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的女朋友。

【是谁给予你力量?/叶黄】2016黄少天生日贺第十弹

叶修×黄少天

少天生日快乐,我爱你啊❤

——————————

01

叶修的职业生涯是个传奇,大概联盟里的每个选手都是仰望着他逐渐成长起来的。他曾攀上高峰,他也曾跌入谷底,他曾创建了嘉世的三冠王朝,他也曾被迫退役;他曾心灰意冷心生退意,他也曾拉起一只新队强势归来。

他总是一副懒洋洋没什么精神的样子,略微有点虚胖,眼神淡淡,似乎什么都不在乎,似乎……嘉世对他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一片云彩,挥一挥衣袖就可以作别。

黄少天曾经想,他如何能够做到这种地步?

他为之效劳了八年的队伍抛弃了他,他为之付出了八年的青春的地方舍弃了他,就像是整个世界都在一瞬间崩塌了,他如何还能风轻云淡地面对这一切?至少,如果这些事搁在他黄少天身上,他是肯定做不到的。

可是,没有如果。

黄少天至今都记得那个雪夜,他走进嘉世对面的网吧时,看到的那个窝在前台的人的感受——那种从心脏开始,往四面八方扩散的疼痛,如同极为纤幼的红线细细密密地缠绕着全身,然后一点一点地收紧,嵌入皮肤里,深入骨髓里,伴随着淌下的鲜血的是一种入坠冰窖的冷。

那一刻,他几乎想要上前把这个满身风霜雪雨的男人拥入怀里,竭尽全力用自己的体温给予他一点温暖。

可直到最后,他还是强压下自己想要拥抱他的双臂,只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地钻了进去,然后用自己一贯轻松的语调说着违心的话。嬉皮笑脸的话语是最好的掩饰,隔着网线谁都看不见他的表情,这最好了,因为连黄少天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控制不住地红了眼眶。

明明——他应该是最值得敬仰的人物,他应该收获无数掌声和无边荣耀,他应该沐浴无上荣光——他不该获得这种待遇。

黄少天不知道该怎样形容那时自己心口的疼痛,也不知道叶修有没有看出来,他只知道自己憋了很久,却还是忍不住开口。

“一定要回来。”

他还记得那一刻叶修的神色,眉眼仍然淡淡,目光却产生了些微的偏移,夹着香烟的修长手指似乎微微紧了紧,淡色的嘴唇抿了一下,让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弦被拨动了一下,心湖泛开一圈圈的涟漪;让他只能掩饰着打着哈哈离开,不敢再多说话,只怕多说多错。

那么多年的感情,不敢说出口的感受,黄少天只能选择逃离,不敢再对上他的视线,唯恐多年来的掩饰就此功亏一篑。他步子迈得又大又急,走得很快,直到走得远远的,直到回头也看不到叶修的身影,他才敢放慢脚步。

已经很晚了,H市的街头看不到一个人,黄少天慢慢走着,每一步都在雪地里留下一个浅浅的脚印。昏黄的路灯拉长了他的影子,细细的拖在脚边,一种无比孤独的感觉猝不及防地袭击了他,让他忽然觉得眼睛和鼻子都在发酸,温热的液体积蓄在眼眶里,隐隐有溢出的趋势,于是他努力地眨眨眼睛,把那些不应该出现的液体收回。雪伴随着呼啸的北风直往他领子里钻,落了他满身,头发上白了一片,被体温融化然后又顺着脸颊往下滑。

黄少天只觉得脸似乎都不是自己的了,把领子拢了又拢,也不觉得温暖,眼前一幕幕都在放映叶修的脸,微笑的,开怀的,蹙眉的,抿唇的……从他们认识的第一天开始,直到刚才的那一刻,他此时才发现自己竟然记得如此清楚,没有半点模糊,多年以前的那些记忆仍然历历在目。



02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在第二赛季的常规赛,蓝雨主场和嘉世的比赛。

那一场比赛蓝雨可谓用尽了心思,单人赛里魏琛和方世镜都上场了,三分全部拿下。擂台赛蓝雨则全部放弃了,送了两个新人上去练手,嘉世轻轻松松收下两分。但团队赛异常激烈,蓝雨有主场优势,魏琛把地图发挥到极致,用尽浑身解数制造了无数个陷阱给叶秋跳,叶秋也不负众望地栽了几次,但最后的结果还是嘉世胜利。嘉世七比三赢了蓝雨。

虽然成果并不算特别喜人,但是能让嘉世丢了三分的队伍至今也不算多,蓝雨的队员都是嘻嘻哈哈的,没有太大的失望。比赛后,两支队伍相遇在选手通道。

黄少天那时已经成为了备选队员,准备下个赛季出道,办理了休学,整天跟着战队晃,每场比赛都会到现场观看,这个礼拜也不例外,比赛一结束他就钻进选手通道了。

人未到声先至,一听到前面的人声,他就嚷开了,“叶秋在哪?叶秋在哪呢??让开让开,让我看看他长啥样,不会真的像老鬼所说的是个一脸麻子的丑逼吧?!”

说话间他就看到了穿着嘉世队服的那一群人,火红的枫叶带着他们的骄傲,每个人都是意气风发的模样。

他的视线立刻扫视了一圈,只觉得心跳都快了起来。第一赛季因为学习的原因,他没能见到叶修,只在游戏里和他交锋过,连个侧脸都没有看到,此时自然好奇得不得了。

此时却见有个人转过身挑起了眉,看着他的目光带着审视,口气也很不客气,“你是谁?”

他身上同样穿着嘉世的队服,有一张很年轻的脸,看起来和黄少天差不多大。长得不算特别帅气,却十分耐看,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形状狭长,眼角上挑,里面藏着呼之欲飞的苍鹰,深邃如海,让人沉溺。他的手指间夹着一支还未点燃的香烟,嘴角习惯性地挂着笑容,却带着些许傲然的挑衅意味,不是黄少天所知的嘉世任何一人。

黄少天下意识地按了一下自己的肋下,觉得自己的心跳简直震耳欲聋。他偏着脑袋看着那个男人,“叶秋?”

那人没说话,只是挑起了眉。

黄少天立刻就炸了,“我去,你咋长这样?!这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说好的满脸胡子的抠脚大汉呢!我的世界破灭了!就你这颜值,还打个鬼的游戏啊?!”

魏琛这时终于反应过来了,一把拉住黄少天把他往后一扯,在他后脑勺糊了一巴掌,“干啥干啥,咋咋呼呼的,给我淡定点。”

叶秋此时却眯起了眼睛,“满脸胡子的抠脚大汉?”然后他似笑非笑地睨了魏琛一眼,“老魏,你确定你没有在说你?”

“诶诶诶,那时我有眼不识泰山,我跟这小子讲的时候不还没有见过你嘛。”魏琛搓了搓手,讪讪地笑了笑。

叶秋也不客气,上前一步揽住他的肩就往前走,“所以呢?”

“那我俩刚才说的……”

叶秋扭头看了一眼跟得很紧,竖起耳朵听八卦的黄少天,表情仍是那副耐人寻味的似笑非笑,“这话唠还要我指导吗?”

黄少天霎时瞪大眼睛,“我去!我哪里话唠了?!我就是话稍微多了一点好不好!不是话唠,不是!这叫活泼可爱能言善辩口齿伶俐!”然后他诡异地停顿了一瞬,“……等一下扥发一下……指导?什么意思?你要指导我吗?”他的语调越来越高,眼睛也亮了,上前一步直接扑过去抱住叶秋的胳膊,“可以吗??”

那时的黄少天还把叶秋视作偶像,会把他的每一场比赛都会追过去,就连一叶之秋每一次的改进都了如指掌,可以说他最喜欢的就是叶秋,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忘记了其他所有的事。

魏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以手掩唇咳了几声,可平时向来机灵的黄少天却像是没听到一样维持着刚才的动作。于是魏琛就使劲给方世镜使眼色,方世镜却把手一摊,意思很明确了,你自己的徒弟你自己搞定。

叶秋低头看他,黄少天就满心期待地直视着他。叶秋看着他的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后才扭开头。

魏琛刚想上前拉开黄少天,却听见叶秋的声音,“可以,不过要等价交换。”

“你想要什么?”黄少天直接问出了口。

叶秋一笑,把自己的胳膊从黄少天手里抽出来,然后转过身背对着他,“那就先给我捏捏肩捶个背,以后有时间了再给我做个全套的马杀鸡。”

他的背有些驼,声音很淡,却裹着浓厚的疲倦。可黄少天没有注意到,只是立刻很狗腿地捏住他的肩膀,卖力地揉按了起来,“好好好,这条件不难嘛。诶,你肩膀肌肉很僵硬啊,我给你好好揉揉。你觉得怎么样啊?我力气够不够?嘿嘿,我技术还不错吧?我在家天天给我妈捏肩,就这样练出来的。”

“还不错。”叶秋笑了一下,肩膀放松了一些。

黄少天顿时傻笑起来,“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哦!说话算数,不算数的是小狗。”

在场的所有人都抽了抽嘴角。

“行。”叶秋似乎是笑了,声音微微上扬,可他背对着黄少天,黄少天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听得他心里痒痒的,刚想要转到前面去瞄一眼,却被叶秋一把按住了手,“怎么?想要说话不算数了吗?”

“才不是!”黄少天气鼓鼓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才不会反悔。”他干脆断了去看叶秋表情的念头,手下更卖力了。

叶秋又轻笑了一声,然后拉下了他的手,“走了,老魏今晚请吃饭。”

黄少天立刻跟了上去,“好好好!魏老大你请吃饭啊!”

头顶的灯一盏盏明亮得有些刺眼,他们的影子一前一后地落在地上,后面的像是在追赶前面的那个,被拖得很长。

后来黄少天无数次回想起他们的初遇,觉得有些事大概从开始时就注定了,可那时他都不知道。

那时,很多事都没有发生,叶修还叫叶秋,黄少天还不知道自己会对他产生那些不可言说的感情。

那时,一切都还是最初的模样。




03

叶修向来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虽然他把这一切都掩藏在自己漫不经心的脸下,让人觉得他不实诚。

事实上,当天晚上还是叶修主动来加黄少天的QQ的。

收到那个备注为“叶秋”两个字的好友申请的时候,黄少天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毕竟叶修可是整个联盟里最大的大神,在他的潜意识里,这个人根本不会,或者说不可能“屈尊”来迁就他。他下意识地点了通过,可通过好友申请之后,他就呆呆地看着电脑,难得有些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最后打破两人之间沉默的还是叶修,第一句话就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口气:

“竞技场打一场,我看看你水平。”

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翻出自己的账号卡登录了荣耀,把房间号和密码都发给叶修。似乎只等了不到一分钟,一个装备破破烂烂的战斗法师小号就进了房间。

那一场比赛,黄少天输得很惨。他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却还是没在叶修手下坚持超过两分钟。

他知道叶修没有放水,认真得就像是在打正式的比赛,自己输似乎很正常,却还是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地疼。

从他加入蓝雨以来,所有人都把他捧得太高,魏琛把他放在心尖尖上,其他人也都当他是弟弟一样疼宠,对他几乎没有说过一句重话,总是各种夸他。青春期的男孩子,在这种环境下太容易自我膨胀了,他也就真的当自己很了不起了,足够站到荣耀的巅峰,无人能敌了。

可那一瞬间,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这种想法是如此可笑而幼稚。他和叶修的水平简直是一道难以弥补的鸿沟,至少以当时他的水平完全不可能打败叶修。

一想到这一点,他的呼吸都粗重起来。

叶修的对战邀请又发了过来,他下意识地点了通过,屏住呼吸严阵以待。可等了半晌叶修都没有动作,他忍不住皱了皱眉,这时候却从耳麦里传来的男人略微沙哑的声音。

“打得不错。”

黄少天一下子捏紧了拳。

那边似乎是轻笑了一声,“真的不错,你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心气高没关系,只要有实力就行。”

他的喉头上下滚动了一下,“……我会努力的。”

“嗯。还打吗?”

“打!”

耳机那头又传来了一声笑,“好。”

那个晚上,黄少天和叶修打了很多场,大部分都是指导赛,也有几场实打实的对战,但毫无悬念,每一场都是黄少天输。

到了最后,黄少天每打一场几乎都是紧咬着牙关才能逼回几乎要夺眶而出的泪水。

没有原因,只是觉得很委屈,明明他不喜欢哭的,可那时却就是很想哭出来,宣泄自己的情感。

十二点以后,叶修总算收了手。

“不打了吧?”

“……嗯。”黄少天情绪很低落。

“听你这声音不会是想哭吧?”

黄少天立刻就炸了,“滚滚滚!你才想哭!我男子汉大丈夫哭个鬼啊!我才不想哭!”

那时候他都忘了对面的是自己仰慕许久的斗神,这些话几乎是脱口而出,说完以后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顿时有些惴惴。叶修似乎有点惊讶,稍微顿了顿,声音却没有多大的波澜。

“没有就好,现在输没关系,以后在正式的赛场上不要输就好了。我都说过了,你还有很长的未来,以后的荣耀会是属于你的。”

黄少天本来有些不安的心顿时放回了肚子里,然后却又被他这一席话说得眼睛酸酸的,吸了吸鼻子,“嗯”了一声,嘟囔着回了一句,“你这句话好酸。”

“呵,好了,睡觉吧。”

“嗯……晚安。”

“晚安。”

第二天,蓝雨众发现黄少天不太一样了。并不是话少了,而是一种玄而又玄的玩意,让人觉得他有什么不一样了,却又不是很能察觉出分别。

直到晚上,魏琛才摸着下巴和方世镜咬耳朵,“感觉那小子沉稳了不少啊。”

这个词或许是最合适的,沉稳,黄少天像是一夜之间就变了性子,往日的浮躁一下子收敛了,在听到别人给的意见的时候不是表面上应着,一转头就忘了,一整天都很认真地训练,光是基础训练就做了两次,对战就更是一丝不苟,虽然嘴皮子仍然没停,却没有再嚷嚷着要去厕所要休息,午休时还拿着小本子和方世镜讨论战术。

方世镜看着黄少天的方向,目光流露出一丝欣赏,“不管怎么样,是好事不是吗?”

“说的也是。”

两个人相视一笑。

仍然戴着耳机坐在电脑前的黄少天并不知道不远处的蓝雨正副队对他的这一番评价,他的眼里只有面前的电脑屏幕和荣耀还有那不断累计的胜率。



04

时间过得很快,似乎转眼间第二赛季就走到了尾声。

几乎每个晚上,黄少天和叶修都会在竞技场里打上几个来回,对于两个人而言,这都是一个放松的时候。有的时候并不只是对战,他们也会聊聊天,天南地北地瞎扯淡,可以对着对方毫无保留地倾诉吐槽,而不用担心泄密。有的时候黄少天也会放一些轻音乐,让音符在不大的空间内流淌,两个人就安静地听着,一句话也不说,直到某个人因为某些事而离开。把每天八点到十二点的这个时段留给对方似乎在不知不觉间就忽然成为了一个习惯,要是某一天没有做就会觉得浑身都不舒坦,可等黄少天意识到的这一点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久得让他有些恍惚。

这个赛季对黄少天而言发生了很多事,从喻文州打败魏琛,到魏琛退役,再到魏琛的不告而别。这一连串的事似乎接二连三地发生,不给他片刻喘息的机会。

“我应该怎么办?”

他这样问自己,可他自己都是迷茫的。

“你想要出道吗?”

叶修这样问他,他却摇头,“我不知道。”

“那就再过一年吧,好好磨练一下自己的技术。你还年轻,有的是时间,不像那个老鬼,已经老了。”

黄少天抱着膝,看着远处的海平面,没有说话。

此时正值日暮,太阳正缓缓地沉入海底,像是一个巨大的鸭蛋黄,海水被分为颜色分明的一层层,从近处的橄榄绿到深蓝,再到紫罗兰、玫瑰红、暖橙色和最后浅淡的黄色,瑰丽而炫彩,美不胜收。

可黄少天看着那温暖的橙红色,忽然觉得自己和那里隔着极远的距离,眼前的全是冷冰冰的色调,让他觉得喉咙里像是被什么堵住了,干涩到什么话都不出来。

叶修的目光在他身上停了一会,然后把手搭在他的肩上搂住他,“别难过了,谁都会退役的,有一天你也会的,我也会的。”他直视着火红的夕阳,不愿移开视线,半晌后才猛然闭上眼睛,拭去眼角沁出的生理性泪水。

黄少天低下了头,过了一会才低声开口:“我知道,可我还是觉得很难过……他……他怎么可以就这样不告而别呢?为什连一声‘再见’都不愿意和我说?之前他还搂着我说我是他最得意的徒弟,现在却连告别都省略了……我、我……”

他的话被一个猝不及防的拥抱打断了。

黄少天错愕地瞪大了眼睛,可那双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却按上他的后脑,把他的头压在肩上,他的眼前顿时变得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了,却让他一下子红了眼眶。

温热的液体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黄少天紧紧咬着牙,扯着他胸前的衣服,任由那些液体放肆。叶修什么都没说,只是收紧了胳膊,然后一下一下地拍着他的背。黄少天靠在他的怀里,浑身不受控制地颤抖着,那是一个很温暖的怀抱,带着淡淡的烟味,并不让他觉得厌恶,反而觉得很好闻,让他忽然产生一种想要一直赖在着不走的想法。

然后黄少天就被这个突然蹿进脑海里的想法一惊,下意识地想要推开叶修。可一离开那个怀抱他就后悔了,下意识地去看那个人的表情,却见他神色仍然淡淡,没有丝毫波澜,只是微俯下身看着自己。

他们就这样对视了一会,没有任何动作,也什么都没说。就在黄少天觉得时间十分难熬的时候,叶修抬起手轻轻擦掉了他脸颊上未干的泪,接着他收回手,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说:“好了,我们走吧。”

叶修走得有些快,黄少天连忙站起来,快走了几步牵住他的衣角,“等等我。”

叶修的脚步顿了顿,等他跟了上来才继续往前走。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古怪,黄少天不住偷眼看他,叶修却没有给他一个眼神。黄少天抿了一下唇,小心翼翼地问:“你生气了?”

“没有。”

“那你怎么了?”

叶修看他一眼,“想知道你会不会哭,没想到真的哭了。”

黄少天顿时红了脸,“哭怎么了?!男儿有泪不轻弹没错,可是只是未到伤心处而已!我到了伤心处所以掉两滴眼泪又有什么问题?!”

“没问题。”叶修揉了一把他柔软的头发,笑了一下,“加油啊。”

黄少天一下子呆住了,然后低下了头。

自从魏琛离开后,已经很久没有人对他做过这种亲密的动作了。方世镜成熟稳重,很少会做出这种亲昵的举止,喻文州就更不用说了。

他抬起头,看向走在他前面的叶修的背影。

不算宽厚高大,甚至有些驼背,却让他在看到的那一刹那就觉得心定下来了,无比安心,似乎只要这个人在他面前,就连天塌下来都无所畏惧。

当天晚上回到蓝雨,黄少天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惊恐地发现自己失眠了,脑海里像是在放电影,一帧帧图像全是叶修。

他好看的眼睛,他好看的唇型,他好看的微笑和……一些不能描述的景象。

黄少天猛地用力把被子蒙在脑袋上,死死地咬住牙,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只能遵从本能把手伸向下方。

在过分狭隘窄小的空间里,他发出压抑的喘息,汗水顺着昂起的脖颈滚落,在发红的肌肤上留下一道极浅的水痕。他闭上眼,一声声地喊着那个人的名字。

叶秋……叶秋……

那一声声的呼喊却始终收在牙关里,不敢泄露丁点出去。哪怕知道不会有人听得见,他却还是把这名字含在了嘴里,压在了舌头底下,仿佛这样这个人就是属于他一个的,不会有人会得到他,也不会有人知道。



05

新赛季很快就拉开了序幕,黄少天和叶修聊天的时间不知不觉就短了很多。

他一直告诉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忙了很多,而不是因为其他的什么。

事实上他也确实变得很忙,他每天训练的时间几乎占了他一天的一半,生活是规律的三点一线,宿舍,训练室和食堂,唯有比赛的日子他会让自己放松一下,睡个懒觉,松泛一下疲乏的身子。

如此刻苦的原因当然是他在为下个赛季做准备——那个注定会群星闪耀的赛季。

第三赛季,蓝雨的成绩十分飘忽,嘉世和蓝雨可谓是分成了两个极端,嘉世彻底奠定了豪门的根基,走到了巅峰,而蓝雨则有了青黄不接的趋势,几乎跌到了谷底。虽然积分榜上蓝雨仍然排在前几名,可是比赛的成绩却忽上忽下,十分不稳定,有的时候可以打出十比零的大胜,有的时候却会反被人剃了光头。

黄少天为此感到十分心焦,却也更加努力,可每每躺倒床上,却还是克制不住地想起那个人。

那个从一开始就让他仰慕的人,那个在他最难受的时候陪在他身边的人,那个搅乱他的心湖让他神魂颠倒的人。

可是那个人什么都不知道。

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那种刻骨的思念的就会泛滥成灾,他总会整晚整晚地睡不着,可一起来又是强度极大的训练。

那段时间他飞快地瘦了下去,他身上背负了太多的东西,于是他把一切的都打包甩到了肩上,背负着往前走,哪怕他走得踉踉跄跄,哪怕他跌得鼻青脸肿,可他留给众人的仍然是那种让人看见了就从心底暖起来的笑和永远说不完的话,没有任何异常——他不想让任何人担心。

黄少天自觉自己掩饰得已经很好了,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喻文州还是发现了,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某天晚上在黄少天的桌子上留下了一杯温过的牛奶。

那杯牛奶很暖,直接暖到了他心里,让他又想起那天晚上在海边叶修给予的拥抱。

黄少天不知该怎样把这种感情告诉他,不知道叶修会不会接受,同性恋在这个时代毕竟还是小众,在一起他们可能会收到无数白眼、讥讽与嘲弄。忍受那么多难道就只是为了在每天早上分享同一把剃须刀吗?这些弯弯绕绕纠结在他心里,他说不出口也不知该如何说出口,就这样缠成了毛线团,剪不断理还乱。

在这样的纠结里,时间过得飞快。第四赛季开始,黄少天正式出道,成为蓝雨的副队长。

在蓝雨的新闻发布会上,他和喻文州站在一起,看着那不断闪起的镁光灯,他只觉得小腿肚都在抖,不只是紧张,还有兴奋,让他的眼睛都格外明亮。

他说:

“我叫黄少天,职业是剑客,账号卡是夜雨声烦,代表队是蓝雨,今天你还不认识我,一年后,不是,一个月之后你就会记得我的名字。”

他看着那些长枪短炮,略微抬着下巴说,眉目飞扬,毫无保留地展示着自己的青春与潇洒,他知道叶修会看到他。不管什么时候,他一定都会看到他。

他知道,那个他始终在追赶的人,他终于快要追到了。

那天晚上,黄少天久违地给叶修去了消息。

夜雨声烦:
·叶秋叶秋叶秋!!!!
·我有很重要的事想要和你说
·不过现在我不告诉你【嘿嘿/】
·在我拿到冠军的时候我就会告诉你
·你要等着我你一定要等我
·听到没听到没?????

可奇怪的是叶修半晌都没有回复,直到第二天黄少天才收到他的消息,却只有一个字。

一叶之秋:
·嗯

黄少天看着屏幕上的那个字良久,然后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

到了下午他才看到了一段在微博上传的轰轰烈烈的视频:嘉世新人苏沐橙在记者招待会上被疯狂女粉打脸。

视频抖得很厉害,是手机录的,所以像素也挺糟,却还是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姑娘冲上去就给了苏沐橙一巴掌,苏沐橙捂着脸颊都呆了,怔怔地看着那个姑娘。

可黄少天的注意力不在这里,而是在后半段。

一个男人从后台冲了出来,然后一把拉住苏沐橙,把她护在身后。

他没有穿嘉世队服,可黄少天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叶秋。

他看着那个人影,把视频往前拉,又看了一遍叶修冲出来的那一段,然后又拉前,又看了一次。他就这样一遍遍地重复这两个动作,直到最后他也不知道自己看了多少次这个视频,只知道他看出了叶修肢体动作里的紧张、恐慌和焦急。

他很重视那个女孩,那个叫苏沐橙的女孩。

黄少天闭上眼睛,觉得心里无比酸涩。



TBC.

2016.8.10

评论(3)
热度(69)

© 换花沽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