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的女朋友。

【剑与诅咒/魏黄】2015黄少天生贺第四弹

魏琛&黄少天

亲情、友情向

————————————

初见.

大夏天的下午,火车站外车水马龙,车辆川流不息。或许是天气太热的缘故,司机们都烦躁地按着喇叭。

耳朵边上闹哄哄地一片,魏琛蹲在马路牙子上烦躁地吸了一口烟,哼哼着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部手机,厚重的壳子上泛着油腻腻的光。太阳太大,屏幕有些看不清楚,他就眯着眼睛盯着。看到时间之后,他啧了一声,揉了揉鼻子,拨出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通,魏琛在马路牙子上挪动了一下身体,“喂!你个臭小子怎么还没来?”

“魏老大魏老大你等一等,我和镜哥马上来了!”电话那头的声音青春洋溢,充满活力,轻快得仿若一只鸟。

魏琛把烟随手扔掉,拍拍裤子站了起来,脚尖边捻着烟头边说:“快点!老子等了你们快半小时了!”

“哎呀!塞车嘛!我们也不想的啊!就到了就到了,我们下车了!”话音未落,电话却已经是被干净利落地挂掉,传出嘟嘟的忙音。

魏琛又骂了一句,眯起眼睛往四周看去,巡视着周围的环境。忽然见到有人挥着手,挤过人群冲他跑过来,他定睛看去,然后也是摇了摇手,提起脚边的一个大袋子,往那边走去。

片刻后,他们汇合,黄少天一下子扑过来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

“魏老大——你跟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都是那么邋遢!”

“去你的!谁邋遢了?!”魏琛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一巴掌,往嘴里又塞了一支烟,然后把剩下的小半包给跟在黄少天后面的人递去,“阿镜?”

方世镜挡开了他的手,“不抽,我们走吧。”

魏琛又是啧了一声,“走走走,”又嘟囔着,“抽烟的男人性感,知不知道?”

“前提是你得长得帅啊!”黄少天的话脱口而出,然后他一吐舌头就往前窜去,“快走快走!其他人都等了好久了!”

他们坐上出租车,窗外的景色从眼里飞快地向后掠过,模模糊糊。

第一次见面。

醉酒.

蓝雨第一次在联赛中打出一个十比零的时候,所有人都开心疯了。老板大手一挥,请所有人吃饭。

那时候整个俱乐部的人也不过是二三十个,几十个人就去了一家大排档,坐在街边点了几百串烤串、十来个炒菜和几十瓶啤酒。

脚下的路很脏,滑溜溜的,天气很闷热,几十个人却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喝酒喝到兴头上了,就在那里高声唱歌,还爆脏话。

黄少天混在一群小混混一样的人里,看起来分外格格不入。他才十五岁,长得也嫩,就像是刚上初中的样子。

他坐在魏琛隔壁,面前也是一个酒杯,里面盛了浅浅的一层淡黄色的酒液。看着别人杯子中满满当当还泛着白色泡沫的酒,他不由得有些郁闷,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一圈,手偷偷摸摸地伸过去想要去够酒瓶子。

魏琛拿着筷子就在他手背上打了一下,装模作样地瞪眼,“干什么?干什么?想喝酒啊?你还未成年呢!”

黄少天不服气,“就喝一点怎么了嘛?我第一次喝,还不准我多尝一尝?”

“你一会还要回家呢!你要满身酒气,你爸妈还不把我骂死?”

黄少天缩了缩脖子,魏琛满意地点点头,可他却是一把抢过酒瓶子就往旁边跑。

“好啊小子,你给我站住!”

“就不!就不!”黄少天高高跳了一下,围着桌子快速地跑,目光亮极了。

魏琛在他身后追着,可他这样的宅男哪里有有一个十五岁的少年灵活,连他的衣角都摸不到。

其他的人哈哈大笑,拍着桌子看他们耍宝。

魏琛郁闷极了,也不追了,直接在座位上一屁股坐下,大口地喘息,手指却还颤颤巍巍地指向黄少天,“不追了不追了,黄少天我告诉你,我管你才怪!”

黄少天一听,抱着酒瓶腆着脸蹭到魏琛身边,腻着嗓音说:“魏老大——”

“闭嘴!”

“我不喝了还不成吗?!”他连忙把酒瓶放下,跟放下了一个烫手山芋一样,去扯魏琛的胳膊。

虽是这样说着,当天晚上他还是喝得醉醺醺的。魏琛无奈,拦了一辆的士,送他回家。其他人笑言,他简直像是养了一个儿子。

他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黄少天扶进出租车,他刚坐进去,黄少天头一歪就倒在他肩上。魏琛揉了揉太阳穴,跟司机说了他家里的地址,然后任劳任怨地揽住他的肩。

片刻后,黄少天忽然折腾起来,挣扎着要起来。

“怎么了?”魏琛连忙问。

“你好臭。”他头一歪就直接撞到了玻璃上。

“……”

魏琛看着他因为喝醉酒而泛红的脸,恨得简直牙痒痒,正考虑着是要把他红烧还是清蒸或者是切片生吃,黄少天动了动,哼唧了两声。

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叠了几叠,塞进他的头下面垫着,然后双手环胸闭目养神。

训练.

屏幕上的角色在悬浮的石块上不住往上跳跃,可是他的落脚点忽然偏了几分,没有踏上下一块石头,掉了下去,转眼间屏幕上就转成了一片虚无。

魏琛咬牙,克制不住地在桌子上捶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隔壁训练的队友忍不住看了过来,方世镜轻声叹气,“别那么大压力。”

“嗯……我去青训营那边看看。”他说着站起来,椅子被推后,发出长长的“嗤”的一声响。

走出训练室之后,他点起一支烟,徐徐吐出一口烟,然后咬在嘴里,理了理衣服,往青训营那边走去。

他倚靠在训练营的窗户外面,往里面看去。他一眼就看到了黄少天,他坐在靠近走廊的椅子上,哒哒地敲着键盘,手速飚得飞快。

他装作不羁的样子,故意舔着上唇,半眯着眼睛,耳机没有带着耳朵上,反而是挂在脖子上,一副老子最帅的表情。

魏琛看着他的样子,也是弯了弯眼睛,吸了一口烟,就这样沉默地看着他屏幕上不断地闪现一个个荣耀大字。

蓝雨的每个训练项目做到一定的成绩时,就会出现“荣耀”两个字,以前的时候,他也可以把每个训练项目做到这种程度,只是现今,已经很难了。

黄少天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扭过头往窗户那边看去。魏琛叼着烟冲他挥了挥手,黄少天立刻回了一个大拇指给他,脸上笑容灿烂。

他的眼睛那么明亮,像是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

失利.

魏琛看着眼前的少年,咬了咬牙,“你赢了。”

“承让了,魏队。”喻文州淡然地点点头,表情依旧冷静,似乎就只是在他在竞技场里打赢了一个普通的玩家。

魏琛翘起了腿,又点起了一支烟,白雾在他眼前慢慢地扩散,“再来一局。”

“好。”喻文州点头。

黄少天站在一旁捏起了拳头,咬着嘴唇紧张地看着魏琛的屏幕。

他的视角换得并不快,他可以把喻文州的角色的每一个动作都看得很清楚。喻文州放出来的每一个咒术基本上没有落空的,不是对魏琛的角色造成了伤害,就是逼迫他不得不移动,从一开始就抢了先手。

第二场比赛、第三场比赛,喻文州胜。

“靠!”黄少天气得朝空气里挥了一拳,“吊车尾你——”

“少天!”魏琛瞪了黄少天一眼,看着他他心不甘情不愿地收了声才看向喻文州,说:“你赢了,了不起。”

他站起来,眯起了眼睛看向喻文州,就见他摘下耳机,轻轻搁在桌面上,“谢谢。”

魏琛哼笑了一声,把手放在后脑勺上,然后往外走,“长江后浪推前浪哦。”

长江后浪,推前浪。

退场.

“别送了。”魏琛从黄少天手里接过行李,冲着方世镜点点头,“我走了。”

“魏老大……”黄少天喃喃。

魏琛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咧开嘴笑,露出了因为长期抽烟而泛黄的一口牙,“我不在的时候,也要好好训练,知道吗?”

“我知道。”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地睁大了眼睛,低下头用脚在地上划着圆圈。

他扑哧一笑,扯着黄少天的胳膊把他拉进怀里,用力地在他背上拍着,“我会在电视前面看着你呢,敢不训练试试?”

“哦……”黄少天恹恹地应下。

“我走啦!”魏琛一把放开他,摇了摇手,“你回去吧。”

他转身离开,黄少天听他的话,止步于蓝雨俱乐部的大门前。

魏琛穿着一件白色T恤,下身搭配了一条花色的大裤衩,脚下蹬着一双人字拖,背对着他晃着手,把一支烟送进自己的嘴里,背影状似潇洒不羁。

此时魏琛穿的和他来时的穿着一样,只是当时他迎着大门而来,此时他背对大门而去。

黄少天沉默地流泪,泪水从眼角滑落,在下巴上汇聚,最后一点一滴地落在地上。他紧咬在下唇,却努力睁大眼睛,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然后把脸埋在一旁方世镜的肩头。

一路顺风,魏老大。

剑与诅咒.

第六赛季,蓝雨夺冠。

魏琛看着屏幕里笑得肆意昂扬的黄少天,看着他鞠躬,说谢谢公会的各位,谢谢老板,谢谢在我身边的队长,谢谢大家给我们的支持。

黄少天和喻文州身后是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的展板,他们背对着背,一个举起灭神的诅咒,正在施咒,一个抬起冰雨,准备进攻。

剑与诅咒。

魏琛闭了闭眼,从椅子上坐起来走向网吧外面。旁边的小弟刚想说话,却因为他的一个手势而噤声。

他蹲在马路牙子上,点起了一支烟,眼前是川流不息的车辆。华灯初上,夜幕低垂,白的、黄的灯芒映入他的瞳孔,像是第一次来G市时,他在火车站所看到的。

汽车极速而过,尾气喷了他一脸,魏琛用手指轻按着眼角,有些恼火地想,这尾气也太呛了——呛得他眼泪都掉下来了。

指间的烟叶燃烧释放出缥缈白烟,淡淡的,却让人眼前蒙上一层雾,像是可以以此为屏障,让人忽而放松,随即感受到的却是从四肢百骸所传来的疲倦。

多好,剑与诅咒。



Fin.

2015.8.4

评论
热度(32)

© 换花沽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