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的女朋友。

【为蓝雨痴,为蓝雨狂,为蓝雨哐哐撞大墙!/黄少天中心向】2018黄少天生日贺

黄少天中心向

祝我最亲爱的少年生日快乐,终于成年啦!



  

  “火属性炫纹击中!啊!沐雨橙风的反坦克炮同时命中夜雨声烦!漂亮!夜雨声烦血条清零!蓝雨最后一人阵亡!!”

  “是的,真是漂亮的一击!大家可以看看沐雨橙风的视角,刚才夜雨声烦是被一叶之秋挡住的!在炫纹击中夜雨声烦的瞬间,他才出现在了沐雨橙风的视角里。而刚才那发反坦克炮几乎是和炫纹在同时击中夜雨声烦的。苏沐橙的预判真是一流,也可以看出她和叶秋有多默契了!她这个新人和叶秋的配合真是高到令人难以想象,如果不是他们不同姓,我都要怀疑他们是不是双胞胎,才会有如此高的契合度。”

  “是的,苏沐橙和叶秋的配合程度真是令人难以相信。各位现场的、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这里是由麦当劳I’m lovin’ it独家冠名播出的荣耀职业联赛第四赛季常规赛第七轮,蓝雨战队主场迎战嘉世战队,我是你们的老朋友潘林。现在团队赛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嘉世拿下五分!以八比二的成绩大比分战胜蓝雨战队,暂居积分榜第一。今年嘉世战队也是一路强势领跑,不知道今年的联赛冠军是否仍会花落嘉世呢?王指导,你怎么看?”

  “呵呵,我个人当然十分看好嘉世,三连冠的王者之师值得期待。不过,常规赛才进行到第七轮,现在就下定论着实太早了,荣耀赛场瞬息万变,也许下一个礼拜就会出现反转,谁又知道呢?纵观积分榜排行,我们可以看到积分第二的微草和嘉世也咬得很紧,除了叶秋,王杰希天马行空的打法到现在也没有人能破啊。而且这个赛季也出现了许多出色的新人,嘉世的苏沐橙,蓝雨的黄少天、郑轩,皇风的田森,霸图的张新杰……他们都很优秀。尤其是蓝雨战队的新人黄少天,我真的特别欣赏他。他就像夜雨声烦的光剑一般锐不可挡,出招的一瞬间真是杀机弥散,招招致命,让我想起武侠小说里的剑客。我现在算是明白,小说里的主角为什么通常都是剑客了。”

  “看来王指导对于黄少天的评价十分高呢。的确,在今天的比赛里,黄少天的表现十分出色,在队友全部阵亡的情况下,硬是以一己之力带走了嘉世的魔剑士暗无天日,最后还把一叶之秋磨到了红血,这大概是荣耀史上第一次有新人能把叶秋逼到这种地步吧。”

  “确实如此,但我也不得不承认,黄少天的缺点和他的优点一样明显。他的风格更像是刺客,而不是剑客。没找到合适的时机他就会一直潜伏,然后可能就没机会发挥了。就好像今天,叶秋的指挥过于缜密,让他找不到破绽,最后蓝雨颓势尽显时他才不得已跳了出来,却已经无法挽回大局了,不得不说真是十分可惜。”

  “机会主义者。”

  “是的,这个词很准确,机会主义者。在个人赛里,他的这种风格可以得到很好的发挥,这也是他能够拿下那一局的原因。但在团队赛里,这样的风格很依赖队友给他创造条件,所以队友发挥不好的话,他就难以发挥他的全部实力。我们可以看到,在前几场比赛中他出其不意的风格确实给蓝雨的对手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但今天嘉世很明显针对他做出了调整,所以黄少天今天在团队赛里难以发挥。他的新秀墙已经出现了,接下来蓝雨的几场比赛看起来都会是硬仗啊。”

  “嗯,王指导说得很有道理,一眼就看清了事情的本质。好了观众朋友们,今天的比赛就到这里,我们也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我们下礼拜再会。”

  “再会。”

  

  黄少天瘫在沙发上,脸上搭着一块湿毛巾,两只手还在微微颤抖。队医和喻文州一左一右地坐在他旁边,各抓着他的一只手给他按摩。

  “问题不大,只是手臂抽筋了,揉一揉就好,不过体力透支有点严重,你今天晚上早一点睡,不准再熬夜了。”队医一边给他手臂上抹药酒一边说:“我觉得你们的体力真的不太行,这几天我给你们准备一个体能训练计划,好好锻炼一下,不然老这样吓人我心脏真是受不了。还有啊,黄少,我一会让食堂给你做一道安神的汤,晚上送到你宿舍去,你要记得喝。”

  “不用了吧。”黄少天的声音从毛巾下闷闷地传来,“一会还要参加记者招待会,回蓝雨的时候都挺晚的了,就就不要麻烦别人了。”

  “不麻烦,汤是每天都给你们备好的,他们热一热就好,你们可以随时去喝。再说食堂是二十四小时开放的,一直有人在,一点都不麻烦。”

  黄少天还想说些什么,喻文州却温和又坚定地打断了他,“听队医的。”然后又看向队医,“我会监督他喝掉。”

  “好。”

  “自作主张。”黄少天小声嘟囔了一句。

  喻文州有点无奈,“好啦,你让人省点心吧,大家都吓死了。”

  黄少天闻言撇一撇嘴,却也说不出话了。

  郑轩和其余几个队员一个紧挨着一个坐地在另一张沙发上,都很是担心地看着黄少天。

  

  刚才黄少天最后一个从比赛室里出来,出来时整件队服都湿透了,双手痉挛,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发丝一缕缕地缠在一起,汗珠顺着就漱漱地往下掉。

  喻文州脸色当即就变了,直接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到黄少天身上,让工作人员去找随队队医。

  黄少天看着他们这副紧张的模样,竟然还笑出了声,微弯着眼睛低声说:“我没事,手抽筋而已……”只是他的声音有气无力,全然听不出“没事”的样子。

  喻文州皱着眉,想要扶他去休息室,他却还摇摇手不愿意,硬是咬牙站直了,非要先和嘉世队员们握完手才肯走。

  蓝雨众人头一次见喻文州脸上没了笑容,阴沉沉的神色让他们都心里一跳,只觉得此时的喻文州就像一个冰窖,从周身散发出森森寒气,看得他们胆战心惊,仿佛被冻住了。

  可就算如此,喻文州也没能拗过黄少天。

  黄少天就像是吃了铁秤砣,非要上场握个手,喻文州拦都拦不住。

  

  从赛场一侧到另一侧不过短短十几米的路,就算再加上握手的时间,顶多也就是两分钟。可大家看着黄少天走这一段路时,却觉得仿佛过了几十年那般,一分一秒都是煎熬,漫长得好像没有终点,分外揪心。

  还好黄少天最后没什么大问题,真的就只是抽筋,这才让蓝雨众人松了一口气。

   

  这时,有人敲了敲休息室的门。

  “请进。”喻文州抬起头,看向门的位置。

  联盟的一位工作人员推门进来,“喻队,记者们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去招待会了。”

  喻文州点点头,“我们马上来,谢谢。”他说着站了起来,扫了郑轩一眼,郑轩立刻心领神会地跟了上去。

  “等一下!”黄少天一下子坐起来,然后又“扑通”一声被队医按着肩膀压了回去。

  “你不准去!”所有人异口同声地说。

  黄少天目瞪口呆了一会,然后又一下子蔫了,恹恹地应了一声,看着喻文州和郑轩两个人走了出去。

  

  黄少天想也知道记者会怎样对着他俩狂轰乱炸——今天的比赛里,喻文州是第一个被送出局的,郑轩紧跟其后。

  此时常规赛已经比了七轮,喻文州的手速缺陷被完全暴露于聚光灯下,照得他纤毫毕现。再加上他刚一出道便成为了蓝雨队长,这些天里,荣耀论坛上早已吵翻了天,质疑如同浪潮般打来,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喻文州,就等着他犯错。像他今天这样的表现,肯定会让记者咄咄逼人地穷追猛打。

  

  黄少天闭上眼睛,脑海里已经出现了记者们拿着一只只话筒往前怼,似乎是想要戳进他们喉咙眼里的样子。

  这样的场景在上一场比赛,上上一场比赛他都经历过了,而在今天,他相信这种架势只会有增无减。

  

  新秀墙比他们的想象来得更快更狠,让他们撞了个头破血流,心中戚戚。

  这让黄少天忽然间觉得很累。心累,身体也累。

  

  他和郑轩的实力在开始时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认可。那时外界赞美他,几乎让他有些飘飘然了。可最近几场比赛里,蓝雨接连失利,质疑又顿时如潮水般连绵不绝涌上来,几乎要撞碎他的自尊。

  不过两月,外界蜂拥而来的压力已直接压垮了他们的心理防线,出道前说了无数次的那些雄心壮志仿佛一夜间化成了浮沫,在清晨的阳光下消散。

  荣耀是个无比公平的地方,在这个赛场上,有实力,就有地位;强,就能得到大家的尊重。

  

  可黄少天又忍不住想:其实他和郑轩还算好,至少比喻文州好。

  毕竟他机会主义的风格实在太突出显眼了,第一场比赛就让大家把目光都汇聚到了他身上,一时间风头无二,仿佛第三赛季初的王杰希。至于郑轩,他的表现虽没有黄少天那么突出,但同样不俗。毕竟现在荣耀的赛场上,弹药专家这职业唯张佳乐一枝独秀,其余大都在模仿他的套路,大家都审美疲劳了。郑轩虽是新人,但个人风格已经凸显,让人眼前一亮。这让他们二人的评价大都是赞美之言。

  可喻文州不是。

  

  战术这种东西太过虚无缥缈了,若是发挥了作用,他们不觉得是喻文州的功劳,若是没有发挥作用,他们却全怪喻文州领导无方,再加他的手速缺陷——流言蜚语,喻文州远比黄少天和郑轩所承受的多得多。

  那些人们才不会管喻文州熬夜熬了多少天,战术写满了多少个本子,加练了多少个小时,付出了多少努力。他们只会看到,喻文州,蓝雨的新队长,是个手速不到两百的垃圾,是个拖累队伍的包袱,是第一个就被送出局的拖油瓶。网上讨论区、微博、社交平台,各种不堪入目的字眼只让人觉得疲倦。

  黄少天不知道喻文州是怎么撑过来的,不知道喻文州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他自己所承受的这些已经让他快要顶不住了,而喻文州竟然还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他头一次感受到荣耀的残酷,然后又忽然想起魏琛来。

  以前魏琛还在蓝雨的时候,老带着队员们在大晚上溜出去吃宵夜,附近的小吃街他们几乎每一家档都吃过。吃完了,几个人也不急着回去,在路上慢慢溜达,散散步。

  有时魏琛会叼着烟蹲在马路牙子上,敲打黄少天,语重心长地对他说:“细佬仔,荣耀无咁简单,唔好将职业赛睇得太易,咁嘅心态会扑街丫!”

  那时黄少天总是一通乱点头,“嗯嗯嗯嗯”地应,装作听进去的样子,可心里却觉得他在装逼。那时魏琛也不说话,只斜着眼睛看着他笑。他还颇为自大又自得地想:老鬼可真好糊弄。

  如今想来,只是魏琛没有戳穿他拙劣的表演罢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喻文州和郑轩才回到了休息室,两个人看起来都很是疲倦。

  “走吧。”喻文州捏了捏眉心,强撑着扬起了一个笑。

  几名队员都沉默着站了起来。

  黄少天揉着手臂的肌肉,走到喻文州旁边,看了看他,然后垂下眼低声说:“不想笑就别笑了,真的好难看。”

  喻文州抿了一下唇,也低声说:“不想笑也得笑啊,毕竟我是队长,代表着蓝雨呢。”

  黄少天想说话,却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喧闹,转过头一看,就见几名记者举着长枪短炮想要往他们这个方向过来,却被联盟的工作人员拦住了。记者们见着他们出来,一下子兴奋起来,闪光灯此起彼伏地开始闪。

  黄少天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却已经下意识地扬起笑脸。

  

  几名工作人员见蓝雨队员出来,态度更加强硬,拦着记者让他们往后退,随后就叫了保安把他们带走。

  此时收到消息的蓝雨经理也赶了过来,见到队员们顿时眼神一凝,直杀到黄少天面前捧起他的手,皱着眉头问:“手没事吧?还疼不疼?要不要休息两天?”

  黄少天被他语如连珠的一通话弄得万分无奈,“没事没事,真的就只是抽筋……经理你放心吧,我们蓝雨还没拿冠军呢,我不会那么早就有事的!”

  经理这才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少天你可千万不能有事……我的天,明天一定要去拜拜黄大仙,求个符,感觉最近诸事不顺……”他絮絮叨叨地说着,然后又想起了些什么,犹犹豫豫地看了看队员们。

  喻文州注意到了,便温声问:“经理有什么事吗?”

  经理看起来也有些为难,“嗯……是这样的……有粉丝一直等在俱乐部门口想见你们,都一个多小时了,十几个,都是女孩子。”他看着队员们疲倦的神色顿了顿,连忙又道:“不过不见也可以的。你们要是不想见,我就让保安们和她们说一声,给她们送一点周边,我们从侧门进去,她们应该能谅解的。”

  喻文州也迟疑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队员们,却见他们都点了点头,便笑着道:“那见一见吧,她们都等了那么久了,不好让她们失望。”

  “好,那我去安排。”经理点点头,转过身去打电话布置了。

  

  蓝雨俱乐部和场馆不远,走过去也不过十数分钟的路而已。

  蓝雨的名气还没大到队员们走在路上会被人拦下来的份上,所以队员们来往俱乐部和场馆向来都是靠走,也都习惯了。

  不过他们今天走回去,却发现有些不一样。

  十数个女孩围在一起,站在正门前,手里举着灯牌、手幅,戴着蓝色的发带还穿着应援服。见他们走过来,女孩们立刻爆发出一阵小范围的尖叫,然后立刻捂住嘴,小碎步地跑向他们,眼睛亮闪闪的,里面满满的都是惊喜与喜悦。

  黄少天却忍不住皱眉,转过头问经理:“怎么不安排她们进去?现在天气热,蚊子也多,还是大晚上的,怎么可以让女孩子们在外面等。”

  这话说得重,经理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还没开口,几个姑娘已经忙不迭地解释,“黄少!没有没有,不关经理的事,是我们自己要在外面等的!保安有让我们进去等,但我们看都这么晚了,就不想麻烦到工作人员,再说,就只是想见你们一面,一会就走,在外面等就可以了。不要怪经理。”

  黄少天的脸色这才好了一些,表情却还是有些僵硬。

  喻文州笑着打圆场,“不好意思啊,劳烦你们久等了。”

  女孩们的眼睛一下子都亮了起来,看了看蓝雨的队员们,这时候又紧张起来,刚刚放下了一丁点的心一下子又提起来。十几个人咬住嘴唇,悄悄把手背在身后,你推我一下,我攘你一下的,都红着脸,可就是没一个敢大着胆子站出来说几句话。

  年纪大一些的队员看着忍不住笑起来,安抚道:“别紧张啊,又不会吃了你们。”

  这时,有个姑娘突然说:“可不可以、可不可以给我签个名!我喜欢蓝雨好久了,这次专门从香港赶过来看你们比赛的!”

  喻文州还没应呢,姑娘身后的女孩们就连忙把她扯回去,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开了。

  “来之前就说好了不要签名,只送礼物的!”

  “就是啊,我们都没要呢!”

  “我、我难得来一次……”

  “喻队他们刚比完赛都累了,这次就算了吧。”

  “我把我的签名海报转给你,好不好?”

  喻文州看了一眼队员们,得到他们的眼神后笑着说:“没事,会给你们每个人都签名,我们也不是很累。”

  黄少天也点头附和,“对啊,你们大多是专门来看比赛的吧?看你们都拿着那么多东西。当然不能让你们白来一趟啦,每个人都有签名,还有限量版海报。”

  经理早已经吩咐下去了,几个工作人员从俱乐部里小跑出来,每人怀里还都抱了四五个海报筒,然后一一分给粉丝们。

  展开海报一看,刚才还叽叽喳喳的女孩们都同一时间闭嘴了,满脸的难以置信。

  “这、这是……”

  里面的海报是双面限量版,一面是蓝雨全员穿着蓝雨队服站在俱乐部前,另一面是全员穿着西服,个个精神抖擞,精心打理过的造型帅得天怒人怨。这一款是第四赛季初拍的,只在宣传蓝雨新的正副队的时候官方微博的转发抽奖里送了一百张签名版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可以说是蓝雨周边的海景房,闲鱼上炒到三千一张。

  “真的是……给我们的?”

  现场的都是资深粉丝,自然知道这款海报,此时都处在一种迷迷糊糊、云里雾里的状态,全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馅饼砸的丢了魂。

  “对啊,还有签名呢。开心吗?”黄少天笑嘻嘻地点点头,就着面前女孩的姿势把海报往自己的方向拉了拉,“不要说她啦,远道而来那么辛苦,要个签名也无可厚非啊,再说又不是什么难以满足的要求。”他一边说一边在海报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大家都排个队哈,签完去找下一个签。集齐蓝雨全队的签名可以收获好运气哦!”

  他签得很快,行云流水地一笔过,黑色的油性笔接触纸面,发出“唰唰”的声音,在纸面上留下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每一划都那么张扬,满满的少年意气,就如同他此时一般骄傲。

  这时候突然传来低声的啜泣,黄少天转过头一看,就见几个女孩子捂着嘴,大滴大滴地泪珠子往下掉。

  他一时愣了,立刻手忙脚乱起来,“诶诶诶,怎么了怎么了这是,别哭啊,哭什么……不要哭了不要哭了!”他头疼起来,毕竟以前从来没应付过这种情况,一点经验也没有,此时完全不知所措,下意识看向喻文州。

  “没,我、我只是太高兴了……”姑娘一边抹眼泪一边笑,“看到你这样子我真的很开心。”

  “啊?”黄少天一脸的状态外。

  喻文州适时地递了一包纸巾过去,低声安慰道:“擦擦眼泪吧,妆哭花了就不好看了。”

  “嗯……”女孩子抽抽搭搭地接过去,按在眼睛上,“你们还是那么好,一点都没被打击到。我很高兴,真的!这段时间大家都很难受,也很担心你们受影响,但看到你们这样我、我……”她说着又哭开了,揽着身边妹子的肩把脸埋过去,“谢谢你们……真的……”

  “好啦好啦,别哭了。我们这次来是送礼物给他们的,不要这样子。”另一个女孩子连忙说,然后把几个袋子递给黄少天和喻文州。还有一些姑娘也反应过来,连忙把手上提着的大包小包的玩意交给工作人员。

  “袋子上面都写了名字的,我们都分好啦,哪些礼物是给谁的。里面有信、有明信片、有零食还有一些手作,都是粉丝们的一点心意。不只是我们的,还有很多没能来的人的。我们都很喜欢蓝雨,你们一定会拿冠军的!我们都相信!”

  “对,蓝雨是冠军!”

  “嗯!你们一定会拿冠军的!”

  

  女孩们的声音婉转清脆,里面蕴藏了那么多的期待与祝福,满满的都是心意。

  黄少天的眼睛忍不住热了,喉头滚了滚,却发现自己说不出什么话。

  

  “谢谢、谢谢你们……”

  除了这个,再没有别的可以回应了。

  

  有时候他觉得,前路像是被雾笼罩着,看不清有些什么。但没办法,就算如此他们也还是得咬牙切齿地往前冲,哪怕遇到了障碍也躲不开,只能傻傻地撞上去,撞得头破血流,遍体鳞伤。

  可此时,那迷雾被一线光撕开了裂缝,让他借此闯了出去。

  

  他想,其实总是会有光明的。

  不远,就在前方。




Fin.

2018.8.10

评论(2)
热度(27)

© 换花沽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