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的女朋友。

你是斩鬼人,却成为了鬼。你已全副武装,等待走向战场。你要去杀死自己的弟弟,就像多年前你把自己的刀送进他的胸口那样。

然后你死了。

你被自己的弟弟抱着,他泪如雨下,可你的心跳却还是渐渐地停了。

你可有见到正义的伙伴?他们可曾拥抱你,亲吻你的脸颊和你的嘴唇?

你可有见到你的女孩?她素白的脸颊上是那么凄美的笑。她站在东京塔上,手中握着一把枪,身穿黑色的甲胄,脚下是缠绕的死侍。然后她从三百米高的东京塔上一跃而下,乌黑的发在空中缠绵悱恻。

你可有看到你的妹妹?你陪她玩游戏,她叫你哥哥,也曾对你微笑展颜。你抱着她,把她送上了开往机场的车,你以为她会平安抵达韩国,可你不知道那辆车去往的是无边的地狱。她赤裸的身躯被白色的细丝裹成了一个茧,脊椎上附着那罪恶的骨节。

你可有看到你的弟弟?多年以前的那个小镇你把刀刺进他的胸膛,他说欢迎回家。多年以后你去找他,这次换成他把刀刺进你的胸膛,然后你沉眠于那无边的暗夜里,不知道他抱着你哭得那么伤心。

你可有看到你的父亲?前半辈子他是一个种马,后半辈子他是一个拉面师傅,在他死前的最后一刻,他终于像是一个皇帝。在那天地浩劫中他想要离开日本,去法国看看母亲曾经给他讲故事的教堂,可知道你的存在后他又回来了。他释放了那无与伦比的言灵,守护了你想要守护的地方。

你不会知道你那么多的亲人在你死后一个个陷入死亡。你以为你追求的是正义是光明,而你是正义的伙伴。可其实你也只是一只飞蛾而已,你身处于无边的黑暗中。你是黑暗的皇帝,所以你注定不可脱离。

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流离之人追逐幻影。

天照命又如何呢?你不曾照亮过任何人也不曾照亮过自己。

孤独的乔治死了,这只平塔岛象龟至死也没能爬到它向往的水坑中。可到底是解除了痛苦吧。

 
评论
热度(8)

© 换花沽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