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的女朋友。

【拥有一个口是心非的女朋友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黄柳】2016黄少天生日贺第六弹

黄少天×柳非

少天生日快乐,我爱你啊❤

——————————

01

“黄少天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们队长打爆了?就他那风格,找不到机会可不就要被压着打,你也看到了,团队赛的时候蓝雨要输了,他实在找不到机会就胡乱窜出来,一秒钟就挂了。”

女孩子的声音很冷,表情也很淡,双手抱胸,指尖轻轻敲打着手臂。围在她身边的看到了走来的那个身影,不由得有些尴尬,扯了扯她的衣服。女孩啧了一声,拍掉了那只手,“你干什么?挤眉弄眼的,难看死了。”

这时候却听见飞扬的声音传过来。

“你们在说我吗?我黄少天何德何能能得到小姑娘你这等评价,真是此生难忘。不过你说的可不对,我可不是胡乱窜出来,你难道没看到王杰希的酸雨干冰落下的位置偏了小半个身位格吗?要不是方士谦看到了然后及时放出神圣之火补救,这场团队赛可就要翻盘了。”

“那最后也没有翻盘!还是微草赢了!”柳非下意识地反驳,然后忽然反应过来刚才听到的主语,一下子睁大眼睛,偏头看过去,眼睛里就映入了身穿蓝雨队服的黄少天。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表情玩味,柳非霎时涨红了脸,嗫嚅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眼力还有待提高啊,以及,妈妈没告诉过你不要在别人背后讲坏话吗?”黄少天看着女孩子的窘迫忍不住放软了口气,笑嘻嘻地揉了揉女孩子的头发,“我大人有大量,今天就当做没听到,希望以后你的话里不是‘黄少天被我们队长打爆了’,而是‘黄少天被我打爆了’。”

柳非咬着嘴唇不服气地拍掉他的手,“迟早有一天我会做到的!”

“很期待。”黄少天给了她一个微笑,双手插在兜里越过她走过去,“下次见。”

柳非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消下去,不知为何心跳得很快。看着他的背影,她忽然喊:“黄少天!你等着!我叫柳非,我迟早会做到的!”

黄少天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只是背对着她挥了挥手,然后他的背影消失在通道的尽头。柳非看着那个方向暗自咬了咬牙,然后握紧了拳。


事实上,柳非并不是微草多么不可或缺的一员,一个女孩子在电子竞技这方面或许天生就有些弱势,她的技术在训练营里还勉强够看,但在整支队伍里却实在算不上出挑。平日里的比赛她并没有得到多少出场机会,队长王杰希只是偶尔会在和弱队的单人赛里让她上台练练手,团队赛基本上就和她无缘。

她能进入微草大概是因为女孩子长得比较清秀,对于队伍的形象来说是个不错的提升,能够吸吸男粉,接接代言什么的。

对于这等人物,黄少天自然不会多熟悉,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和她产生任何交集。微草战队里无论是王杰希,还是方士谦、邓复生,都是比她更值得关注的人。这一次的相遇是黄少天出乎意料的,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想法,只是和柳非的对话让他产生了一种柳非就是一个有些娇气,不懂职业圈的残酷还非要闹着来玩的小姑娘的想法。

——她涉世未深,还带着小孩子的任性和傻气,觉得自己是个高高在上的小公主,这个世界就应该围着她转一样。

对于他而言,柳非这个人并没有多少价值值得他去了解,所对她做的一切也都是基于她是一个比他小的女孩子,为了不让她下不来台的心态,甚至不能当成鼓励一个不起眼的后辈。

可是她最后的那句话又让他对于这个姑娘的想法产生了些微的改变——“我迟早有一天会做到的”——这种斗志昂扬的话语和朝气蓬勃的脸庞是多么熟悉,这个圈子里多少人说过这样的话,就连自己也不例外。黄少天似乎透过她看到了自己旧日的影子和梦想,如同一面镜子一样。明明自己进入职业圈也没有多久,却已经像是有很多很多年没有人再对他说过类似的话了。

黄少天忍不住轻笑,往前走的步子忽然大了起来,心底莫名其妙地产生了一种期待——你不是说要打败我吗?那就来啊。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相见,在第六赛季的常规赛里,谁都没有想到,一次擦肩而过就结下了不解的缘。


02

两个人再次见面的时间短得出乎意料——在第六赛季的夏休期。

事实上在总决赛的时候他们本该有见面的机会,但在赛前柳非并没有出现在队伍里,黄少天只是在比赛开始后看到穿着嫩绿色微草队服的女孩冷着脸坐在选手席上。

她的眼睛里透露出隐隐的疲惫,黄少天看到了,却无暇多想,两个人也并没有交谈的机会,因为在那之后就是紧张激烈的比赛。如黄少天所料,柳非并没有获得出场的机会,全场都坐在选手席上观看。

最后,第六赛季的冠军被蓝雨摘下,微草与之失之交臂。

比赛的队伍就像是分隔成两个世界,一边愁云惨淡,一边喜不胜收,可竞技就是这般残酷,有人欢喜自然也会有人忧。输了,一年的努力就打了水漂,却只会在下一年加倍努力赢回来,毕竟胜利的滋味让人着迷,让人陶醉。

黄少天在赛后握手时并没有遇见柳非,他也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女孩子都有早退的特权。

于是两人再次见面就到了夏休期。


职业选手的夏休期挺长,将近三个月,战队之间为了保持选手的状态,在这个时候都会自发地举行一些线下的友谊赛。

炎炎夏日,蓝雨和微草约在G市打了一场非正式的比赛。

因为只是私下里的交流,没有观众也没有直播,队伍不需要为了迎合他们而专门把比赛的时间设定在星期六的晚上,两支队伍随便选了星期二的一个下午进行了比赛。

比赛是常规赛的赛制,微草在这里板回了一局,六比四小胜了蓝雨。

对于比赛的结果大家都没有放在心上,场上对手,场下朋友的两支队伍还约着一起去唱K。

像这种闹腾的活动自然是爱闹的黄少天和方士谦两个人凑到一起提出的,喻文州向来不会反对黄少天,王杰希也没有异议,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往卡拉OK进发。

两支队伍的构成都不只是正选队员,即将在下一赛季出道的队员也在其中。徐景熙、刘小别和袁柏清三个同龄人一会儿功夫就打成一片,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王杰希和喻文州两个人天南地北地侃大山,黄少天和方士谦勾肩搭背说着不着调的话……一时之间似乎每个人都有了伴,就柳非一个人打着把碎花小阳伞安安静静地走在不远不近的地方,显得格格不入。

柳非身为队伍里唯一一个女孩子,几乎所有大老爷们的目光都时不时往她身上转一圈。黄少天看了她一眼,然后拉着方士谦咬耳朵,“怎么?你们孤立她啊?”

方士谦瞪他一眼,“开什么玩笑?一个姑娘家我们捧在手心都来不及,就是不知道该怎么相处比较好。”

“你还不知道该怎么跟人家相处?”黄少天忍不住翻翻眼睛,“就你一比自来水还自来熟的,人家小姑娘进队第一天你就摸清楚人家人际关系家庭信息生活习惯穿衣风格和兴趣爱好了吧?”

“……虽然是这样没错但怎么经你口说出来就这么猥琐呢?”

黄少天直接武力镇压,一把按住他的脑袋往下压,“快说!”

“喂喂喂,你不是看上人家了吧?诶,她可是个心气高的。”方士谦一低头脱离他的束缚,忍不住吐槽了几句,然后赶忙在黄少天眼刀杀过来之前继续说下去,“其实她刚入队的时候还好,小姑娘嘛,大家都愿意捧着,可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大概是看清楚了自己的实力,知道自己的职业生涯大概到最后也就是这种不声不响不上不下的状态,有点接受不了吧。都是大老爷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女孩子,所以,就这样咯。”

说到最后方士谦也是有点无奈,毕竟让一个没谈过恋爱的单身狗去安慰多愁善感的小姑娘确实有些强人所难了。

黄少天一怔,下意识地往那边看了一眼,正巧柳非抬起头,齐刘海下是淡漠的双眼,像是一下子被现实磨平了棱角。接触到他的目光,她有些不自然地撇过头,过了一会却还是转过脸,发现他还没有移开视线,于是冲着他笑了一下。笑容有些浅淡,像是浮在水面上一样有一种不真实感。

她本来就是好强的人,那日黄少天和她的对话也听得出来,死鸭子嘴硬,不愿意低头,像是服个软是多大的罪一样,被宠坏了的典范。

时间最爱欺负这样的人,只是不知道在经过时间的洪流后,是被磨得圆滑的鹅卵石,还是失去棱角的碎沙砾。

黄少天突然觉得有些心疼,前段时间和她的对话在脑海里浮现出来,那个有着一双灵动双眼的姑娘好像只是忽然间就变得暗沉沉的了。

他知道职业圈不是一个好混的地方,每年它不知会让多少怀抱着梦想的年轻人折戟,它需要努力,很大的努力,但只有努力而没有天赋是不行的。就像爱迪生说,天才是百分之一的天赋再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可没有那百分之一的天赋,后面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就都是个屁。他知道柳非并不适合这个圈子,欠缺了那么一点的天赋,就算用一辈子时间去努力都未必能追得到,更何况这还是吃一碗青春饭的职业。

一个正在最美好年华的女孩把自己如水的青春投放在了这个对她而言太残酷的地方,她以后……大概会后悔的吧?

他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拨动了一下,酸酸软软的,下意识地回给她一个灿烂的微笑。

柳非有些错愕,脸一下子红了,急急忙忙地扭开头,不肯再和他的目光对上。

黄少天看着她红透了的耳尖,有些不着调地想,之前说我坏话的时候不是还很理直气壮的吗,怎么现在忽然就脸红了呢。




03

女孩的心事你不要去猜,因为你永远都猜不透。

黄少天在嘈杂的包厢里通过了柳非QQ上的好友,手指一滑就发过去一句“哈喽”当做开场白。可不知为何,等了半晌他都没有等到柳非的一句回复,有些诧异地一抬头,就看到了女孩子正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可一接触到他的视线,她又迅速地转过头,像是不愿意和他的眼睛对上。他有些错愕,觉得丈二摸不着头脑,不由得无措起来。

此时的背景音乐是方士谦的鬼哭狼嚎,包厢灯光昏暗,柳非大半个身子都隐藏在阴影里,离得远了就什么都看不清楚。黄少天看着女孩纤细的身体,心里浮起一种异样的感觉,觉得自己似乎抓到了些什么,可那种感觉转瞬即逝,让他一瞬间又有些糊涂。

刚才他还笑过方士谦,可此时却也不知如何是好,和女孩子打交道的经验他也不比在场的任何一个性别为男的职业选手多多少。

他犹豫着要不要坐过去,柳非却在此时站了起来,走了两步来到王杰希身边,俯下身和他说了几句,然后又站直了走出了包厢。

最后留给黄少天的,是她轻飘飘的一个眼神和扬起的青色裙摆。

直到门被轻轻掩上,女孩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黄少天也没有跟出去。他不知道柳非递来的那个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要是理解错了岂不是贻笑大方。可这时候的黄少天却没有意识到,为什么他就那么自信地觉得柳非一定是看向了他,而不是看向他身边的其他人。


接下来的一整个夏天黄少天和柳非都没有任何联系,就像是第六赛季初两人互不认识时一样,桥归桥路归路,可他清楚地知道有什么不一样了,哪怕他们的聊天记录仍停留在黄少天的那句“哈喽”上。

有些在心底藏得很深的东西在暗自发酵,让黄少天频频想到那个女孩咬着唇的样子。

红艳艳的嘴唇上蒙着一层淡淡的水光,在灯光下显得出乎意料的柔软香馥,像是刚成熟的果子,他竟然觉得那很好看,甚至是……很好吃——整个世界似乎都不正常了。

几乎是心思萌动着熬过一整个夏天,黄少天不知道柳非是怎么想的,在蓝雨没有女孩子可以让他偷偷观察,揣摩心思。偶尔得到的和她相关的消息不过是空间里发的说说,昨天吃的米线,今天穿的衣服,明天看的电影……就这样花枝招展地张扬着,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

他以为这样的情况大概会一直持续到蓝雨和微草下一次在场上相遇,却没想到命运女神和他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那天他一如既往地在大群里蹦哒着要各路大神和他PK,圈完叶修圈周泽楷,圈完王杰希圈苏沐橙,奈何没有人理睬他,唯一一个上钩的是孙翔,奈何黄少天不想理睬他。

柳非的消息就是这时候杀到的,突如其来,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简直让他丢盔卸甲,灰头土脸。

柳非:
-我陪你打,竞技场123654,密码654123

干脆利落,没有多说一个字,反倒让黄少天生出了一些不一样的感受。

他看着自己给她的备注,就是干干净净普普通通的两个字——柳非,她的名字。在联系人里一溜儿的“……”、“不看电视剧会死星人”、“死要俏的花公子”、“鱼温粥”、“脸T”、“大眼er”、“神奶”……种种备注里显得格格不入,就像那天去唱K,她走在一群人之间,同样显得格格不入一样。

他毫无察觉地在脸上挂起了笑,回过去了一个“好”,然后刷卡登录了荣耀。

柳非的水平在他眼里明显是不够看的,PK的过程完全是一边倒的,可黄少天没有丝毫放水,态度认真得像是在打正式的比赛。柳非的神枪手小号一次次被清空生命,然后又一次次地冲向他,死不服输,就是不服输。

两个人都开着语音,可没有人说话,只能听见耳麦里传出来的略粗的喘息声,这样高强度的爆发就算对黄少天来说都是一种负担。打到最后,黄少天似乎觉得自己的手都不是自己的了。他没有想过柳非会这么疯。

可另一边的情况并没有比他好多少,女孩子瘫在椅子的靠背上,耳机挂在细白的颈子上,用手臂挡住了眼睛,急促地呼吸着。她满头大汗,在空调房里仍然打湿了身上的T恤。

这时候门被敲响了。黄少天在另一边也听到了王杰希的声音。

“非非你睡了吗?”

沉默了一会后,柳非才说:“还没呢。”

“哦……那你早点睡,不然明天没精神。”

“我知道了队长,一会就睡,你放心吧。”

“好。”

声音消失了,然后是长时间的沉默。黄少天没说话,心里琢磨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柳非则是不想说话,她体力消耗得实在是太大了。坐了一会后,她好不容易缓过来了,给黄少天发过去一句“我去洗澡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黄少天看着屏幕上的那句话挑起眉:柳非开了语音,可是她没有开口。为什么呢?不想和他说话吗?

这个假设让他忽然有点不爽。

于是等柳非回来的时候,黄少天还挂在荣耀上。

她有一点惊讶,退出了荣耀,可下一刻黄少天的消息却从QQ上轰炸了过来,她这才确定原来他是一直等在电脑前的。

黄少天:
-怎么忽然下线了??
-你怎么了?
-网不好吗?
-还是王杰希说你了??
-他不会这么小心眼和一个女孩子较真吧??
-嗯????
-怎么不回话??

柳非看着这一连串的话有些无语,心想,你这样我怎么回话,却还是中规中矩地打字:

柳非:
-没,我要睡了,总不能一直挂线上吧

那头一瞬间没了声息,消停了。柳非等了一会,那个人却还没有发消息过来,不由得皱起眉头,却又想,之前他通过我的好友时也是这样子吗?这一想她又觉得有些歉然。

可黄少天并没有安静多久,片刻后他又跳了起来。

黄少天:
-那在你睡之前我有几个问题你先回答我
-为什么加我好友?
-为什么要和我PK?

然后他发来了一条语音,就一句话:

“嗯?为什么?”

低沉的鼻音,和往常那种元气满满的声音完全不一样,带着南方潮湿的水汽,让她忽然有些脸红。

柳非:
-撩人犯规啊,少天前辈。
-至于问题的答案……
-你猜?

下一刻她的头像就暗了下去,黄少天看着那个小圆圈很久,愣是没分辨出那个人到底是谁——模模糊糊的一个人影,因为逆着光而勾勒出一道金边。看起来挺帅,可有我黄少天帅吗?

他若有所思地在屏幕上敲了敲,给她留了句晚安,然后退出了QQ的界面。

到最后,那句“你是不是喜欢我?”还是没有发出去。




04

之后的几个月是紧张有序的常规赛,这个赛季的百花很疯,在积分榜上一路领跑,明眼人都看得出张佳乐在压榨自己的职业寿命,却没有人开口劝过他。

谁让他们都是这样的人呢?为了冠军可以付出一切,只是他们没有张佳乐那么疯狂罢了。

时间过得很快,冬天一眨眼就降临了,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全明星赛。第七赛季的全明星赛由新科冠军蓝雨举办,声势浩大,开幕式邀请了二十几家媒体,无数荣耀粉丝涌到了G市。人一多,就容易乱,更何况这几天还正逢元旦,游客也多,虽然加强了警力巡逻,但被抢个包似乎也是正常事。

黄少天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收到了柳非的电话。

女孩子的声音听起来很冷静,但黄少天却敏锐地捕捉到其中不易察觉的颤抖。

“我被人抢劫了,钱包和手机都被抢了,在报刊亭给你打的电话,你能不能来接我?”

黄少天一惊,连忙让她把手机交给报刊亭的店主,仔细问清楚了地址,然后匆匆赶了过去。

他赶到的时候柳非正坐在马路牙子上,低着头抱着自己的膝盖,在寒风里瑟瑟发抖,长发有些凌乱。黄少天喊了一声,女孩子一下子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借着昏黄的街灯,黄少天看清楚了她的脸,上面挂着未干的泪痕。他不动声色地把手第给她,“起来吧。”

柳非抹了一把脸,犹豫了一瞬,还是握住他的手借力站了起来。可在站起来的一瞬间,她的身体剧烈地摇晃了一下,黄少天连忙伸手,好险不险地把她抱进了怀里。

两个人都因为突如其来的拥抱而身体一僵,可下一刻黄少天就收回了所有不合时宜的想法——女孩子的身子很凉,夜晚的冷意似乎透过薄毛衣沁进了她的身体里,让她整个人都像是一块冰。

黄少天心疼地把自己的大衣解下来给她披上,“怎么了?怎么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柳非低着头,过了一会才低声说:“从商场出来的时候被人抢了,我……我气不过,就追了上去,没想到越跑越偏僻,我不敢跑了,停在老板报刊亭前面,借了个电话。”

“腿怎么回事?”

这回柳非沉默的时间更久了,好半天才磨磨蹭蹭地说:“坐了半天,腿麻了。”

黄少天才不信她的鬼话,直接蹲下捉住她的脚踝。柳非的身体一下子变得无比僵硬,又晃了晃,被黄少天一把搂住腰才没有摔倒,她顿时不敢动了,直挺挺地站着。

灯光不够亮,黄少天看不清楚,可一摸就觉得不对劲了,脚踝的地方肿起来好大一个包,“扭着脚了?怎么回事?嗯?”

“……摔了一跤。”

黄少天仔细地看了看,发现被膝盖处的黑丝被挂破了,似乎还渗了血丝,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还能走吗?”

“能。”这次到是没有丝毫犹豫,说得斩钉截铁,没有一丁点儿含糊。

黄少天又好气又好笑,没忘了给报刊亭的老板的电话费,然后才扶着她的肩,一步步往前挪。

两个人的手背不经意地碰到一起,只是轻轻的一下,却像是过了电一样让柳非迅速地收了回去,在身侧握成拳,然后被黄少天一把拽住,揣进了自己兜里。

“怎么这么冷?我给你暖暖。”

柳非瞪了他一眼,黄少天却笑了起来,“怎么办才好,你这么让人不放心,看来我要一直牵着你才可以。”

然后就再也没有放过手。


拥有一个口是心非的女朋友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黄少天:大概就是你永远都不能琢磨她的心思,猜中了,她会嘟嘟嘴;猜错了,她会翻眼睛,可无论怎样,我都甘之若饴。




FIN.

2016.8.6

评论(18)
热度(126)

© 换花沽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