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的女朋友。

【B.E.A.T./乐柔】2017唐柔生贺

张佳乐×唐柔

乐队paro

应枫草的邀请写的乐柔,祝柔妹儿生日快乐,爱你么么哒!

——————————

01

爱情是种奇妙魔法。



02

唐柔心塞地看着眼前塞成停车场的街道,第N次抬手看表。

显然,和她同样不耐烦的大有人在,每次绿灯一亮喇叭声就此起彼伏,尖锐地灌入耳,只是效果看起来却不是很好,车辆每次都像是蜗牛爬一般慢吞吞地往前移上几厘米。

出租车司机看起来像是已经适应了杭州的塞车情况,对于突发情况没有半点不耐烦,老神在在地挨着椅背,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唐柔搭话:“……哎呀,这还不定塞到什么时候呢,小姐你要是赶时间就在这下车吧,反正也和你的目的地不远了……”

唐柔又看了看表,秒针滴答滴答地往前走,在封闭的空间里显得很是清晰,也让她心急如焚。她抬头看了一眼依旧没有向前移动的迹象的车流,终于下定决心,直接从手提包里抽出一张百元大钞往司机手里一塞,然后拉开车门就跳了下去。

司机一愣,连忙喊:“诶——小姐——还没找钱——”

唐柔已经跑到了路边,此时头也不回地一摇手,“不用了!”说着利落地一撑栏杆就翻了过去,稳健地落在行人道上。

她也不怕会扭到脚,踩着十二厘米的高跟鞋就直接跑了起来,身上的金属配饰撞在一起咣当咣当地响,她却只能听见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那风声呼啦呼啦的,紧紧拥抱着她,却让她一直提得高高的心稍微放下了些,因为焦急而灼热的温度降了些许,忽然便觉得很想他。

很想快些见到他啊。



03

唐柔抵达兴欣酒吧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去。初夏的杭州夜晚还有几分凉意,飒飒晚风扬起了西湖边的垂柳,她却跑出了一身的汗,T恤都黏在了身上。

酒吧门前的霓虹灯牌前已经排起了长龙。

今天是兴欣乐队成立三周年的日子,许多人都慕名前来,她看了一眼,忍不住为超乎她想象的人数咋舌,抹了一把汗连忙从后门偷溜进去,结果刚走了没两步就被偷偷摸摸躲在垃圾桶旁边抽烟的方锐捉住了。

方锐看到她的时候给吓得一哆嗦,下一秒就直接掐了烟扑过来,就差没有抱大腿了。唐柔第一眼看到他脸上的表情,还以为自己怎么他了呢。

“唐姐姐、我的好姐姐呦,你怎么现在才来,老叶已经上台了,表演都要开始了!快快快,我给你补个妆。唉呀妈呀,你怎么出那么多汗,脸上的妆都花了。诶,衣服也湿了,要换!”

唐柔被他拉住就往里走,一直到了陈果专门给他们做准备的房间里。方锐压着她坐到了镜子前,唐柔没动,配合地让他在自己脸上摆布,解释:“走的那条路出了车祸,被堵路上了,我看来不及了,直接下了车跑过来的,不然还不定塞到几点呢。”

方锐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有人坐到了唐柔旁边的椅子上,握住她的手,颇为关切地问:“你没事吧?”

是张佳乐。

刚才被方锐急匆匆拽进来的唐柔都没有看到他,此时连忙回了一个安抚的笑,“没事。”

张佳乐拍拍她的手背,冲她一笑。

方锐觉得自己简直没眼看了,一把拽起张佳乐就往外赶,“好了秀恩爱够了啊,别打扰我化妆,欺负单身狗呢是吧?”

张佳乐也没恼,笑嘻嘻地搓了一把他的头发才往外走,“就欺负你了咋的,记得把我女朋友化得漂亮一点。”说着给了唐柔一个wink,把她逗得咯咯笑了出来。

方锐觉得自己心好累,挥挥手把人赶了出去,手脚麻利给唐柔补完妆,叮嘱了一句让她赶紧换了衣服,就先跑出去了。



04

唐柔出去的时候黄少天刚唱完一首歌,这次三周年的庆典举办得轰轰烈烈,请了很多嘉宾来,黄少天是其中一个,张佳乐是另一个。

此时暖场结束,正好是乐队准备上场的时间,苏沐橙看到她连忙拉着她站到自己旁边。

下一刻,全场灯光熄灭。

人群里传来小声的惊呼。唐柔就在一片黑暗里小心翼翼地上了台,站到了架子鼓前面。

发烫的手握住微凉的鼓槌,让她有些发烫的头脑稍微降了些温。

黑暗里其余感官变得分外明显,呼吸声清晰可闻,唐柔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的,跳得壮怀激烈,像是随时能从嗓子眼里跃出来。这一幕虽然已经排练了无数次,但真正演出的时候她还是无可避免地感到紧张。

虽然她想了很多,但一切其实发生在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里。

灯光倏地亮起。兴欣乐队在聚光灯的照耀下闪亮登场。

那一瞬间响起的欢呼几乎能掀起房顶。

唐柔发现自己冷静得惊人,她微微闭了闭眼,随即睁开双眸,然后敲响了第一个音。

接下来的三十秒近乎是炫技的一段鼓点,姑娘绷紧的手臂肌肉勾勒出一道利落的弧线,却因为她本人的气质而显得锋利起来,和她的鼓点一般让人心跳加速。

贝斯和吉他很快就和了上来,随着苏沐橙高音的加入,现场的气氛霎时被点燃,所有人都高呼着“兴欣!”,用力摇摆着双手,声嘶力竭地喊了起来,表演正式开始。



05

最后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这次的表演十分成功,到最后唐柔已经不记得到总共唱了多少首歌,又返场了多少次,总之肯定超过了一开始的预期。

叶修自然又被众星拱月地推上了台,他脸上的笑意难以掩饰,眼睛弯弯,难得看见他这么高兴。

“今天很高兴大家能来,兴欣这几年多谢大家的支持,谢谢在场的每一位,谢谢你们。”

在场的每一位都很给面子地鼓掌,叶修笑了笑,“其实今天还有一个小环节,算是一个小彩蛋吧。”他故作神秘地眨了眨眼睛,“让我们有请张佳乐同学给我们带来一首歌!”

欢呼声和起哄声顿时此起彼伏。

已经下了台的唐柔看到这场景难得地有些愣,毕竟这个不在一开始的计划内。

张佳乐却已然上了台,施施然从叶修手里拿过了麦克风。

他清了清嗓子,“其实我今天唱这首歌是想要送给一个人的。”

起哄声顿时更大了,黄少天甚至跳了起来“呦,是想要送给那个漂亮妹妹?!”

场下响起了一片笑声,有人高调地吹了一声口哨,张佳乐本来就是个薄脸皮的人,此时耳廓都微微有些红了,却仍然兀自装着镇定,“这一首《刚好遇见你》,送给最亲爱的你。”

说话的时候他一直看着台下的唐柔,知晓内情的人都频频往她那里看。唐柔被这么多人看着,也难得有些扭捏起来,转过头和旁边的苏沐橙说:“他干什么嘛,怎么也不事先说一声。”

苏沐橙捂着嘴笑,然后就和陈果一起在她背上推了一把,唐柔一个没留意就被推到人群的最前面,霎时响起了一片呼声。她脸红了个彻底,狠狠给了苏沐橙和陈果一人一个眼刀,张佳乐却走到台边,弯腰对她伸出了手。

“上来。”

唐柔怔怔地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

张佳乐却微笑着看着她。唐柔突然发现他的睫毛很长,微微颤抖着,显然也是有些紧张。可他的一双眼睛里却盛着一些亮闪闪的东西和一汪柔和的笑意,让她的心像是忽然被戳了一下,酸酸软软,下意识地把手交到了他的掌心,一借力攀上了台,和他并肩站着。

前奏已经开始了,看着台下闹哄哄的人群,唐柔才忽然反应过来,顿时觉得脸颊有些烫,想要把手抽回来。张佳乐却不允许她临阵退缩,紧紧攥着她的手,然后又把自己的手指挤进她的指缝,与她十指相扣。

他看着唐柔轻声开口,“谢谢你亲爱的,我爱你。”

在唐柔开口说话之前,他轻声唱了起来。

“我们哭了
我们笑着
我们抬头望天空
星星还亮着几颗”

张佳乐看着她轻轻唱着,他有一把得天独厚的好嗓音,唱起情歌深情而忧郁,带着细微的颤音。而他的眼睛里像是装着星辰大海,那般平静而广阔,又那么让人安心。

唐柔心里有些明了他想要做些什么,咬住自己的嘴唇,眼眶有些发红。
  
“我们唱着
时间的歌
才懂得相互拥抱
到底是为了什么

“因为我刚好遇见你
留下足迹才美丽
风吹花落泪如雨
因为不想分离

“因为刚好遇见你
留下十年的期许
如果再相遇
我想我会记得你”

间奏的时候,张佳乐终于放开了唐柔的手,却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在她面前单膝跪下。

当那个红丝绒的小盒子打开的时候,唐柔终于还是忍不住捂着嘴,眼前模糊成一片。

张佳乐牵着她的手,轻轻晃了晃,“别哭呀。”

唐柔抹着眼泪,用力点点头。

“唐柔,我认识你已经三年了,你是一个特别好的姑娘,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觉得很开心。我希望我能守护这份喜悦,也守护你日后的每一天,直到我们都老了,白发苍苍的时候。

“你愿意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守护你吗?”

无数人高呼着“嫁给他!”,唐柔看着眼前深情款款的男人,想起了很多事,他们相处的滴滴答答,想起张佳乐的告白,想起张佳乐对她温柔却又强势的保护,想起张佳乐温暖的拥抱。

最后,她红着眼睛,咬着嘴唇轻轻点了点头,“愿意,我愿意。”



06

张佳乐把戒指推到唐柔的中指指根,然后在温柔的音乐声中亲吻了他的女孩,然后他想起第一次见到唐柔的时候。

也是在兴欣酒吧。也是一个初夏的夜晚。

那天淅淅沥沥地下着雨,他应叶修的邀请来到兴欣。酒吧外细雨绵绵,有几分萧瑟,雨势不大,却着实让人心烦。他下车时没有打伞,一路小跑地跑到酒吧门口。

推开酒吧的门,迎接他的是铺面而来的浪潮。

身穿朋克风格衣服的女孩手里拿着鼓槌,闭着眼站在架子鼓前打鼓,手臂的线条极好看。他从女孩子的表情里读出她的骄傲,读出她的寂寥,还有忽然就席卷了他的心的欣喜。

他突然想起以前去参加朋友结婚之前的结束单身party,喝的醉醺醺的好友揽着他的肩膀,和同样喝的醉醺醺的他说:“你知道吗,其实世界上所有的喜欢其实都是一个beat,跟我读,b——e——a——t,beat!其实就在那一个瞬间,你会突然意识到,原来我喜欢她啊,真的,真的只是一个瞬间而已。一见钟情啊,这就是一见钟情啊……”

那时的他对这句话不以为然,但今天他突然明白了这句话。

原来,就是那一个beat而已。



Fin.

2017.4.13

评论(2)
热度(37)

© 换花沽酒 | Powered by LOFTER