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的女朋友。

【好久不见/于黄】2015黄少天生贺第八弹

于锋&黄少天

其实也不能算是cp向,感觉更像是两人之间的羁绊。

——————————

星期六下午四点,距离蓝雨主场迎战百花的比赛开始还有四个小时,蓝雨体育馆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一道人影轻车熟路地从工作人员的通道穿过,走到场馆的正中心。

场馆内没有开灯,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有限的阳光从窗帘缝透出来,只微微照亮了场馆一方。

来人走到场馆正中间,面对着观众席,张开双手闭上眼,脑海里似乎像是在放电影,一幅幅、一帧帧的画面走马观花般得过,却像是褪了色的老照片,泛着黄,带了那么一丝不真实感。



于锋还在青训营里的时候,曾经来过很多次蓝雨体育馆,但第一次作为正式队员进入,是在第六赛季开赛前的一个周一。那天队员们以前出去吃午饭,回来的时候路过,黄少天就和喻文州说了一声,带着他从工作人员的通道摸了进来。

刚好那天体育馆做内部维修,里面没有来锻炼的人,工人们又都出去吃午饭了,空荡荡的场馆内,就只有他们两个。

于锋被黄少天拉着来到了场馆正中心。

“闭上眼睛,把手抬起来。”黄少天说,他依言而做。

黄少天煽动性极强的声音钻进了脑海里,“想想看,下一个星期六你就将来到这个台上,作为蓝雨战队的一员而战斗。”

“那时,所有的人都将为你欢呼,为你,只为你一个人。你将会成为队伍的王牌。”

“你不用做其他事,只需要努力地打好每一场比赛,取得胜利,然后,成为他们的骄傲!”

“我们将作为最后的赢得比赛的那一支队伍,站在最高的领奖台上,一同举起象征着荣耀的奖杯。”

于锋想象着那种感觉,喉头无意识地滚动了一下,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热了起来,“我可以吗?”

“那当然!”黄少天刚才澎湃激动的声音却是一下子变了,欢快明亮,他用力地拍了一下于锋的肩膀,“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啊?剑圣!我们会一起拿冠军的!”

于锋哂笑一声,“黄少你就吹吧。”

黄少天耸耸肩,“不信就算咯。”他不在乎地从口袋里翻出来两个泡泡糖,扔了一个给他,然后拆开包装,把糖塞进嘴里嚼了嚼,眯起眼睛往前走了几步,靠在分开观众席的栏杆上。

窗帘没有拉拢,几缕阳光投射下来,他的身子一半匿于黑暗中,另一半处于阳光下,微长的额发挡住了一只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于锋竟然觉得他的神情有些落寞。



后来,在那个赛季蓝雨真的夺得了冠军。

屏幕上闪现出荣耀时,所有人都疯狂了。他们尖叫着冲出玻璃房间,和队友们紧紧拥抱,哭泣也没有所谓,因为所有人都在哭,都在欢呼。眼泪顺着脸庞不住地滑落,他们笑着、叫着,挥舞着手。于锋和队友们相拥,眼泪同样是糊了一脸。

现场早已经成为了欢呼的海洋,蓝雨的粉丝们疯了般挥舞着蓝色的小旗子,尖叫声在一瞬间大得让人耳聋。

黄少天却忽然挣开了队友们的拥抱,他跑走一把夺下了司仪的麦克风,挥着手绕场跑了一周,一边大叫着“我爱你们!”,一边飞吻,顿时声浪变得更大。

登上那个最高的领奖台时,几个人勾肩搭背,一同捧起了那个象征着最高荣誉的奖杯,都是笑得咧开了嘴。体育馆的观众席上却忽然响起巨大的“砰”的一声,所有人都看了过去,视线里却被飘下的彩带所覆盖。二十几个坐在最靠近颁奖台、身穿印有蓝雨战队标志的T恤的人同时站了起来,手里都是拿着一个礼花炮,就听见他们大声数了三声,然后一起大喊:“剑与诅咒!蓝雨必胜!”接着,礼花炮被同时拉开,纷纷扬扬的彩带瞬间落了他们一头。

于锋下意识地歪了歪头,去看黄少天,但视线里自然而然地映入了喻文州。他他们两个紧紧挨着,黄少天的笑那么灿烂,无忧无虑,像是什么都不会担心。

剑与诅咒说的,从来都是他们两个啊。



脑海里的画面忽然一转,他又想起第八赛季的末尾,快要放夏休期的时候。

蓝雨俱乐部的训练室内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围在于锋的身边,表情肃穆,看起来就像是即将要去厕所约战的一群热血青年。

“对不起各位,今天是来和你们饯行的。”于锋深深地鞠了一躬。

“所以要去百花,不是传言是真的咯?”郑轩有些难以置信。

“是。”

黄少天冷冷地看着他,薄唇轻启,吐出的却是最冷漠的质问:“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开蓝雨?”

“因为我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核心。”

“混蛋!”黄少天突然就挥出一拳,狠狠地砸到于锋的肚子上,因为疼痛他一下子弯了腰,旁边的人连忙上前分开他们。

“阿峰你先出去吧。”喻文州说。

于锋又是一个鞠躬,“抱歉各位,以后不能和你们一起拿冠军了。”他说着站直了,然后转身往外走。

走出蓝雨大门后,他扭头又看了一眼,最上面的战队标志衬着瓦蓝蓝的天空显得分外融洽。一柄蓝色光剑,一滴水点,蓝雨。

其实在白天,星星也会闪耀光芒,只是因为太阳的光太亮了,而看不见。就是在晚上,再亮的星星,也不过是月亮的陪衬。

眼角似乎有泪,却随即消失不见。



今天他又来到这里,来到了这个携带了他年轻气盛时的一切热血的地方,却是为了打败自己原先的队友,那些一起并肩作战的队友。

于锋往前走了几步,倚在隔开观众席的栏杆上,就像是那年黄少天做的一样,可他没有停留,只是略微靠了一会,然后轻轻一翻,坐在了观众席之上。他把手肘撑在膝盖上,双手相交抵在额前,挡住了一切面部表情。

耳边忽然听到隐隐约约的脚步声,来自他来的那条通道。于锋抬起头,带着些许疑惑看去,就看见一个穿着淡蓝色蓝雨队服的人走了过来,他逆着光,穿过玻璃投下的光柱落在他身后,可以看清空气里漂浮着的灰尘。

于锋下意识地站了起来,目光紧缩在他身上,看着黄少天面无表情,一步步慢慢地走了过来。

黄少天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最后,在于锋身前站定,他抬起手,轻声说了句:

“……好久不见。”



Fin.

2015.8.8

评论
热度(24)

© 换花沽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