉默地看着他,拿起手边的玻璃杯喝了一大口。他看到昏暗的路灯打在黄少天的发丝上,一片金灿灿的颜色,可留长了的额发垂下来,脸上的神色却是显得晦暗不明。

这些酒下肚,黄少天的眼神迷离起来了,却是又狠狠地摇了摇头,强迫自己清醒。莫凡有些看不下去了,想去拿他手里的酒瓶子,却被黄少天死死拽住,纤长的手指紧扣着瓶身,不肯他夺走。

黄少天的皮肤本就白,带着些许病态,瓶里的酒液衬得他的肤色平白生了几分诱惑,让人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

莫凡就这样一愣神,黄少天便一把把瓶子从他手里抽了回去,却因为用力过猛,酒水一下子便洒在了他的衣服裤子上。

“哎呀!”黄少天顿时叫了一声,身体被冰凉的酒液一淋,冻了一个哆嗦,头却还是晕乎乎的。

莫凡无语地拿出纸巾给他擦,黄少天觉得头昏脑涨的,有个人愿意服侍,便顺势躺在他的怀里。莫凡僵了一下,却在见到他闭上眼睛的样子时,认命地继续下去。

坐在他们隔壁的几个身材粗犷的汉子和衣着妖娆的女子看他们如此亲密,投来好奇的目光,不过也是很快就收回去了。

其实他们之间的关系原本没有那么密切。莫凡这般想着,扔掉了已经湿透了的纸巾,然后叫来老板买单。

毕竟一个是第十赛季出道的新人,一个是成名已久的前辈,哪有那么多的关联,他俩之间的第一次相遇也绝对称不上是愉快。

那时是在第十赛季的第六轮比赛,蓝雨客场挑战兴欣,结局是蓝雨九比一大胜。

这个赛果对于兴欣而言绝对是挺让人心情低落的,不过赛后叶修还是请了蓝雨战队的众人吃了一餐宵夜。

当然,名义上是叶修请客,实际上是老板娘掏钱。

一整个晚上,黄少天就没有坐在席上,不住地窜来窜去,一如既往地唠叨,讲这讲那的,嘴巴就没有闲下来过,逮住一个人就和他聊起来。

乃至于他看到了莫凡,就直接搭上他的肩,嚷嚷起来了。

“嘿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以前都没见过你,是被老叶这个混蛋骗过来的吧?”

莫凡拿着筷子,一时之间不知道要不要对着鸡腿下手的关头,包子就把最后一个鸡腿夹走了,他有些沮丧地放下筷子,然后面无表情地抬头看向黄少天,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他刚才的话后,才说:“莫凡。”

黄少天看他那么久没说话,还以为他不打算说了,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当即拍桌而起,破口大骂:“你这人什么意思啊?话多一点怎么了?我是招你了还是惹你了?以前我们见过面吗?!你就说我烦?!”

这一变故让所有人都是一愣,还是叶修最快反应过来,顿时忍不住笑出声来,他一扯黄少天的胳膊,让他坐下来,“别蠢了,人家就是姓莫名凡!”他刻意加重了姓和名这两个字。

这次改为黄少天愣了,所有人都是毫不留情面地笑出来,连安文逸都笑出了眼泪,摘下眼镜抹拭着眼角。

不过黄少天知错就改,立刻道歉,“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他顿了顿,又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干嘛要叫这种名字啊,也不知道你爸妈是怎么想的。”

这话槽点太多无从吐起,莫凡郁闷死了,却依旧面无表情,只是点了点头,“原谅你了。”

“……”黄少天无语。

所有人顿时又笑起来了,卢瀚文直接笑瘫倒喻文州怀里,直拍隔壁徐景熙大腿,哎呦哎呦地叫起来,喻文州也是忍俊不禁地低下头,闷声地笑。

“笑屁啊笑!”黄少天扭头大骂,却是有一抹红从脸颊窜上了耳尖,整张脸都涨红了,引得众人又是一通调侃。

大概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吧,之后黄少天隔三差五地就找莫凡PK,有时也能引得莫凡多说几句话,关系竟然莫名其妙地好了起来。

莫凡扶起黄少天,拉着他走,沉甸甸的一个人几乎全瘫在他怀里。

真是的,酒量不好还喝那么多。莫凡头疼,却没有把他放下。

就这样拉拉扯扯了几步路,黄少天忽然抬起头,怒瞪着莫凡,“我不要回去!”

“……”看着他不肯退让的眼神,莫凡揉了揉额角,“那你想怎样?”

没想到黄少天还真的认真想了起来,过了一会,他说:“去酒店。”

“……”

黄少天似乎还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扯着他的衣领,把自己支撑起来,往天空狠狠地挥了一下拳头,大叫:“Go!Go!Go!出发!”

“……”

莫凡拉着他就往街边的一间酒店去,刻意忽视了前台小姐诡异的眼神,找到正确的房间后,直接开门进入,把他往床上一扔。黄少天眼疾手快地一捞,扯着他的衣服,就把他也带上了床。

莫凡刚想说话呢,黄少天就捂住了他的嘴巴,轻声说:“莫烦”

莫凡一时也搞不清楚他在说“莫烦”还是“莫凡”,黄少天的唇舌就缠了上来,滚烫的,带着一点啤酒的涩意。

他睁着眼睛看着莫凡,眼神里倒映着他的身影和昏黄的光晕,似乎有着一个宇宙在他的眸中运转。有些迷离,有些恍惚,却又好像是清醒的。

莫凡忽然有些头脑发热,随后是热烈的回吻。

其实已经有过预料,从他说来酒店那一刻起。

只是此刻忽然便不想压抑,不想忍耐,于是便燃起了冲天的火焰。

此时此刻,黄少天又从后面贴上来,光裸的前胸贴在他的后背上,温度透过夏日薄薄的衣衫,传导至他的身上,淡淡的温暖。

“喂,你什么意思啊?好歹表个态?”

莫凡一转身把他压在床上,黄少天因为突然翻转的身体一愣,他的吻便落在黄少天的唇角。

“莫烦。”


Fin.

2015.8.1

评论(4)
热度(68)

© 换花沽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